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被佳木斯劳教所劫持的大法弟子的家书

【明慧网2004年2月17日】

尊敬的婆婆:您好

很早就想给您写信了,一时又不知说什么好,那么先祝婆婆、老姨、二姨、曲姨及所有的亲人过年好,转眼分离一年多了,这一年婆婆照顾庭庭辛苦了,希望庭庭在您辛苦之余也能给您带来一丝天伦之乐。与婆婆在一起的日子是我很喜欢回忆的日子,婆婆爽朗的笑声、乐观的精神、聪明、勤劳、对老人及朋友无私的奉献,这些都深深地印在我心里。我为拥有这样一位婆婆而感到幸运。其实,我从小对生活的态度就很消极,选择林涛,也是因为他很乐观,那时,婆婆也喜欢我吧,对我照顾的无微不至,我有时觉得自己像住在婆婆家的寄读学生,单纯而无忧虑。

婆婆,其实我从小就沉默寡言,不善言谈,这就造成了后来许许多多的不理解。你们一直奇怪我为什么炼功,因为从小到大就没人教过我做人的道理,妈妈只会护孩子,爸爸总偷偷给我钱花,哥哥从小在奶奶家长到七岁,接回家时我已经五岁了,他不习惯有妹妹,从小到大没喊过我一声妹妹,我们总是打仗,妈妈解决不了,而且心脏不好,一生气、一累就病倒了,爸爸脾气不好,一喝酒就拽着你说个没完,我总想躲着他,和哥哥几个月不说话,就这样,我养成了花钱大手大脚、任性,对待生活消极的不好习惯。

从学法以后,我才明白怎样是个好孩子,应该做个好孩子,知道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能努力约束自己,尽量顺其自然。妈妈从炼功之后,心脏病也好了,达到了祛病健身,爸爸也把烟酒戒了,而且不乱发脾气了,我和哥哥也能和睦相处了,而这一切都受益于法轮大法

从1999年7月20日以后讲到现在太长了,但有两件事婆婆要知道,第一件就是我以前对婆婆讲过的话是真的,法轮大法好,江××集团控制电视、报纸宣传的都是造谣、诽谤,如同文革那样颠倒黑白,挑起群众斗群众。第二件事,那也就是这一年多的经历吧,从2002年5月,警察在没有任何证件的情况下进行抄家,非法没收彩电、影碟机等私有财产,然后未经过任何公开审判,非法剥夺了信仰自由、祛病健身、上访等公民基本权利,把我们一步一步送进了劳教所。

在劳教所里的每一天都不平静,都充满迫害。首先强制我们穿劳教服装,强行劳动。我们是好人,信仰“真善忍”,我们不应该被关押在这里。我们不穿劳教服装 ,警察们就冲进屋,把我们按在床上硬往上套,然后就用手铐把我们扣在床边,坐在一种很扎屁股的凳子上。那时是10月初,天冷又没暖气,套上棉衣,她们就往下脱,一晚上冻得直哆嗦,屁股也硌坏了,就这样扣了半个月。

后来,劳教所让我们坐在另一种扎屁股的凳子上,从早5点起床,除了吃饭,上厕所,每天坐到11点,手放在膝盖上,身子不能动。不时有男干警拎着警棍进行威胁、恐吓,强制看谎言宣传录像,每天只睡四、五个小时觉,就这样在恐吓、疲惫中渡过。就这样不知过了多少天,劳教所把我们分开,一人放一个屋里,只允许坐在地中间一块方砖内,然后对不妥协的同修,用非常残忍的酷刑迫害这些与她们无怨无仇的善良百姓。劳教所警察把我们的两只手从身后边,一只在下往上拽,一只从上往下拽,用一副手铐硬铐在一起,这种姿势很容易把手扣残废了。那一次把我铐抽了,然后恶警们逼我写个“转化”,把我扔在床上就走了,她们只是在意她们要得到的东西,不管我们死活。婆婆,这回你知道电视谎报什么“转化”都是怎么来的吧。

劳教所时时刻刻都在用死来威胁这些善良好人。那些恶警不就此甘休,继续想得到她们要得到的东西。有一天,她们问我悔过日期,我说我没有悔过,炼功做好人后什么悔。她们就打我,然后,又用这种残酷的背扣把我扣在暖气上,那种姿势,坐坐不下,蹲不了,手又扣得巨痛,她们给我垫个小凳劝说,一看不好使,就猛然抽凳子,我一下子疼得要昏过去。那一次左手扣伤了,右手在暖气上烫坏了,烂了很长时间,后来她们不问什么悔过日期了。

这只是发生在我自己这的迫害,而这里的很多人都在这样被迫害,有很多手扣残废了,胳膊废了,没有知觉,像面条一样晃来晃去,有的精神失常。在这种残酷的现实面前,我以前又崇拜又喜欢的妈妈在劳教所被迫害得反过来攻击我,在我最痛苦的时候毫无顾忌、失控似地攻击我,我就感觉看着最精美的东西被毁了,那段日子活着比死了难过多了。

