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全县大法弟子自述遭迫害经历

【明慧网2004年2月19日】我从96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经过修炼,我不仅得到了健康,而且心灵也得到了净化,并且家庭和睦,日子过得一天比一天好起来。

自从99年7月20日,电视台、电台、报纸等各种媒体用谎言来诬陷大法,大法弟子们为了澄清事实,通过各种方式走出来证实法,遭到了迫害。

2000年2月23日我因在《和平呼吁书》上签字,被东桥村村委勒索1000元。主要诈款人:村委会书记贾贵,副书记巍凤英。

2000年6月20日因集体炼功被万全县政保大队队长孙喜富、政委张继金、杨玉才、原派出所所长常春荣、许宪廷等恶警包围,送到万全镇派出所,第二天被拘留。我的哥哥担心我,就请苏家桥大队书记武和平帮说好话,请客送礼,请吃饭又交了罚款1000元,6天后我回到了家。--主要罚款人:原政保大队队长孙喜富、政委张继金、杨玉才。

2000年12月19日,因进京证实大法被抓,被送往张家口驻京办事处,后由原政保大队队长孙喜富、政委张继金、杨玉才带回万全看守所,并被原看守所所长常春荣,许宪廷等数名恶警围打。在我家只剩两个孩子时(丈夫到北京找我没回来),东桥村委会书记贾贵领着万全镇、五个村治保主任等人把我的家当全部抄走,两个孩子被吓得不敢呆在家。--主要恶人:东桥村委会书记贾贵。

2000年12月22日,被原派出所所长常春荣送往万全县看守所,后又在2001年1月19日,被政保大队政委李继金,派出所干警许宪廷,看守所副书记孙士斌送到保定高阳劳教所五大队女子中队。

在高阳劳教所我们住在一间既没有暖气,又没有取暖炉的冰屋子里,许多大法弟子的手、脚都冻了,脚肿得穿不上鞋,每天半夜都有睡熟的弟子被叫醒拉出去提审。

1月22日夜,恶警马丙方把我叫到一间暗室,劳教所王大队长让我承认自己是劳教人员,我拒绝,恶警马丽就与一名男恶警用电棍在我脸上,身上来回电击,我的手肿得象馒头一样。--主要恶人:劳教所王队长,恶警马丽。

2002年8月我干活不在家,派出所恶警杨俊闯入我家,当时家中只有一个12岁的孩子。把我墙上挂着的师父照片和自己制作的法轮图拿走。其人事后遭报出车祸把耳朵都撕下来了,但还是不知悔改继续作恶。

在非典期间我给大队副书记巍凤英讲真相被举报。他们因执行610下达的指标,在7月1日我刚干完活回到家的时候,万全镇东桥村委会书记贾贵,副书记巍凤英和治保主任领着万全镇和派出所一伙人闯到我家,镇派出所靳红把我家的师父讲法带和炼功带都拿走了,并把我非法绑架到了张家口市洗脑班。

主要恶人:东桥村委会书记贾贵,副书记巍凤英

东桥村委会书记贾贵电话:0313-4812400
住址:万全镇东桥村东大街24号
高阳劳教所:0312-68161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