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市中山区恶警对我和家人的迫害


【明慧网2004年2月12日】

一、绝处逢生,喜得大法

我是于1996年因病魔缠身而走入修炼大法中的,可以说这是我人生的转折点。

修炼前,我身患多种疾病:胰腺炎、胆囊为、腰间盘突出、血管扩张性偏头痛、肾炎、全胃炎、关节炎、高度近视……好像在我身上几乎找不到没有病的地方(除了皮肤),常年与药瓶子、吊瓶相伴,与医院保持着“密切”的联系,浑身无力,两条腿却象灌了铅一样地沉,洗衣服做饭等家务活几乎都由丈夫来做,常常能听到抱怨的话:“你都快把我拖死了”,我为自己不争气的身体而苦恼,偶而有出家的念头。

1996年真是“多灾多难”的一年。由于高度近视加之心情烦躁,不如意的事一个跟一个地跟我“叫劲”,心火旺盛一直攻到我眼睛上,到了五一前后,视网膜混浊状况十分严重,专家警告我每天看书看电视不能超过1小时,不能生气,更不能哭,否则等待我的只有失明。长期靠营养药维持视力,我公司是做国际贸易的公司,经常因生意上的事与国外客户、国内生产厂家发生不愉快的事情,上火生气的事总也断不了,我的胰腺炎一上火就犯病,到了九六年的夏天,胰腺炎再次发作,打青霉素吊瓶子慢性过敏(医疗事故)险些送命黄泉。到了八月,严重的血管扩张性头痛使我半个多月也无法上班,每天躺在床上打滚,脑电图测试结果让人吃惊,我的左侧脑子呈严重症状,医院大夫暗示我丈夫我得的可能是恶性瘤──脑癌,那年我才36岁,正当丰华的时候,命运对我太不公平了。

就在我绝望之时,有幸看到了救命的大法《转法轮》,是师父把我从死亡线上拽了回来,是法轮大法改写了我的人生,从此我走上了返本归真的修炼之路,一个月下来,师父给我净化了身体,一直病魔缠身的我真正地尝到了无病一身轻的滋味,那种喜悦的心情,用尽人类的语言也无法表达。大法给了我无穷的力量,浑身有使不完的劲,每天睡四、五个小时的觉,精力旺盛,凡是认识我的人都说我修炼前后判若两人,医院也和我断绝了“联系”,从此家务活我一个人包了下来。

二、讲真象遭绑架

2002年十六大期间,因发真象材料被一便衣恶警跟踪,七、八个保安与那恶警将我绑架到××派出所,那恶警姓李,是该派出所的外勤警察,看上去此人有四十岁的样子,三角眼,个子很矮超不过一米六。抓到我后如获至宝,进门就喊:“一个法轮功”,另一所内的警察马上应到:“你真行,又发财了。”

原来十六大期间,邪恶规定抓到一个法轮功人员有重赏,难怪这个恶警在绑架我的途中,怕我跑掉,死命抓我的衣服,将我的风纪扣都给拽开了,我包里的东西全部翻了个遍,我的手脚虽然被铐上了,但是他们却无法锁住我的嘴,而对围上来的警察,我心平气和地向这些人讲着真象。由于我一直不报姓名,不出卖同修,一个姓薛的胖恶警气得胡言乱语,诋毁大法。此人一脸麻子,五十岁左右的样子,一脸的凶相。我正念铲除他背后的邪恶因素,一会儿他就呆不了了,自觉没趣地走了。

到了晚上八点多钟,我仍没有配合的意思,他们便准备给我上背铐(一只手从肩上拉到后背,另一只手从后背拉到肩上,两只手铐在一起,时间不长,人疼痛得受不了),那个薛恶警对给我上铐子的保安说:“把铐子铐紧了,不准她合眼,看谁能硬过谁。”上铐子的保安在恶警的指示下把我的两只胳膊铐在后背又狠又紧,不一会儿两只手就麻了,两只胳膊想动一下都十分困难,疼痛难忍。我要去厕所,保安不给我开铐子,我厉色质问:你戴着背铐能上厕所吗?给我打开!铐子打开了,我的手却不听使唤,由于背铐上得太紧,我的两只手好长一段时间不太好使,尤其从手腕子往下到大拇指没有知觉,一年都过去了两个拇指一阵阵地象过电一样,右手拇指更重。

初冬的早晨,因未到采暖期,室内寒气逼人,空荡荡的大会议室里除了四个保安看着我之外,两名警察冻得披着被进办公室去了。那天我为了上下楼发真象材料方便,我穿得非常的单薄,加之晚上又饿着肚子,两只胳膊及腰、后背疼痛钻心,真是长夜难熬啊!看着那几个穿着棉大衣棉鞋戴着帽子、喝着开水还喊着话的保安,我一遍遍地发着正念,背着师父的经文,大法温暖着我的心。

