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疾大法弟子晏宇涛在沙洋范家台监狱的见闻


【明慧网2004年2月13日】湖北沙洋范家台监狱利用的犯人打手自己说,他们是其它监区“装不下的鬼”。他们在减刑的诱惑下,肆无忌惮地折磨大法弟子:灌大便,把辣椒酱瓶子拼命踩进肛门,一闭眼瞌睡就打一针自来水……尽管如此,大法弟子还在慈悲地讲真相挽救他们,可部分犯人的善念刚一露头就被监狱扼杀了。在小小的七分监区里,在不长的时间内,发生了成百上千次的针对大法弟子的暴力伤害事件,而打人凶手们却得到嘉奖、减刑。

* * * * *

我是一名残疾人大法弟子,1990年我因车祸而左大腿高位截肢,修炼法轮大法使我身心受益。2000年,我因坚持信仰,被绑架至湖北沙洋范家台监狱,当时有五十多位同修被关押于此。

绝大多数大法弟子被集中关押于四监区七分监区(范家台监狱分为八个分监区),整个监区中包括监室内用红色广告漆写满了侮骂大法和大法师父的邪恶标语。每个修炼者被二至三个从其它监区调来的罪犯们24小时形影不离地监控着,实施恶警们安排的迫害,而被认为难对付的大法弟子则被更多的罪犯与恶警包围着。

在初期恶警们对罪犯们的指令很直接,明确说只要炼功就打,打出问题有他们包庇。后来罪犯们对这个令牌完全领会了,恶警们就换了一些个比较容易推卸责任的说法,比如“给他压力”、“我看他没吃到亏”等间接语言来下指令,或者干脆叫罪犯们自己随意发挥,直至后来主动征集罪犯们的歪点子来折磨我们。在其它所有分监区,打人者都一律要关禁闭,取消当年减刑资格。惟独在关押我们大法弟子的分监区里,罪犯们对大法弟子无论打多狠、打多少次,都不会受到实质性的处罚,甚至打人成为了它们的“工作”。

就我而言,先后被毒打过几十次。有一个叫樊耀平的罪犯打手,患有乙肝,有时它一边打人,还一边把浓痰吐到地上,用脚踩起来,再往我脸上擦、嘴里抹,或者直接吐到我脸上,对我说:“让你得肝炎。”它每次打人都主要是打头部。我母亲有两次来探监,看到我头被打肿,心疼得眼泪止不住地流,我知道她心里非常难受。其实她还没看到我被打得满脸是血的样子,恶警们也不会让她看到。有时这帮凶手们整天整天地打,一边打一边念诬蔑大法的资料,打到累了去吃饭,吃完饭换班上来的又接着打。而打我最凶的那个罪犯樊耀平,却被评为当年的监狱“积极改造分子”,被减刑一年。恶警们以此给其它行恶的罪犯们壮胆撑腰。

我在监狱里只能靠一条腿跳着走,他们对我这样一名残疾人尚且如此残忍,不难想象那些四肢健全的大法弟子会遭到怎样的折磨。五十多位大法弟子被打过多少次?几百次,还是上千次,我也不清楚。我只知道那时候七分监区的暴力伤害事件肯定比其它所有监区几年来的总和还要多。曾是某地共产党纪委书记的同修廖元华,曾与我被关押于同一监室。恶人对他的迫害在范家台监狱是出了名的。他被恶警们扔进禁闭室后,有五、六个被专门派去对付他的罪犯轮流折磨他,他在戴着反铐脚镣的情况下被殴打,晕倒后又被它们用酒精往鼻子里灌,呛到人肺里去,把人呛醒之后又继续迫害,灌大便吃,用辣椒酱瓶子拼命踩进他肛门里,叫他大便,当时他的腿都烧焦了。在这种情况下,它们还不停地放着污蔑师父和大法的录相,对他进行精神折磨。有些干这些坏事的邪恶之徒还不知羞耻地跟其他罪犯炫耀它们整人的能力,对别人津津有味地回忆着说:“反正他们讲真、善、忍,做好人,我们就专门跟他们反着来,尽搞假、恶、邪的东西对付他们,说假话干假事戏弄他,搞邪事侮辱他,尽弄一些他们容不得的东西来……”

方隆超也是经常被罪犯和看守们提起的一位大法弟子,谁都知道他是不怕打的,是坚强不屈的。他经常因为喊一句“法轮大法好”就被一群罪犯围上来打倒在地,又一起用脚踢,可他一边从地上爬起来一边还是坚定地喊着:“法轮大法是正法。”为了不吃好人不该吃的牢饭,他多次绝食……

