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视并正念对待自己的有漏之处


【明慧网2004年2月16日】作为一名大法弟子,从99年7.20开始时,我忽然发现从学法开始所做过的许多不符合大法弟子的行为,未修去的心,平时过关时未做好的或没完全做好的(没达到设这关应达到的标准),平时言行对别人产生过不良影响的,曾不负责任的,不愿帮助别人造成他人痛苦的,许多自己尚未意识到对别人造成了伤害的等等,全部同时向我发难,要我补偿损失、做好等。这些东西体现在方方面面,就是亲人、工作中的人、社会上的一切都要你顺他们的意,如何如何。现将一些有漏之处写出来,供大家参考,不足之处请指正。

目前有两种人几乎不受迫害,一种是师父说的正念正行的大法弟子,一种是思想、行为不自觉符合了旧势力的。在此指后者。那些表面不受迫害的,其实是旧势力故意让你在常人中安逸,造成一种假象,或没病业或在人中做事很顺,让你觉得“没人迫害我,看来我走得正,悟得对,修得不错”,从而迷于旧势力造成的“平和”假象中,越固执己见,从而悟偏或自满,不做或少做师父说的三件事,或固守于一个状态中不愿提高。

符合旧势力想法的上述情况还会产生一种“漏口”现象,其实是被旧势力操控了,经常有意无意把自己做过或别的弟子做过的事,在电话中或其他情况中漏出来,从而使其他大法弟子受迫害(不指那种因怕心或转化而出卖其他大法弟子的)。这现象很严重。让你犯下出卖其他大法弟子的罪(有时为无意或自己都发觉不了),引导你越犯越多,让别的大法弟子怀疑你;而后某一天忽然让你发觉,让你自觉罪孽深重(或别人告诉你),让你自觉不配与别人在一起,远离其他大法弟子;同时从外面让其他大法弟子嫌弃、孤立你,为真正加重迫害做准备。另一种现象:平时知道你在做真相,如刻光碟等,知道你有大法资料的常人或亲朋好友在与你通电话时或与别人闲聊时会“无意”中说出来——而你的电话有监听,虽然你平时一再对他们说要“保密”,从而为邪恶在人中的恶警等提供信息,实质是正念不强、在常人心的状态下说出来的。

平时(日常)及找工作时,怕别人知道自己是大法弟子,怕被(加重)迫害,不好找工作等,或怕被别人知道自己被劳教过,怕名声不好,不好找工作或找到工作后怕别人知道而失去工作,自己生活得不到保障,从而产生将私益放在第一位的想法,不敢向周围人讲清真象或减少了讲真象的方式,这就符合了旧势力的安排:无形中在社会上帮助邪恶掩盖了大法弟子被迫害的事实,帮助邪恶“极力掩盖”——不让或少让人知道大法弟子被迫害。这样一来邪恶就逐渐引导你,让你被加重迫害而走向反面或进入“保现状、求安逸的满足心”,进而入邪悟或被各种物欲不知不觉“软化”而退回常人中做所谓的“好人”或失去勇猛精进之心,在不知不觉中被毁了。

脸色不好或身体不适,让你怀疑自己做不好(疑心),觉得修大法的应该脸色好呀(此已是执著:炼功一定要脸色好或身体舒服),为此去做好但不见起色,从而更怀疑或思想负担重,从而更不对劲。这时还出现一些别人说你身体(脸色)不好,思想负担,越放不下,去检查“果然”身体不好,从而真的病了或被迫害,让你对大法的正信产生动摇……

还有一种典型的承认旧势力的安排。有的学员不想、不愿去做讲真象的事或讲真象时某些地方不愿去或自己住处附近不愿不敢去做,怕连累自己,有怕心,有分别心,而不完全不尽力按师父要求去做,这是旧势力旧宇宙中公认的绝对错的;师父叫你去,你不去或不尽力,此已足够旧势力加重迫害你了。再加上基点在人中,保护自己人中利益,做事先考虑自己利益而决定做否而不是按法去衡量做否,师父说的一定要做,然后才想怎么样去做,最后才考虑怎么安全地去做。这一点放大了看,正好符合了旧势力的想法(其实你没修好的部分也是旧宇宙的东西):以自己选择为第一位的,保护、保留自己要保留的(你保存目前的安稳现状、保护自己利益不受损,还以安全为借口等,不是其中一种吗?),而不是以法的需要为第一位的,以师父说的三件事为主的。符合了旧势力的想法,结果可想而知。

怕心被放大、利用。越怕,旧势力让外在环境更恶劣,跟踪更“明显”、更多,让你知道更多让你怕的消息——别人被如何加重迫害、迫害如何残酷等。让你更怕失去自由或人中一切,从而在人中藏起来想完全用人的办法怎么针对、防范(此时已完全认为是被恶人迫害,而不是被旧势力迫害而显于人中,基点已退回人中),从而在思想中对恶人迫害放的比重越来越大,就象《转法轮》中说“炼功人你老认为它是病……你求得病”,你已在求迫害了,那么你当然被迫害了。同时还可能利用在你周围或一起做事的同修被严重迫害(例如被判十几年)来吓你,“你与他同犯某一条,也应判多少年,现给你机会……”从而走向反面或出卖其他大法弟子……

