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次进京上访遭迫害 坚信大法矢志不渝

大庆市肇州县大法弟子崔淑芹自述被迫害经历

【明慧网2004年2月13日】

1、 喜得大法

我叫崔淑芹,女,39岁,住大庆市肇州县民主街,在肇州县畜牧局下属单位牧工商上班。

1998年我喜得大法,我严格按照炼功人的标准要求自己,在较短的时间内我的身体获得了健康,一身病都好了;心灵也得到了净化,。在人类社会里我终于知道了做人的目的,找到了人活着的方向:要按“真、善、忍”的标准去做人,做一个道德高尚、身体健康的好人,更好的人。

2、进京依法上访,遭非法迫害

1999年7月20日,一场邪恶至极的打压法轮功的恶浪滚滚而来,江泽民运用了所有的宣传舆论工具,诽谤我们师父、诽谤大法;并且大肆非法抓捕大法弟子。肇州县民主派出所恶警李庆生、李彪等人经常非法来我家威胁恐吓我不许炼功,不许为法轮功上访,还限制我的人身自由,监视我。

1999年10月我和三位同修毅然的走出家门,进京依法上访,为大法说句公道话,为师父讨个清白。 三天后我们一起回来了,被县公安局的警察非法带走,说去那里一下就回来。在公安局里,局长张林(已调走)、政保科长董志平、刘瘦子和几位不认识的警察非法审讯我们,不断地对我们破口大骂,而且还打另一法轮功学员两拳。非法审讯从下午4点钟到半夜10点。局长张林还让我们骂人,骂师父,可是我们大法弟子根本就不会骂人

我们又被关进拘留所,没给我们行李,也没通知家人。在拘留所里他们每天都提审我们,强迫我们照相、按手印,如按不好,就大骂并折腾我们。当我和同修付力华、杨秀华、张春红、陈洪伟、郭志贤不断地向他们讲述我们炼功后的变化及法轮大法真实情况,他们无理智地说:“你们脑袋灌铅了,好什么呀,好我们怎么捞不着呢?好能轮到你们吗?!”我们每天吃的是生虫子的玉米面窝头,喝的菜汤里仅有几片菜叶,而有时放盐有时不放盐,简直不如猪狗食。他们对我们变相体罚,坐着不让闭眼睛、不让说话、不让炼功、不让学法,每天仅让上两次厕所,除此没有任何人身自由。在这期间拒绝我们与外界的一切往来,连家人和亲属都禁止探视,家属送的物品也被他们非法扣留。30天后,家人在高压下写了保证,并被勒索1000元押金(没给开收据,说一个月后返还)后,释放。3个月过去了,我和郭志贤去政保科董志平那里要钱,他态度极其恶劣地说:“这是抓你们的费用,愿上哪告你就告去。”

3、家人受株连威胁

一天半夜,民主派出所警察李庆生、李彪等人非法闯入我家,骂我爱人并挑拨我们夫妻关系。我丈夫在恶警的胁迫下,对我大打出手。

后来恶警还到我公公家非法搜查,并威胁老人说:“你们不把你儿媳妇交出来,你们就给我搬走吧。”

在他们的恐吓威胁下、在邪恶的谎言蒙蔽下,老实的公公婆婆对我变得态度很坏,我公公甚至曾经抄起斧子、菜刀对我大打出手,我身上经常被打得青一块、紫一块的。派出所还到我爱人单位找领导给我爱人施加压力,不让我爱人上班。

4、再次进京依法上访,被非法关进洗脑班

2000年6月我和几位同修再次去北京依法上访。在北京国务院信访办门前被肇州公安人员张忠实、杨宇、刘瘦子等人把我们带到大庆驻京办事处。恶警们让我们靠墙蹲着,中午太阳曝晒之后进屋强行搜身,刘志坤被搜走200圆、崔淑娥 170圆、杨秀华50圆,贺凤玲、迟连玲、郭志贤、陈洪伟等14人,搜走近3000元左右。他们无耻的说接我们车费不够用了,以后还给我们(直到现在也没有退还)。

他们把我们劫持回民主派出所后,恶警单会林无理地打我好几个嘴巴子,把脸都打肿了;陈宏伟、郭志贤被恶警吕刚和单会林打得脸都变形了;恶警宋英辉拽住法轮功学员刘志坤的头发使其动不了,用脚猛踹刘志坤的要害处。刘志坤脸色煞白,宋英辉还用拳头猛击他的前胸,并打嘴巴,毒打了4个小时才停下来。

