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嘴子劳教所奴工内幕:一天十七八小时、有害原料


【明慧网2004年2月18日】长春黑嘴子劳教所共有七个大队,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就有一千多名。每个大队干的活各不相同,我是被非法关押在五大队。夏天一般4点钟就起床了,然后就到车间开始了一天的劳动。有时活要的急,就得加班加点到晚上10点多,这是常有的事。一天去了吃饭的时间都在车间干活,一天要工作十七、八个小时,不许说话,管教不知什么时候就出现在车间门口。另外,这些活的原料对人身体是有害的,有一种非常呛人的气味,还有乳白胶你也说不上它是什么味,有的人对这些是过敏的,人简直都不行,人就是休克状态,心跳加速,血压一个劲地上涨。离开车间要好一些,但整个楼都是这种味,我们五大队就有两个这样的。看到她们非常痛苦,你要问管教怎么回事,是不是这些做鸟的原料有毒,她们不回答你。大多数人都感到身体不舒服,还有贴小鸟的亮片,非常刺激眼睛,因为它是闪光的,呆时间长的人都感到头痛眼睛疼,岁数小的还行,梨树的丁桂香都67岁了。她也得一样干活,吉林有个老太太今年夏天解教回家都69岁了。都是被非法绑架来的,只要你被抓进来,你就得干活。

没有规律说不上什么时间,就让你要听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看录象,听管教讲那些对大法污蔑的话,对师父不敬的话,这些都是强制的。车风县的吕永珍抗议不去听这些,被恶警大队长王丽梅打骂多次,还有一次吕永珍要炼功被王丽梅毒打后绑在床上。不许吃饭,不许上厕所,毒打大法弟子的事情很多。老板来收活,不合格重做。管教一天吆五喝六的,长春黑嘴子劳教所就是用大法弟子给她们挣钱,而且伙食相当不好,都六、七月份了还是海菜炖土豆。有一段时间大米里尽是土拉喀,你都挑不过来,你挑就没有时间吃饭了,因为吃饭包括刷碗才10分钟,简直对不上牙。在非典的时期,天天逼喝一种药,不喝管教的伪善就暴露了,又打又骂,那时血压天天测,不准家属接见,非常紧张,完全封闭状态。夏天有一段时间拉肚子特别多,每个大队要百八十号人,整个门诊都搁不下了,洗澡都困难,几个月都洗不了一次澡,后来在大法弟子绝食、罢工中得以改善。



黑嘴子劳教所敲诈钱财

我是被非法关押在黑嘴子劳教所第五大队的大法弟子,在那里不但要承受大强度的体力劳动,还要备受精神上的折磨。五大队周一是接见日,谁的家属来都是要带点吃的东西,但很难把它拿进来。有专门负责检查的金管教,此管教非常邪恶。有的家属是大老远来的拿点吃的东西被检查出来,都给扔出去就是不让拿。劳教所有她们的小卖店,她的东西要比市场贵一倍,甚至几倍价钱。半个月定一次货,不先告诉你什么东西,什么价,都是先订货后来价,夏天的半袖背心就是24元一件。市场多说就是六元多。

大法弟子的家属也在承受精神上的负担,同时,也在承受经济负担,黑嘴子劳教所是吉林省唯一的女子劳教所,有的家离这上千里路,到这还得给家人存点钱,有的存的多一些,东西带不进来就得花高价在这买,要不然人的身体是受不了的,什么营养都没有,有的人已经骨瘦如柴了。这是条件好的,不好的多。榆树大法弟子崔战云家,土地被抽回去了,家里没有什么生活来源,二年的时间也没有家人给她存过钱,2003年夏天,姑娘来看她,空手回来的,姑爷也是大法弟子,长期流离失所,家里孩子上学,很困难。何止是崔战云一家,有多少人都家破人亡了,这也是邪恶之首的又一迫害大法弟子罪证――“经济拖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