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省女子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的事实真相


【明慧网2004年2月15日】邪恶之首江××2002年三月份窜到陕西省西安市,给陕西省女子劳教所全体被邪恶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带来了深重的灾难。恶警赵小阳透露,江××给该所拨专款80万元人民币,做为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经费,让管教们吃住在所里,发高额奖金加大迫害力度。使陕西省女子劳教所的法轮功学员一度陷入魔障鬼魅之中。

陕西省劳教委为了拿到80万元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费用,对女子劳教所法轮功全体学员不择手段地进行残酷的迫害,连轴转的不许法轮功学员睡觉,毒打、吊打、长期戴铐子、穿束缚衣。恶警赵小阳曾炫耀说:该束缚衣是它带一帮人去南方各劳教所取经时带回来专门对付法轮功学员的先进刑具。它是用厚塑料制成的衣服,穿上后两只胳膊并放左右两侧不能动,穿上衣服后外面再用布带绑上,衣服长度拖在小腿肚上,行走不便,吃饭、喝水、上厕所都不能动,古今中外从未有过这种刑具。利用吸大烟的犯罪人员(称为烟民)限制法轮功学员的人身自由。更为恶毒的是把师尊的《北美巡回讲法》篡改后,编制假经文在劳教所内大肆造谣、迷惑长期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以此来达到其“转化”的目的,从而换取它们更多的酬劳来吃喝、游玩享受。

下面人员是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强行作“转化”工作的邪恶之徒:赵小阳、刘政委、宋政委、谭所长、张所长、梁刚、毕小平、万科长、李珍、张雪妮、白笑、刘红、韩静、任海珍、杨小娟、张小玲、黄璞、冯香玲、邹小敏、姚英、张艳、王亚娟、张玉芳、王莉、冯某某(名字不详)、任某某(名字不详,任海珍之妹)、胡某某(名字不详)、李彩莲、裴衡、赵序(劳教委)、刘敏、张卓青(所长)等。

赵小阳、赵序、刘政委等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骨干,赵说它不怕下地狱,一切由它一个人承受。它狠毒地打骂大法弟子,因为李翠芳抵制收看诽谤、栽赃陷害大法的录像,遭恶警用警棒毒打,遍体鳞伤导致休克。李翠芳苏醒后,恶警让烟民连拉带拖地把李翠芳禁闭七日七夜(禁闭期间口食未进)。

2002年4月3日在赵某的指使下,全所上下开始对法轮功学员全面最邪恶、最流氓的瓦解式的迫害。4月3日赵某指使队长住在每个有法轮功学员的分队中,24小时轮流监督,白天大会晚上小会,一直到晚上12点才让我们休息。会上说转化不转化是你们个人的事,背地里却与法轮功学员家人联系,逼着家人作转化工作,对我们却说是家人要求“转化”的。劳教所把大法学集中在教育中队、分南楼和北楼。南楼是见不得人的所谓“转化”基地,北楼除每天看录像学习外晚上讨论,它们是当面一套背后一套。大法学员张荣华、李小荣中午休息时坐在床上,马队长找茬说她俩炼功,叫五、六个烟民强行拖出去。赵小阳、谭所长用电警棒毒打。法轮功学员孙运城、李树莲见此丧失人性的做法,一同制止说:“不许迫害大法弟子!”以赵为首的邪恶之徒把张荣华、李小荣连同孙运城、李树莲一起连续戴铐一周。

法轮功学员张丹侠、罗长云、赵光英、刘桂荣、于勤珍、柴秀芳、刘桂清、李翠芳、胡春琴为了抵制邪恶,点名时不报数,被它们罚站三个晚上。然后又将李翠芳、罗长云、刘桂清增加戴铐两天。

法轮功学员杜淑敏坚持早起发正念,被队长发现给杜淑敏穿上束缚衣,前几天仅是白天穿晚上还让脱下睡觉,后来管教与赵小阳商定给杜淑敏一连十几天穿着束缚衣不脱。杜淑敏炼功时被烟民薛秋玲用锥子把手锥得血流一大片。

大法学员李新惠4月3日在调队时直接弄到南楼转化,本人不配合,被邪恶之徒李彩莲用警棒毒打,连轴转的不许李新惠睡觉。李彩莲暗中通知李新惠的丈夫作妻子的所谓“转化”工作,并暗示加威胁其丈夫说:“她再不转化你就碰死在她面前……”凡是在李彩莲的“管教”下,都是采用打骂、威胁、不许睡觉、找碴,手段阴险、毒辣。邪恶之徒李彩连因残酷迫害大法弟子,患了不治之症,大医院都检查不出来是什么病因。

秦丽洁:邪恶之徒任海珍、杨小娟采用各种方法让法轮功学员秦丽洁十几天不能睡觉,任抓住秦的头部往墙上碰。它们把秦拉回家中,用“情”和“自私”等语言来欺骗和削弱秦丽洁的意志,使其在神志不清之时写下了不该写的东西。后来秦丽洁明白过来后,严正声明所写的一切作废。

李小荣:在2001年12月底因为不配合,年玉坤、粘坤萍(管教)罚李小荣一夜拆十斤棉纱,否则不许睡觉,一连几个晚上。后来又因坚持炼功罚穿束缚服,给李小荣戴铐折磨了22天。更为恶毒的是在数九寒天(它们围着火炉都觉得冷)把李小荣铐在电风扇底下用电扇吹冷风。问李小荣炼功不炼,回答炼,就继续戴铐开电扇吹。烟民张玉贤、陶红芳是参与的帮凶。

