营口市二十四中学教师被迫害经历


【明慧网2004年2月14日】我叫陈文多,原是辽宁省营口市二十四中数学教师,妻子刘丹,二十四中学英语教师。我和妻子因为修炼法轮功,这几年间多次被无故拘留、罚款、劳教、抄家,迫使我们失去十几年的工作岗位,流离失所至今。

97年4月,我们有幸得遇大法,在真善忍的法理指导下不断纯清自己,淡泊名利,远离争斗,活得轻松自在。然而,99年7月20日,江泽民不顾政治局其他常委的反对,悍然发动了对法轮功的镇压,并于当日凌晨,逮捕了全国各地的法轮功炼功辅导站的辅导员。一时间,中华大地黑浪滚滚。鲅鱼圈区的各级政府部门、公安紧随其后,对全区的法轮功学员进行全面迫害。我与妻子也未能幸免,被抄家、拘留、罚款、劳教,失去工作,被迫流离失所。

99年7月21日晚,我们去省政府上访。当夜,家中只有母亲和年幼的孩子。海星派出所警察陈兴国等人来到我家,把房门砸得山响,给老人和孩子造成极大的恐慌。他们进屋后看我们不在,悻悻离去。第二天早上,再次闯入我家,强行抄走我们所有的大法书籍、录音带、录象带和师父的法像。7月22日,我们被当地公安局直接带到刑警队关押到下午3点,后由当时的教委主任江永才领到教委,打电话给单位领导刘庆和。接回学校后,海星办事处书记董洪硕等人又来到学校,逼迫我们放弃修炼,校长刘庆和更是积极配合,要求我们写书面保证,在我俩拒绝后,他们又将我俩带到海星派出所。在那里已有好多被拘押的同修了,董叫嚣:今天你们不说不炼,就送三所拘留……之后一周,强迫我们与其他同修每天去派出所报到,学习。

同年10月19日晚,我与妻子下班刚回家,陈兴国、柴霞正等三人又到我家,让我们到派出所去一趟,说一会儿就回来。结果是一去不返,当晚1点钟左右,将我们送进拘留所。面对这突如其来的灾祸,家人、朋友不知所措,哭喊着让我们放弃修炼;学生们自发到拘留所,要求放了他们的老师……公安人员借此说我们“没有责任感,不顾家人……”面对这无端的诽谤,我们要说,若不是你们抓我们进拘留所,我们上对父母尽孝,下对孩子负责,工作兢兢业业,这一切有目共睹。今天这个局面是谁造成的,却反过来说我们炼功人如何如何?我们修炼“真、善、忍”利己利人,何错之有?如果一个国家连修“真、善、忍”的人都容不下,这个国家还能容下什么呢?

10月26日,人民日报发表文章说法轮功是×教后,参与迫害的人更加猖狂了。当时的公安局长姜伟华得知我们在拘留所没挨打时,竟对所长孙长余说:“听说你对他们还挺优待的……”经家属多方努力,妻子被拘留15天后释放。而当时政保科长秦世龙对我说:你的拘留将无限期延长。2天后,派出所、教委、单位、海星办事处及街道居委会聚到一起到三所看我的态度,派出所所长董恩辉当众大骂我们师父,刘庆和添油加醋……

2000年7月,海滨派出所史景富、洪景山先到学校骚扰我们,7月8日,又到我家骚扰。恰好当时有一海东的同修来我家,被史景富看到,当即打电话给海东派出所所长王庆国,让他抓此同修。他们走后不到2小时又返回来说:教导员要找你们谈话,又一次把我们骗到派出所,结果根本就没有什么谈话,完全是欺骗。将我们拘押在海滨所10多个小时后,于7月9日再一次在没有任何证据、没有任何手续的情况下拘留我们。拘留期间,我的亲属去看我,没说上几句话,狱警就蛮横地将我带回号中。当时亲属便责问他们:电视上不是讲要耐心说服教育吗?你们怎么这么粗暴地对待他?他们张口便说:电视上都是假的!一语道破江氏集团伪善的邪恶本质。我的母亲、岳父母领着孩子到公安局找他们评理:你们把他们都关起来了,孩子怎么办?他们犯了什么法?副局长张远兴气急败坏地说:“你们爱上哪告上哪告!孩子爱咋办咋办!我们不管……”狱警们每天向局里汇报我们的情况,政保科王洪奎、张鲁多次提审我们,为继续迫害我们搜罗证据。王洪奎借机向家属索要1万元钱,没能得逞。最后以我传经文为由教养我一年。妻子被非法关押40天,交罚金1万元后,又层层签字才放人。

2002年1月,鲅鱼圈区政法委开办洗脑班,区教委主任江永才又逼迫我们参加,为抵制迫害,我与妻子离家1月有余。后来听人说,派出所警察气急败坏地说:再看到他俩,准给他们送进去。不知我们犯了谁家的法?

2002年4月,海滨派出所华宁又带着几个人到我家敲门,说是来看看我们。当时我不在家,妻子没有给他们开门。其实他们真正的目的是来抄家、抓人。4月24日晚,华宁和另一名警察又来到单位,说所长找我,20分钟就回来,不会影响我上晚课,我再一次相信了他们。去到之后,所长不在,华宁又要骗我做笔录,我拒绝了他们,结果在没有任何理由的前提下,由局长张远兴签字,第三次将我拘留,当我质问他:我犯了什么法?他却说:“处理法轮功不按法律办事。”当时所里面2位不知名的人都说“真黑!”事后我才知道,这是区政府开会暗地里定好的,公安只是照办。这次拘留我一个半月,勒索家属5000元钱。在我被非法关押期间,海滨派出所又打印书面材料,由公安局副局长张远兴签字,要求教委给我们夫妻二人转岗处理……

2002年7月,在我出狱1个月后,华宁又打电话到单位,说是上面的指示,让我们参加区里举办的洗脑班。为免再受迫害,我与妻子被迫离开了十几年的工作岗位,离开家,过着流离失所的生活。

我想问一问作为国家政府机构、执法机关参与迫害的人,这四年来,你们对待法轮功都做了些什么!?只因一句真话,许多大法弟子没经过任何法律程序就被非法劳教、拘留、判刑,许多原本幸福和睦的家庭被迫害的妻离子散,家破人亡……也许你们会说,一切都是上边的命令,可是等到你们的“上边”倒台时,谁会替你们承担责任!江××这个邪恶之徒它知道自己将要面临的下场,所以不敢下台,死死地把住军权不放,但在人们认清了它的邪恶本质之时,他还能大权在握多久?这场迫害还能维持几天?跟他跑到最后就是自行毁灭。劝你们立即悬崖勒马,回头是岸,将功补过,才是明智的选择。

江氏邪恶集团迫害法轮功在海外受到许多国家的严厉谴责,江××已在海外多国被起诉;在国内,越来越多的高层干部和有良知的中国人也清醒了,越来越了解了这场血腥迫害的真相,越来越多的人站在了正义的一边,相信江氏邪恶集团对法轮功的迫害已是强弩之末,维持不了多长时间了。何去何从,你们自己选择。在今天,迫害法轮大法而遭恶报者比比皆是,古语有言“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这是天理。孰正孰邪、孰是孰非,相信你们都能明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