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亲们的正义声援使不法人员退缩

【明慧网2004年2月16日】我叫王玉珍,女,54岁,河南省南阳方城县赵河乡人。曾因坚持炼法轮功,被两次非法劳教。近日县乡恶人又企图抓走我去“转化班”,在有了正义感的乡亲们的指责声中,恶人没有得逞。

97年2月有一天,朋友拿一本书叫我看,我刚随手翻了几页,看到书中写到“气功就是修炼”,我马上握着书到屋去看,因“修炼”是神圣的,再看书中内容,我就热泪不止,多年寻找的终于找到。从此我开始了修炼法轮大法。

正当全家人受益于大法恩泽时,天有不测风云,99年7.20恶人开始迫害大法了。为了给法轮大法说句公道话,99年10月24日我到北京天安门证实大法。一公安问我是炼法轮功的吗?我说是,他说:那你到车上去。我以为是叫我向领导反映大法真实情况,去就去。

可是却被关到了天安门派出所,接着转到驻京办事处,后被县610拉回看守所。我遇到谁都不忘讲大法真象,给他们说法轮功教人向善,是小人当道,利用法轮功往上爬的人作恶。在看守所关押两个月,叫我看了看劳教判决书,就把我送往郑州十八里河女子劳教所,劳教三年。

在劳教所,我更加见证了邪恶的本质。管教说在劳教所就是叫你放弃修炼,不管采用什么手段。2000年6月份马三家五名邪悟之徒来劳教所做谎言宣传。三天后劳教所里开始了全面邪恶地迫害大法弟子,它们善于伪装表现,会背《转法轮》,有各种头衔,只要对这些稍微放松警惕,就会被邪恶钻子。当时我被迷惑了,写了保证书。二十天后看到师父经文《走向圆满》,我认识到保证书是错的,坚修大法没错,从此以后坚决抵制这种恶行,不写保证书、悔过书,不配合邪恶。

2001年10月释放回家,认识到县610迫害大法太不应该了。同时也是给他们讲真象,主动找到政法委,我说:“不要再迫害法轮功弟子了,法轮功是教人向善的,不然的话,我要马上上访反映情况。”就因为这句话,县610恶警于2001年农历12月22晚又把我抓进方城县看守所,在看守所关押三个月,没有经过任何手续于2002年3月25日又把我第二次送往郑州十八里河女子劳教所,判期一年半时间。当时在方城县看守所恶警叫我准备东西说是叫我回家,可坐上车后,车往劳教所开,我当时问带车恶警:“你们作为堂堂人民公安说话这样欺骗老百姓,还是人民公安吗?你也得叫我给家人说句话。”因我丈夫早死,儿子不上学,小女儿还上学无人照看,这些恶警无话可说。

由于第二次进劳教所,这些管教人员都知道它们转化不了我,只是叫几个包夹人员每天二十四小时看守。在所里它们又采用一种酷刑(束身衣),二大队有三位女同修,不放弃修炼,被用这种酷刑迫害而死。(明慧网都有报道)。

2003年8月5日,我被释放回家,在家不到一个月县政法委书记叫我去“转化班”,我给予抵制。此人看不行,就说了些虚伪的话假惺惺地安慰几句走了。

事隔不到一个月,2003年11月21日市、县、乡、村一伙恶徒又到我家,威胁让写保证书,不写就送到转化班,并拿一份保证书叫我签字。这些人来时车排着队,故意造声势,这时左邻右舍,乡领、乡亲都围上来。我借机大声说:“如果现在签字,早几年前就签了,还要坐这几年劳教干啥,我学法轮功做好人,说假话感到愧对良心。上两次你们骗我说叫我说说情况去几天,可一去就判几年劳教。今天我字不签,不去转化班。”群众被我这一说也有了善举,有的说:“你们来一趟带走人家坐几年劳教,她做什么坏事了,说出来叫大家明白。”因在中国,老百姓敢这样直言,也会受牵连;但是群众有了正义感,也不在乎这些了,议论声不断。

这些恶徒最怕正义之声,在道德、良知、法律面前站不住脚,一看势头不对,个个低头钻进轿车里,发动车一溜烟而去,老百姓个个笑声不断。

几年的迫害使我有家不能住、子女不能照顾,恶人还说我“不照顾家人”,真是强盗逻辑啊!我也呼吁正义之士都能伸出援助之手,你一句话就会使邪恶站不住脚,因为邪恶最怕真象大白于天下。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