卜江红:在2002年元月24日炼功,被朱珍、袁军值班碰上,第二天朱叫卜江红到办公室要卜江红戴铐,卜不配合,又叫牛小霞、林小婷(均系烟民)把卜按倒戴上铐子,用警棒打,并把卜强行铐在楼梯口,不许穿棉衣棉鞋,一直铐了8天8夜,不许睡觉。卜为了抵制邪恶毫无人性的迫害,绝食抗议。被它们抬到医务室强行灌食,罗建萍用勺子掀(嘴巴)卜江红咬断了两个胃管,手、脚铐在床上挂液体,折腾了十多天,送到新安(公安)医院内科将卜绑在光板床上,强行打针吃药。针打不进去,谎称卜精神有病,又送入精神科。折腾卜四十多个日日夜夜,卜绝食四十多天。王帆带头打卜江红,烟民也跟着一起打,然后扎背铐了5天。

李树莲:坚持炼功,职春玲、伍春梅(均系烟民)把李吊挂在床上打骂,侮辱折磨,拳打脚踢,晚上不许睡觉。2001年6月7日王帆与所里男干警把李树莲关入单人房间,伍春梅、职春玲等人乱打李树莲,群殴直打的李全身不能动弹,腰部严重受伤。

蔡淑萍:2001年8月初,蔡为了伸张正义、维护其他大法弟子而指责邪恶时,被所里王红值班时拉到铁门跟前,指使烟民将其手反背绑在铁门上,大约1小时左右导致蔡淑萍休克,王红还不罢手,继续折磨。

王秀英、柴秀芳:烟民伍春梅对大法弟子的无理伤害是经常性的。我们集体不点名报数,被李彩莲(管教)罚站七天七夜。魏小惠(管教)指示烟民百般折磨,第四天导致柴休克,魏小惠看了看让抬到床上。柴秀芳苏醒后,魏又命人抬到楼道继续罚站。魏经常挑起事端迫害大法弟子,2001年6月7日,柴秀芳喊不许打人,也是王帆指使烟民“互帮”用擦地毛巾堵嘴。两人拉胳膊三个烟民连踢带打,牛小霞一脚踢在柴的肝脏部位,当即致柴休克;牛小霞、王红英、谢岩、宋菊、张燕清等上来也拳打脚踢。又一次出现烟民毒打法轮功学员事件。柴继续喊,又是五六个人一起上来打,打的柴秀芳全身不能动弹,7个多月没来例假。王帆对烟民牛小霞说她们炼功就用绳子绑。打骂、侮辱、捆绑成了家常便饭。经常打的鼻青脸肿,不叫家人接见并给家人说表现不好。

孙运城:2001年6月7日在张所长与王帆指示下被付小红、张玉贤、张燕清、谢岩、陈永红等人把孙关在号舍,集体把孙运城打倒在地并用脚踩。所里恶警毕小平在场看着五、六个人打孙。张玉贤指使烟民用绳子吊在门上打,打的孙运城全身不能动弹。

2001年10月底法轮功弟子孙运城看到几个烟民打王秀英,拒绝报数被烟民罗建萍、张玉贤、罗小娟、杨红歌、陈永红等恶徒把孙运城打倒在地,罗小娟、罗建萍用皮鞋跺。孙运城的阴部被踢肿,起了似拳头大的血包,软组织部位严重挫伤无人问津。

许明霞:2001年腊月,坚持炼功被李珍铐在楼梯口48个日日夜夜,不许睡觉,李珍阴险毒辣。女子劳教所“转化”的学员绝大多数都是在该邪恶之徒折磨拷打的迫害下 “转化”的。从2002年4月3日以来,以赵小阳、刘政委、赵序、谭所长、张单青(所长)、李珍为首的邪恶之徒操纵着烟民刘红、张小玲等迫害大法弟子,每天白天看录像,晚上有事没事都不许法轮功学员12点以前睡觉,有时1-2点才能睡觉,当我们刚躺下去,赵、谭两位恶徒就用电警棒在墙上打弧光刷刷恫吓。

张洁:张洁坚持炼功,王帆、魏小会多次给张洁戴铐子。恶警值夜班时,碰到李树莲、陈桂莲炼功,就罚李、陈站一夜,打的李树莲腰部至臀部全是青紫色(很长的时间弯腰都很吃力),打完后铐在铁门上。魏小惠、王帆把我们自己买的小凳子叫烟民抽走,不让我们坐,张洁抄写经文魏小惠收走不说,把张洁的互帮叫去就是一顿打,打的鼻肿脸青。张洁找魏小惠(管教)说打人不对,魏不但不讲理,还对张洁延教半个月,张洁说你这样做我全面不配合,不点名报数,魏小惠、王帆亲手打张洁,并戴铐4天。赵小阳身为纪检委书记兼劳教所副书记,指示张小玲一分队为严管,二分队为宽管,三、四分队为普管。一分队上厕所必须打报告,并让烟民“互帮组”带领去。当她们上厕所不打报告时,烟民宋文倩、李丽娜说你们不打报告不能上厕所,要不就把你们自己吃饭的碗拿出来小便。宋文倩、李丽娜逼着刘桂清喝尿,强行灌。大法弟子用自己的桶小便,宋文倩、李丽娜把桶踩烂;用自己脸盆小便,宋、李烟民把脸盆踩烂几个。张小玲(管教)一直给孙运城、李小荣、魏欣荣、李树莲、刘桂等大法弟子戴铐子。她们绝食抗议,遭到强行灌食。限制用水,大法弟子只用厕所水洗澡洗衣服。

以上迫害大法弟子的事例太多了,本人想到这里写到这里。

陕西省女子劳教所电话
地址:西安市方新村北玄武路6号 邮编:710016
主管副所长:张卓青电话:029-6227741传真:029-62277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