他们把我们带上手铐,强制我们坐在地上,郭志贤7岁的孩子他们也不放过,被恶警喝令坐在地上。7月是伏天,特别热,他们把窗户全关上,故意闷我们。还不让我们吃饭、喝水。非法拘留一个半月后,我们又被关入肇州县六大班子组成的洗脑班迫害。洗脑班的主要人员有于淑范、张福臣、吴洪彬、李延国、赵光递等30多人。

在洗脑班他们强制我们进行军事化训练、跑步等,一些老太太腿脚慢也跑不好,他们就责骂她们。每天学诬陷大法的书面材料,谁不听从,恶人们就破口大骂(包括巡警队的恶警)。而且每天让我们扭秧歌,目的是不让我们炼功;天天让我们写批判,同修胡仁权不写,恶警就体罚他面向墙站了一上午。朝阳乡的杨淑清和候术珍、双发乡的边桂荣、肇州镇建设街的贺凤玲等人就因为扭秧歌没扭好,遭到洗脑班的周国光的体罚,在花池边蹲着一直不让站起来,恶警还骂脏话。畜牧局闫术芬是专门负责看着我的人,她指使警察打我们。我和崔淑娥、崔术芹、娄云红、张春红、初欣远都不“转化”,他们就不让我们吃饭(每天付出高价饭费15元)。他们还让娄云红、张春红、崔术芹跑圈,不让休息。娄云红来例假了,跑得从裤子一个劲地流血也不让停止;崔术芹血压高,后来跑得都上不来气了。就这样他们还说你们再“顽固”,就叫你们掏厕所(简直毫无人性)。

在这期间,我单位的领导李学明、崔广波、王成玉、周术芬经常来我家骚扰,阻止我学法炼功,做证实法的事。

5、坚信大法矢志不渝

2000年12月,我再一次进京只为大法说句公道话。在天安门我打出了真相横幅,被警察绑架到天安门派出所,后转到广内派出所坐了一夜,又转到葫芦岛办事处。那里办事处的负责人对我大打出手:拽我头发、打嘴巴子、拳打脚踢,直至把我打昏过去约有半个小时才醒过来。在那里关押了一夜,第二天我也没说姓名、住址,他们就把我放了。当时我没有直接回家,在外地呆了些日子。

事后我才知道,在我在外边期间,肇州民主派出所把我爸爸非法抓去,向我父亲要人,我父亲急了,说:“你向我要人,我还向你们要人呢,你们不抓她她能走吗?”

他们还要把老人拘押起来,简直是无法无天了。后来又把我丈夫非法关押一天,停止他工作三天。

我回来后不久,突然一天晚上10点左右,民主派出所的李庆生、单会林非法闯入我家强行绑架我到派出所,审讯2小时。期间单会林恐吓说:“你再去北京就判你刑!”后我被关进拘留所,公安局长张林、政保科长董志平强迫让我说不炼了,我说:“坚定信念不能改变。”

拘留所刘所长还邪恶地挑唆我爱人打我三次。

关押40天的时候,我和几位同修发正念,在师父慈悲呵护下离开了拘留所,从此过着流离失所的生活。将近一年的流离生活再苦再难我也没有动摇坚定大法的信念,后来我回家,直到现在。

愿我们所有真修弟子都能兑现我们曾经和师父立下的史前誓约,走好正法时期的最后一步,不辜负师父对我们的慈悲苦度!

责任单位及责任人电话(大庆区号0459):

大庆市肇州县县委610办公室:牛义(办)8532412,8529852(宅)
大庆市肇州县洗脑班头目:路伟(女)
路伟所在单位是文化局8522736,局长8522727,办公室(传真)8523016
大庆市肇州县看守所8522861
大庆市肇州县拘留所8523758
大庆市肇州县民主派出所所长宋英辉8525997
大庆市肇州县公安局局长8523233,8522758,8523110,副局长8523918,8529701
公安局副局长:乔晓峰8526986
政保大队:董志平8514874(办),8526559(宅),13904692782(手机)
大庆市肇州县法院副院长:张林(原公安局副局长)8525625,8521919,8522922(院长办公室)
张春(张林的弟弟)电话:8523283,13904692782
大庆市肇州县畜牧局8523469

大庆驻北京联络处(北京区号010)电话: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石景山路33号
传真:010-68862905 邮编:100043 总机:010-68863366
职务 姓名 办公室 住宅 手机
主任 云宝义 68870904 68830808 13901133099
副主任 尹志明 68871593 68641180 13701078266
副主任 才可夫 68871590   13910599298
办公室主任徐风珍 68861627 68641198  
办公室 谢亚平 总机转3101 68643091  
接待科科长陈林 68862904 68643095 139010593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