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市场里的身影

【明慧网2004年2月17日】在湖北省应城市东马坊菜市场,新的一天开始时,人们总能看见一位三十多岁的小伙子走进菜市场管理市场收管理费,他就是万继祥。

万继祥是东马坊工商所一名普通公务员,与钱打交道,彼此免不了讨价还价,冷言中伤。万继祥抱怨菜贩难缠,菜贩牢骚生计艰辛。双方时有唇枪舌剑来上几个回合,甚至于讲凶斗狠。一方高傲地把收据一掷,一方毛票一甩,不甘示弱。有时耐不住性子,提着砰甩出一句“拿钱到所里取砰”,互相充满了争斗的火药味。

不知哪一天开始,万继祥满脸洋溢着笑容走进菜市场。他和蔼地提醒菜贩交税,面对菜贩的恶语抢白,他也微微一笑,善意劝说。时日不长,菜贩们注意到了他的变化,抽空跟他闲聊两句。

“我现在炼法轮功了,我们师父要求我们炼法轮功的人首先要做一个好人,要按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再也不会象以前一样争吵了。”

有时菜贩故意磨蹭,他索性拉上了家常,聊到自己炼功后,以前患的十二指肠溃疡、腰痛等病都好了。遇到菜贩忙不过来时,他帮忙张罗两下。渐渐地,他和菜贩言词间多了些真诚、友善,彼此心近了,谈论的话题也多了。

“这法轮功真不错,人一学就变得很善。”有人赞叹着。
“菜场尽头堆的垃圾好多次是他清除的,清洁工尽偷懒。”
“还有呢,他还经常义务清扫单位的大院子。”旁边的人抢着补充。

他继续往前收税,人们还在议论,大家都知道了,他曾从一楼爬上四楼帮一位忘了带钥匙的老婆婆开门;单位门房两位老人年纪大,行动不方便,他的身影就出现了。

“小万,跟我把这烂钱调换一下吧,我找给别人,人家不要。”一位农妇模样的菜贩试探地问道。
万继祥已把好钱递过去了。“我还有呢!”“跟我换一下吧!”一会儿功夫,万继祥手中已捏满破损不堪的钱。等收完税,他匆匆忙忙奔银行兑换钱。打那以后,他的生活多了一页内容——兑换钱币。生活里演奏着一曲充满友爱和谐的乐章。

暗无天日的一天——公元1999年7月20日,自从这一天,万继祥那全身散发仁慈友善的身影被恶浪乌云吞没了。
又是黑色9月的一天,太阳无精打采地升得老高了,万继祥没有像往日一样走进菜场,人们的心沉甸甸的:“上次7月23日,他被关了15天,还被强要了200元钱,这次不知怎样。”

终于,15天后,人们觉得15天太漫长了。但他依然如故,脸上挂满了灿烂的微笑,出现在人们欣喜关切的目光中。
“这次公安更狠,逼他交了5000元,简直土匪打家劫舍的。他本来生活得很艰难。哪象这帮江家的强盗。”知情者愤懑在说着。

2000年元月,阴云惨淡,太阳仿佛显不出一点光辉,只是偶尔从黑色云块后透出几缕。万继祥的身影始终没有在菜场出现。
“唉!小万又被抓了,听说是因为他到北京上访,为法轮功鸣冤。这江××不知犯了哪根神经,专整好人。”
“这次小万可被整惨了。”人们的心一下揪紧。“号子里犯人心黑,警察心眼也坏,随便让犯人整他。杂活、脏活全他干,几天几夜不准他睡觉。不让他吃饭,还逼他吃大便,给他灌洗衣粉水,听说他一次次呕吐得脸色都变了。”人们的心里仿佛蒙上了一层霜。

快三个月了,已满四个月了,都五个月了,人们仿佛在等待,在盼望,万继祥身影始终没有出现。
“这么长时间了,不知道小万在遭什么罪啊?”有人惦记着。
“唉,那罪犯人性全无,隆冬雪天逼他穿灌满冰水的鞋,赤脚长时间站在冰水桶里,人冻得哆嗦不止。用烟头烫得胳膊上大疤小洞的。几个五大三粗犯人围着他拳打脚踢,几次被打得昏死过去……说得难受,不说了。”人们的心宛如坠上一块铅一样沉重。
“这些黑心烂肝的土匪要遭天打雷劈。”有人愤恨地说着。

整整六个月,万继祥才走进了人们期待已久的视线。人显得格外清瘦,脸色更加苍白,但精神却很好,那微笑依然和蔼灿烂。人们压在心口的巨石总算落地了。

“人虽然出来了,这次他被心黑手毒的公安敲诈得债台高筑,罚款5000元,押金2000元,生活费2400元,押他回来费用5056元,各位算算,今后他的日子可咋过啊。”人们的心又沉入无底黑洞。
“这完全是‘绑票’的黑道,只是这些人披着警皮,拿着合法的执照。”有人咒骂道。

2001年元旦,他没有走进菜场子,人们的弦绷紧了。没有任何原因和理由,他又被恶人们抓到看守所非法关押,仅仅是恶警们想过一个安稳年,他们觉得象小万这样的人在外面对他们是个威胁。3个月后,他的养父在忧虑中去世,邪恶的家伙们还不忘敲诈一下,勒索了他800元钱才放他回家治丧。
“听说小万这次被他们逼走了,五、六个凶神恶煞般的警察和610一帮家伙气势汹汹地闯入他家又要抓他,他实在在家呆不下去了。”

自此那后,万继祥的身影再也没有在菜市场出现,但人们依然谈论着他,人们也知道他的一些情况:单位原任所长田郁明在万继祥被总共关押的十个多月的时间里,将他的工资全部扣除,他出来也只发他300元生活费。万继祥不幸在2002年5月14日被武汉公安非法抓捕了,因为他身上有法轮功的真象资料。单位现任所长熊长明邀功请赏似地把小万邮寄给他的真象资料交到武汉公安,并要求上级开除万继祥的工作。2003年3月万继祥被判刑三年,关押在汉阳琴断口监狱。

“小万不愧为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即使遭受那么多的魔难也没有屈服。”有时有人发出感叹。
“江××肯定是魔鬼附身,搭错了脉,不然怎么专捏善的。”
“这法轮功肯定会平反,江××在国外许多国家被告上法庭了,它现在吓得惶惶不可终日。”
“那些残害小万的恶警到时可也没有好下场。”

在东马坊菜场里,人们时不时地抬头望一两眼街口,相信万继祥的身影一定会出现。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