劳教所的环境一天比一天坏,用恶警的话讲,就是叫你死死不了,活又活不太成,她们在本着这个邪恶的命令在做。我们在没有任何办法的情况下只能绝食请愿了,我们没犯法,却被非法关在这里,我们的信仰自由被剥夺了,我们的基本人权被践踏了。那时我的心脏已经不是很好了,恶警们一看到绝食就劝说、恐吓,逼着吃饭,我说绝食请愿是合法的,她们就把我按在床上,从鼻子插管到胃里,灌奶粉。我那时身体虚弱,挣扎不过她们。这里有绝食死亡的,她们看人不行了抬回家,有的就死了。每一次被灌完后,我起都起不来了,缓半天才能起来。我也对她们讲,我说,反正我心脏不好,说不定哪回就灌死了。

第三天,恶警们灌完我之后,乘我不备,用手铐一下铐住我的一只手,我知道不好,赶快挣扎,可她们人高马大,凶狠残暴,我根本挣扎不过她们,她们又对我使用最残酷的斜拉式背扣,我的声声惨叫整个三层楼全能听到。妈,你能想象得到吗?她们对我从鼻子插管灌食,又施以酷刑,又怕把我弄死,急着要在脚上打点滴,什么手段都用了,就这样剥夺了我绝食请愿的合法权利,这只是我一个人的迫害经过,而这种迫害是全国所有劳教所都在发生的,而在社会上又被谎言宣传掩盖了,这就是为什么大法弟子发传单,就是告诉世人真相啊。在没有任何办法的情况下,大法弟子是在冒着生命危险告诉世人不要被谎言宣传欺骗。法轮大法弟子是善良的百姓,她们的人权、信仰自由被践踏,她们在被秘密迫害。呼吁善良的百姓支持、同情她们。

我曾听说过去窦娥冤引来六月飞雪,对耶稣的迫害导致二千多年的战乱,罗马帝国对基督徒的迫害导致了罗马的衰败,文化大革命给许许多多中国人带来心理上难以愈合的创伤。今天全国非法关押在看守所的法轮功学员们就这样被秘密的迫害着,带来的后果也是严重的。

中国的天灾人祸为什么这么多啊?其实已是天在治恶了,“非典”来时,淘汰的人数是相当大的,从国际支援、国内调遣人员、全国上下一片恐怖就能想象到有多少生命悄悄地消失了,可领导者居然还大言不惭地说只死了几百人,传染几千人。我记得电视演中心医院一天就是八百多人,而且持续几个月。这些撒谎的头头们以为人们都是傻子,继续用谎言欺骗,谎都撒到国外去了,不让人们接受教训。妈,你看清了吗,那些传单讲的都是真的啊。

劳教所把历史上所有迫害人的招数都用到了,又要求我们在吃饭前背警训,背完后才能吃饭。这里的管理方式全是执法犯法,打着文明执法的幌子,干着打骂、酷刑、迫害人民的罪恶勾当,所谓的教育就是让你看谎言宣传,强迫说谎。恶警们迫害起我们毫不手软。我们是爱国守法的,是我们的合法权利被剥夺,我们不背,她们就不让吃饭,不让上厕所,在食堂外边冻着。那一次,有一个心脏不好的一到晚上就抽了,又冷又饿,我们连路都走不动了。有一天早上,我站在那就觉得手抽了,脑袋也木了,后来只能坐在地上了。妈,你听说过哪家法律不让人吃饭、上厕所的,对死刑犯都不能用的手段对我们全用上了。再后来,她们收敛了执法犯法的行为不要求我们背警训了。

妈,要过年了,也许你看到这封信时已经过年了,这一年多您辛苦了,请您像以前那样乐观、开朗的对待生活,请您相信您的儿媳没做任何错事,仅仅因为信仰“真善忍”,想做一个好孩子就导致这些迫害,而这些都是出于江××为一己之私而强加给我们的迫害。

以前,婆婆说我胳膊扭不过大腿,可我没想跟谁对抗,只是说一句真话而已,曲姨说我是蚂蚁摇晃一棵大树。那一次,我回家哭了很久,因为很多人还不理解,我想,《转法轮》教我全是做好人的道理呀,我只是尽自己的一份力量。那段日子是在痛苦、眼泪中渡过的。

婆婆,前几天妈妈来看我了,说庭庭很瘦弱,我能想象得到,我在外面想妈妈时也是吃不下饭的,可这一切并不是我的过错,我们是被非法关押的,一切迫害完全是建立在谎言宣传的基础上,如果婆婆对我还有一点心疼,就请告诉你周围的人这些事实吧,同是阳光下的生命啊,请支持和同情这些信仰“真善忍”的善良百姓,仅仅为了一句良心话啊。

妈,您照顾庭庭辛苦了,这几年您承受了很多很多,我现在不能承诺您什么。我已经不是那个衣来身手,饭来张口,对什么都漠不关心,不谙世事的小孩子了,让我们一起坚信正义必将战胜邪恶,谎言终不能总遮天日,总会有雨过天晴,万丈阳光照耀你我的幸福时刻。

此致

爱您的儿媳:小燕
2004年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