派出所里的人无法让我说出姓名,他们以为他们的上级或许能想出办法使我开口,第二天中山分局的国保大队的几个人来了,其中一高个子姓徐的警察(看样子是个头目)与我谈了一整天也没有结果,晚上他们决定给我照像登寻人启示,以便诱使家人来认我。我仍就拒绝一切配合,两次照像都没有成功,邪恶拿我没办法,只好再次将我铐在了铁椅子里,不准我合眼,三天两宿也不准我闭一下眼(60多个小时)。

第三天上午他们从我的手机里一个号码顺藤摸瓜查到了我的身份,下午他们便到我家抄了家,后来听说当时家被翻得一片狼籍……我的办公室就连我铺在抽屉里的黄色尼龙绸布也不放弃,这也是我的一大“罪证”之一。

晚上派出所准备送我去看守所。丈夫给我送毛衣,刚见到我还未来得及讲话,他的手机响了,只听受到惊吓的孩子喊:“爸爸,你快来家吧,门外一大堆警察在砸门,吓死我了!”原来,挨了批的居住地派出所及街道七、八个人也来我家砸门,刚刚放学的儿子还不知道怎么回事,门被砸得砰砰响。真是一波未平又起一波。

我被两名警察和两名保安押送到了市看守所,一进院门,阴森森的监狱让人毛骨悚然,那股恶心的腥臭味让人透不过气来,早就听说这里是一座人间地狱,26平方米的房间20个人挤在一起,吃喝拉撒全在这个屋子里,睡觉对每人只有七块砖,约有35公分宽窄的地方,睡觉只能侧身,想翻一下身,旁边的人都得被碰醒。 看守所的馒头吃了第二天就烧心,所有被关押的人都是这种感觉,菜汤就是水,上面有一点像鸡食一样的菜帮子,还时常能找到虫子及枯黄的树叶,汤下面便是一层泥,菜根本就不洗,在那里买一份西红柿炒鸡蛋得花上80元钱,6-7元一盒的饼乾,在这里需要25元钱,30元只能买6-7个苹果,这比放高利贷还赚钱。更让人难以忍受的是没有水,早晚洗漱每人只分给一钵(约600g)水,更别说热水,尤其是女性在这里因生理方面而更加困难。

三、一人修炼大法,全家受牵连

2002年12月份,在师父的加持下,在同修的帮助下,我被放了出来。由于我没做妥协,我出来后,邪恶一直对我不死心,被谎言欺骗了的左右邻居做了眼线监视我的一举一动,随时报告给片警。平时左右邻居相处都和睦,我身体修炼后的变化他们都知道,他们也一直跟警察说我是好人。为了能摆脱邪恶的迫害,我被迫离开家,住到了别的地方,做为妻子、母亲,哪个人不想过个太平的日子,谁不想有个团圆的家?江××剥夺了我做母亲和妻子的权利,打碎了我幸福的家庭生活!

因绑架我的派出所和居住地派出所是两个地方。我被抓对居住地派出所很被动,也许他们受到了上级的训斥,片警极力地想找到我。

2003年7.20之际,邪恶再次将魔爪伸向了大法弟子,再加上高官会在我市举行,邪恶层层下令把迫害大法弟子与经济挂钩,落实到每一个警察头上,如果管片内有一个大法弟子(发)贴传单片警即刻下岗,而抓到一个大法弟子则重重有赏。片警为了保住它的铁饭碗,五次三番纠缠我丈夫追问我的住址,目的是想让我写保证,放弃修炼。我丈夫告诉他“不知道她的下落”。片警狡猾地让我丈夫在审讯记录纸上写上这句话,签上名字,负法律责任。丈夫执意不写,他便让我丈夫把我的户口单独迁出他的管辖区内,以免给他增加负担。片内其他大法弟子全部二十四小时监控,并告知我丈夫如果我不放弃修炼,他们父子都不能出国(因我家有海外关系),孩子因此而不能考军校(孩子已经高二了),江××的株连政策可见一斑。

丈夫对我被绑架的事刺激不小,再加上片警的一番施压,他的精神负担很重,几乎承受不住,平时斯文的他对我发起了脾气。一时间乌云笼罩了我的家庭,对孩子的心灵创伤更甚,一直学习成绩在全校名列前茅的孩子成绩一天天在下滑,尽管他们父子亲眼目睹了大法给我带来的巨大变化,但是因修炼大法,全家受牵连的阴影,依然无法从他们心中抹去,家庭面临着破碎的危险……

江××发起的这场灭绝人性式的迫害运动已经四年多了,不知有多少个幸福家庭被拆散,家破人亡,妻离子散,不知又有多少聪明好学风华正茂的孩子前途被江××夭折了……这场惨无人道的流氓式的迫害应该结束了,世界需要和平,人类需要真、善、忍,让所有善良的人们共同携起手来,早日将邪恶之首──江××送上国际法庭,还历史以真面目,迎接法正人间的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