打手们百般折磨我们大法弟子的精神。比如长时间不让睡觉,强迫我们看诽谤大法的谎言录相、读诬蔑大法的书,组织集体观看给××党歌功颂德的录相,强化所谓“罪犯意识”,提出各种无耻要求(如:走队列、背监狱规范等),实际上就是彻底剥夺我们的人格尊严。他们一刻不停地把下流的辱骂、高强度的劳动和残酷的暴力伤害强加给大法弟子,周而复始地每天重复并不断增添新花样来加强折磨的程度。那个“积极改造分子”为了不让一位名叫熊建平的大法弟子睡觉,用废弃的一次性注射器装满自来水,熊建平眼睛一闭,它就打一针自来水。当然折磨人的手段还有很多。

我刚到这里时每天只能睡三个小时。除了不停地打骂、逼看给大法造谣的录相外,还有什么“车轮式谈话”的疲劳战术,还要到砖瓦厂工地干七、八个钟头的重体力活。即使这样,我依然坚持自己的崇高信仰,抵制邪恶的迫害,不看肮脏的谎言录相,不看充斥着假、恶、斗的邪书,不背狱规,不唱狱歌,后来连劳动、点名、报数也不参加。

用老百姓血汗钱建起来的范家台监狱本应是维护社会稳定、使罪犯改邪归正、重新做人的地方,可实际情况恰恰相反,这里成了残害好人、沦丧人的道德、泯灭人的良知、把人变成鬼的邪恶黑窝。由于这里狱方的姑息、纵容,有不少丧尽天良的罪犯们都把被调到七分监区去迫害大法弟子当作是一件美差。犯人们在其它监区累死累活地干活,最高也只有27%的减刑比例,而到七分监区去迫害大法弟子,不仅不用干活,只要当监工和打手就行,打手们几乎个个有机会减刑。调到七分监区当打手的罪犯,用它们自己的话说,大部分是其它监区“装不下的鬼”,打架的、装病不干活的、伺机脱逃的、败坏人伦甚至强奸自己亲生女儿的,什么人都有,它们自己也知道自己是人渣,在哪里都遭人唾弃的。可在这里,它们有了表演空间,它们觉得自己有了价值,尽管明知道是被利用,它们还是对狱方感激涕零。我们很多大法弟子都是在它们残酷的迫害下,还给他们讲述着大法的真相,最大限度地给他们认识真相的机会,慈悲地挽救着它们。因为无论是看守还是罪犯们之中,确有一部分人是受了江氏流氓集团的谎言蒙蔽才这样干的,他们自身也是可怜的受害者。可那些明白了真相的人,只要稍微表现出有一点同情我们、有一点不愿干坏事,都马上受到恶人的威胁或排挤。

有好多明知是坏事还要干的邪恶无耻的看守人员还振振有辞地对我说:“即使你是对的,我也不能帮你,不然我的生活怎么办?我的家人怎么办?你要我为帮你们而使我的亲人们都没饭吃吗?那你不觉得对他们太残忍了吗?”好象为了自己和自己家人的眼前利益,就可以昧着良心去干残害好人的坏事,他们没想到在将来他们罪责难逃啊!随着正法洪势迅猛而来,海内外大法弟子齐心协力共同抵制邪恶的迫害,更多的人明白了真相,有部分良知尚存的看守人员也不愿继续干下去了,邪恶势力越来越孤立,恶警们心虚胆寒,他们推脱责任地表示打人、骂人等事不是它们指使罪犯干的,他们是“反对”这样对待我们的。当家属来探望我们时,他们做出一副伪善的样子,假装关心地对我们嘘寒问暖,给我们送零食什么的,欺骗家属们说没人打、骂我们。可是他们令人作呕的无耻表演掩盖不了这样铁的一个事实:在小小的七分监区里,在不长的时间内,发生了成百上千次的针对大法弟子的暴力伤害事件,而打人凶手们不仅没有受到任何处罚,反而获得嘉奖、减刑。

我所经历的这些折磨,就连迫害我的恶警们都说,与1999年迫害之初被绑架到这里来的大法弟子们所受到的酷刑相比,根本不算什么,可想而知,当时那些大法弟子受到了怎样的折磨!由于监狱中严禁议论受迫害的情况,所以我所讲述的以上迫害真相只是冰山一角。我希望所有正直、善良的人们和我们站在一起,共同揭露、制止发生在湖北沙洋范家台监狱的对大法弟子的残酷迫害,让践踏人性、道德和良知的邪恶之徒立即停止暴行,得到应有的惩罚!

附:肖天波为范家台监狱四监区总监区长,大法弟子都被关押在该监区的七分监区,肖直接控制那里对大法弟子的迫害,肖天波的手机号为:13972881228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