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乙肝不治自愈 讨公道目睹恶警施暴

大庆市肇州县孙亚利和孩子被迫害事实

【明慧网2004年2月13日】我曾经是一名乙型肝炎、胆囊炎、肾结石的患者,疾病的折磨使我身心受到很大的伤害。后来乙型肝炎又传染给了孩子,使拮据生活更是没有了希望,我曾多次想到了轻生。就在我最无助的时候,1998年12月末我有幸学了法轮大法。学法炼功不久,我身体的一切病痛全都消失了,而且我炼功之后孩子的病也好了。我万分感激师父给了我健康的生命,给我们一家带来的福分。这实实在在的切身感受让我明白了师父说过的大法是“真正的科学而不是说教与唯心”(经文《证实》)。我决心按师父说的用真、善、忍标准严格要求自己,一修到底。

谁能想到1999年7月20日电视报导不让炼法轮功,不让修真善忍。我们这些在大法修炼中亲身受益的老百姓百思不得其解,于是抱着信任政府的态度上省城哈尔滨反映真实情况。到那里后却看到大批的武警,见到大法弟子就抓,连推带拽往他们准备的大客车里推,后来给我们拉到双城县一所学校后,由本县警察把我们接回,强迫我们写保证,不允许炼功,不许上访。我在心里想:我还没跟领导反映呢,我通过炼功身体受益非浅,并用真善忍要求自己做一个更好的人。做一个处处为别人着想,遇事忍让,不和人家争的人有什么过错?!如果我们一群修炼真善忍的人都错了,那什么是对的呢?!我就是想不明白。

后来听说上北京上访的大法弟子被抓被打,我带着怀疑(我不敢相信人民的子弟兵能做出这样伤害人民的事!)在2000年12月24日和孩子进京上访。眼前的一幕幕情景让我惊呆了:在广场上我们这些手无寸铁的好人打出“法轮大法好”的横幅,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还我师父清白“。大批的便衣警察就蜂拥而上,我看见有人一警棒把大法弟子打倒在地,头被打得大口子翻着,有的男大法弟子被打得嘴肿得和鼻子一样高,脸被打得变了形。我的两只胳膊也被打的青一块,紫一块,恶警们嘴里还骂一些脏话。就连十岁的孩童他们都不放过,简直和禽兽一样。

他们把我们送到怀柔县看守所,我们就对警察说:我们是修“真善忍”的,不是坏人,都是好人。他们问我和孩子的住址,我们没有给他说。我心想:我们按照宪法行使上访的权利没有错。他们说:你不说就把你和孩子关起来,你的孩子也不能上学。我说我不能告诉你,因为我知道说了住址他们就会把我们送去监狱,我们大法弟子讲清真象没有错。 而且他们非法关押未成年人是犯法的。到晚上,他们没办法,把我和孩子放了。

回到家里,单位对我实行了监控,我失去了人身自由,就连我回家烧炉子都有人跟着,走哪都有人监视。就这样我们还是用师父告诉我们的法理严格要求自己,别人对我们不好,我们不能对人家不好,我们不能把人当成敌人。

希望了解真象的人们不要骂大法,不要恨大法,大法是救人的,法轮大法是正法。

责任单位及责任人电话(大庆区号 0459):

大庆市肇州县县委610办公室:牛义(办)8532412,8529852(宅)
大庆市肇州县公安局局长8523233,8522758,8523110,副局长8523918,8529701
大庆市肇州县公安局副局长:乔晓峰8526986
大庆市肇州县政保大队:董志平8514874(办),8526559(宅),13904692782(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