时间利用与得失的关系。目前我们应尽量节约一切时间做师父说的三件事,许多学员摆不正这些关系,从而被钻空子。现在国内物价这么低,其实是为大法弟子提供方便而出现的。许多东西应知足,工作的钱够生活就可以了,没必要为挣钱或省钱太努力了(和工作努力是两回事)。例如想省钱,买便宜的东西,可能要去远的地方或自己买菜做饭便宜,但这些都将以牺牲时间为代价的,是不失不得的。就近解决一下,可能贵一些,却省时间。目前时间是师父安排给大法弟子救度众生的,若我们为了一点个人利益去消耗它,宇宙中怎么看我们呢?怎会没麻烦呢?目前我们做事的基点都应是为了那三件事,做任何事都可成为讲真象的方便之道,但不要找借口。

做事主次不分。总想先做完其余事后有时间做正事,结果杂事做完反而没时间做正事,消耗时间。

做事总将大法要做的事与自己人中的事等同起来,人中的东西看得越重,从而被魔控制着常人叫你做这做那,人情放不下又不好推辞,被常人的执著带动,为外来的常人之心而忙而奋斗,从而迷于常人之中且消耗大量时间。不应为情所带动。

看到好的东西总想要到手,有占用心/欲望;向外求,总想要/买点什么,用外界的东西帮助自己干点什么,在法中找借口,自心为外界所牵引,总觉得某地、某处有自己想要的书、食品、衣服等等,为之奔忙,浪费大量时间。

一念之差,错失机缘,过后找不回而产生后悔心,想去找或人中什么事没做完(或做不成),不甘心,引你又去做,甚至几次都做不成或不满意,还不悟,以至消耗你大量时间,同时让你静不下心来。

让你生活困难(穷等),产生求财心,让你觉得求财比做那三件事更重要,造出了前面说过的迫害你的很“充分”的理由;同时利用你的求事业心,让你忙于工作,忙于常人中的事,消耗大量时间,淡化你修炼的心,为下一步迫害做准备。

利用你的兴趣,爱好、加重它,并让你遇到共同爱好者,或你去找他或他来找你,消耗大量时间。

其它地方。比如做真象时,因为顾虑钱的问题,就少做或不做真相,或问其他学员要钱做,而其他学员不见得余钱比你多,——先己后人,损人利己(保护自己利益)之心又是一大迫害的借口——有此心不配做大法弟子做的神圣的事。而且有的人还起心向海外学员求财,从而正上了邪恶的圈套,被扣上“接受海外反华组织势力资金、任务”,“利用邪教组织”等帽子,重判你几年十几年。

想利用后门、关系、熟人取回被没收的东西、财物,或用报销的方式取得钱做大法的事,这些都不是大法弟子给后人留下的行为。大法弟子不应主动或叫别人这样做。但家人朋友等自愿用常人方式帮你不算在内。

对时间、空间、疲劳、感觉的执著。执著时间则让你觉得时间这么长没结束,从而产生对大法正信的动摇。对空间、地方执著,则让你不安稳,经常换地方,甚至换到被关押的地方,环境恶劣的地方。

对怕疲劳执著,则让你困,少睡眠时思想中产生常人的想法:这样身体不健康等——在此问题上已是常人。

许多学员发觉自己有某种心,很着急,总想用一个什么方法或做一件事从而去掉或抵消或以补偿方式做好能去掉这种心。这其实是一种有漏,是一种向外求。也是一种被该心带动的表现——因为有该心而想去做什么事,我们修炼人应是不被任何常人心带动的——带动的表现是行为上:顺着这颗心去做坏事,或想采用一个方法去对治(就是怕有这种心);在思想上:顺着这颗心去想什么东西,为这颗心而苦恼,为这颗心演化的东西所困扰……,总之让你围绕这颗心去动。修炼人明白某颗执著心不好之后,应有决心去掉它,然后尽快放下它,才是修。否则你整天想它那不是抓住它不放吗?

对法表面文字的执著,固守成规,生搬硬套,表现为:总让你觉得实际发生的事或情况与师父讲的法在表面文字上相矛盾或抵触,让人产生疑问,从而动摇对大法的正信。例如书上说“白里透红”,而自己可能没达到或甚至又黑又瘦等。这时本应向内找看自己有什么不足,许多人向外推,觉得“我炼了这么久没效果,这法不行”等。例如《转法轮》上说“因为炼功搞得两口子离婚了还不行”,旧势力就弄一些大法弟子离婚,并让人觉得是因为坚持炼功而导致离婚,来所谓考验。其实这是颠倒了因果,让人忽视了江泽民个人强行发动的这场迫害才是造成和加剧许多这种矛盾的原因。

其实所谓人的基点表现很简单:只看重常人中的一切利益,超越常人的东西在内心不全信或不看重。这些就是邪恶钻空子的地方。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