这里没有文明,只有血腥――黑暗的高阳劳教所五大队


【明慧网2004年2月12日】这里有施酷刑的一个个单间;这里有五十多米长的上下两排地环;这里有大量的“临时工警察”作打手;这里每天十几个小时接触的是高温、铅毒、铜毒的长期毒害……这就是臭名昭著的高阳劳教所五大队。

99年7.20以来,为迫害“法轮功”出了力得到邪恶之首赏识的高阳劳教所转眼盖起了楼房,小小五大队瞬间变成了迫害大法弟子的“纳粹集中营”,成为臭名昭著的对河北省法轮功学员施加迫害的邪恶中心。

在邪恶之首江氏集团“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打死算自杀”等密令指示下,五大队专门成立了以大队长杨泽民、副大队长胡成堂、教导员段贵忠、办公室主任臧海利、李建军、中队长王志台、梁保科、狱医王国友等一班人马,迫害法轮功学员,昼夜施暴,警力不够就雇佣临时工(也发警服)两人、四人甚至多人看管一个大法弟子,利用的全是吸毒犯等劳教人员。

劳教所恶警用专门房间用刑,门窗全堵上。后来进行大批迫害时,就在五大队后院大车间(原来是五七干校造纸厂的车间)里,五十多米长,地上下两排地环,同时铐十多个人(一手一个地环,蹲着),后边还有一排单间。有的大法弟子在这儿一铐就是几个月,一到晚上时不时传来惨叫声和电棍的吱吱叫声,恐怖笼罩着一个个的夜晚。打手们把大法弟子弄到菜地里练拳脚,打大法弟子更是常事。夏天烈日当头,在大院地上一铐两排大法弟子,白天晒太阳,晚上喂蚊子,不让睡觉,解手还要请示打报告。白天犹大围着一圈瞎嗡嗡,晚上专人看管,不转化就弄到后院车间或单间。犹大歪理行不通,就用刑侍候,电棍一根不行,两根、多根,还有五大队特有的酷刑:手摇电话机、上绳、辣椒水、土老虎凳……血腥、残酷至极呀!

劳教所警务人员应是司法干警,可这里不是,有原来退伍转业的长期工、医生和大量的临时工。(下边劳务点绝大多数是假警察)同时还利用其他劳教人员看管法轮功学员,充当他们的打手。墙上挂的是什么“禁令”、“条例”、“所纪公开”,背地里对大法弟子却是没有人性,丧尽天良,惨无人道的迫害,一有检查就弄虚作假,把坚定的大法弟子都藏起来,怕他们说真话。

坚定修炼的大法弟子就被强制劳动,女大法弟子在农田干活,没活就叫你没完没了的背土,挖东坑补西坑,多人看管,烈日、侮辱、打骂,晚上还得铐上,有时还用刑;男大法弟子上劳务点,都是国家严令禁止、污染严重的作坊式私人工厂――炼铅厂、炼铜厂、印花(毛毯)厂,每天劳动十几个小时,接触的都是高温、铅毒、铜毒和化学制剂的长期毒害。劳教所利用这无成本的劳教人员赚黑心钱,利用劳教人员管生产,打人用的是尼龙棍、棍子……这哪里是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劳动教养学校啊!这里就是破坏劳动法、破坏社会公德、破坏环境,知法犯法,侵犯人权的人间地狱。

一段时间后,大法弟子还会被集中到大队施压、迫害、强行转化。恶警为了奖金、升级,不顾一切的迫害着大法弟子,这里没有正义,没有文明,这里只有血腥、残酷和迫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