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木匠修炼二三事

【明慧网2004年2月13日】木匠姓姚,居住农村,识字不多,靠种地和做木工手艺为生。96年和老伴一起修炼大法,在正法修炼中经历了许多平凡而又伟大的事,下面仅叙述几件。

法轮功一定要炼 “四书”绝对不写

木匠经常到三里五村去做活,乡里怕他去北京上访,就派村书记和主任日夜监控,走哪跟哪。木匠在哪里干活,他们就坐在对面看着。木匠说“你们这样走站跟着我,干涉我的人身自由,究竟为哪般?”他们也说不出来,只说“上边让跟我们就跟”。木匠心里可拿定了主意:法轮功我一定要炼,好人我也一定要做,但“四书”我绝对不写。

恢复炼功点

迫害开始后,村里几个炼功点都相继被迫停止了,有学员因怕心不敢到炼功点学法炼功了。木匠想:集体学法炼功是师父留下的修炼形式,这个环境不能失去,恢复炼功点也是在维护法,证实法。他把自己的想法和几个同修切磋后,得到了认同,就在自己家里恢复了炼功点。不久乡里和村里就知道了,木匠经常发现家门口地上有一堆抽剩下的烟头,知道这是有人来家门口蹲坑监视了,可木匠正念正行,什么也不怕,炼功点一直坚持到现在。

害人者终害己

县里派文化局的干部到乡里检查转化工作,乡里没办法,便想到了平常惯用的拿手好戏“造假”。于是让村干部找来了两个不炼功的人[张某某和王某某]冒充法轮功学员蒙骗县里来的人。那两个“托儿”还真卖力,当着县里的人的面使劲诽谤大法,来的人信以为真。回到县里向上汇报说“某某乡转化工作做的好”。后来那两个“托儿”都因诽谤大法遭到了报应,在一年里相继得病死去。

助纣为虐者遭报应

木匠家附近有一对宋氏老夫妇,“7.20”前也炼功,后因怕心不炼了,宋老汉还走向了反面,乡里就利用他刺探炼功点的情况,每月给他400元工资,于是宋老汉充当起了特务的角色,每天参加炼功点的学习,然后把人数、情况向乡里汇报。学员们发现之后就换了几个地方,可每次他们都知道。后来木匠想我们是堂堂正正修炼,没有什么隐瞒的。最后干脆把炼功点搬到了宋老汉的家里。过了一个月,乡里看也没有什么新情况,也不给他钱了,于是又恢复到在木匠家学习,在大家的帮助下,宋老汉的老伴又重新开始修炼了,可宋老汉一直不醒悟,得了脑血栓,卧床不能动。

抓紧时机讲真象

木匠做活经常走村串户,他悟到这就是自己讲真象救众生的有利环境。每到外出做活,先把光盘等真象资料带在身上,吃饭时在家里放光盘、讲真象,走到街上向坐街的人口头讲真象,做活时利用休息时间讲真象,到晚上和功友一起骑上车子到村里散发真象资料。有一次他和功友到了一个村,农村里养狗的家比较多,他就先发正念:我们是来救度世人的,全村的狗都不要叫出声来。然后开始从村头做起,等到把全村最后一家做完了,也没听见一声狗叫。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