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家庄劳教所采取暴力手段对大法弟子野蛮洗脑


【明慧网2004年2月19日】我是河北的一名大法弟子,由于进京依法上访被非法关进石家庄劳教所,经历了残酷的折磨和迫害。现在我把自己遭受的一切及所见所闻写出来,希望善良的人们明白真相,不再受江氏政治流氓集团的谎言的蒙蔽。

我在北京被抓后,政府工作人员到北京接我回原籍。这时,我对他们讲不能迫害大法,这样对他们自己是不好的,他们立即对我进行野蛮殴打,他们打我的头、脸,把我用绳子狠力地捆绑,然后继续殴打,一个人一脚踢在我的左眼眶上,我眼前一黑,险些栽倒。我的手由于强力捆绑而非常痛苦,我要求松一下绳子,遭到拒绝。到达原籍时我的手全麻木了,半年后才基本恢复。到了派出所后,他们又打我,我被送到看守所,在看守所被迫从事劳动。一个月后我被送入石家庄劳教所。

一进劳教所,他们马上逼我写“四书”(即“保证书、决心书、悔过书、揭批书”),我拒绝写。它们就体罚我,逼我蹲着,蹲得腿又疼又麻,我被威胁如不写就加重折磨,并举出各种折磨方法。我实在承受不了,违心写了。后来我表示写所谓的’书’是违心的,向队长讲明情况。队长粗暴地抓住我,推搡我。班长向我提问,我把真实思想一讲,他便用拳重击我的胸部和腹部,使我非常疼痛。有一次班长命令我打其他劳教人员,我不从,他便体罚我,然后问我有关大法的问题,我坚持大法好、师父好,他们大怒,一拥而上,对我拳打脚踢,野蛮地殴打,直到迫使我屈服为止。

劳教所存在着严重侵犯人权的现象。其一是暴力。我所在的中队每天给劳教人员规定劳动任务,有的人晚上完不成任务,便会遭到体罚和殴打,由于得到队长的纵容,班长们随意地殴打劳教人员,有时非常凶狠,如用凳子砸人。我亲眼见到班长抢着木凳,猛砸正在遭受体罚的劳教人员,用力凶猛,令人心惊。劳教人员被体罚后走路几乎走不了,一走一晃,几乎摔倒,惨不忍睹。班长怕“砸坏了凳子”,才停止了行凶。队长曾发下去一个大棒,专门用来打人。和我同班的人就有人遭打。有一次,打人凶手抢棒打人,用力过猛,棒打在人身上后弹回,将凶手自己打伤,大棒这才被收回。

其二,劳教所有超长的劳动时间。通常从早上7点干到晚上12点,除了吃饭就是劳动。劳动时间不固定,但变化不大,有时来了紧活儿,就得通宵达旦地劳动。有一次,普教们被强迫三个白天两个晚上不休息地劳动。有一段时间,大约两个月,犯人被要求天天劳动到凌晨大约3点。有一次上级来视察,队长提前告诉大家怎样回答上级问题,当被问到劳动时间时,要劳教人员回答“四至六个小时”,以欺骗视听。以上就是石家庄劳教所的基本情况。其他中队,情况类似。

石家庄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情况就更加严重。2001年春季,劳教所为了达到所谓的“转化率”,残酷地折磨大法弟子。经历过当时情况的犯人对我讲述女大法弟子们被用电棍电,晚上能听见受到折磨的喊叫声。我所在中队的大法弟子,被殴打、被体罚,有人被强迫不分昼夜地蹲着、“飞着”等,有的甚至被用针刺、用钳子夹、用棉被捂(当时天气酷热)……暴徒用大铁钳猛砸大法弟子的脚趾,使人非常痛苦。一名其他中队的大法弟子向我讲述他曾被钉手指甲的酷刑。一名凶手解教前向大法弟子道歉,讲“都是队长的意思”(指行凶这件事)。还有一名凶手事后对我讲述他们是怎样强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他们的信仰的:有一次,两名法轮功学员坚强不屈,被送到这个中队,它们挑选了6名身强体壮的普教当打手,不分青红皂白先是一顿毒打,大法弟子被打得须有人搀扶才能行走。

讲讲我的亲身经历。以前我写的违反大法的“四书”,我声明作废了之后我被调至法轮功中队集中“转化”(强迫放弃信仰)。中队派邪悟者不分白天夜晚地给大法弟子们灌输毒素,同时不让睡觉。我因此向队长提出抗议,被队长拒绝。我说不让睡觉是讲不通的。队长邪恶地回答:“讲不通可以做嘛。”由于我拒绝参加强制洗脑,我被强行抬至一个房间里,立即用手铐铐住双手,弯着腰半吊在铁床架上。身体的主要重量由两个手腕承受,时间长了我异常痛苦。据凶手讲,我被吊了约一个小时,导致我双手腕红肿,手背紫黑,左手受伤较轻,右手麻木了,半年后才基本恢复正常。承受不了如此的折磨,我再次屈辱地背叛了良知。

后来队长来时,我仍表示坚修大法。队长让我留在普教中队参加劳动。不久,“四书”再次被我声明作废。我在普教中队参加了近一年的劳动,每天从早干到晚。每天从事10几个小时的劳动。有些工种有害人体健康,比如“分拣羽绒”,房间内绒毛纷飞,随呼吸进入人体,伤害着我与其他普教的身体健康,在我的要求下,中队配发了口罩,但劳动保护效果仍不好。时间一长,难免危害人体健康。我们就是在这种恶劣环境下劳动的,有些人一进劳动场地便咳嗽、发烧。

最后,我被调至202中队,这里有许多邪悟者,他们总结出一套邪恶思想,用来蒙骗大法弟子。我被命令坐在桌前的一个木凳子上,而后是不分昼夜地被“谈话”洗脑。我不同意他们的邪说,坚持自己的信仰。看守见我不转变就寻衅折磨我。几天下来,我非常困乏,有时坐着一闭眼、头一栽就睡着了。看守用手使劲捅我,我又惊吓又疼痛。同时还体罚我,命令我蹲着,我的脚蹲得肿大了。由于长期坐着,小腿都肿了。一个看守还用脚踢我,命令我不许动,甚至不许眨眼。我被熬了5天,再次违心妥协了。

在受折磨期间,队长有时进来,我向队长抗议,要求安排休息时间,队长冷漠地拒绝了。有一次,中队传来大法弟子被迫害的阵阵惨叫声。通过这一系列邪恶手段,202中队取得了“先进”称号。

以上是我的所见所闻和亲身经历。我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对不起被谎言蒙蔽的世人,我会在以后的讲真相中加倍弥补。在此我将石家庄劳教所的真相讲出来,让世人知道发生在身边的罪恶,分清是非善恶,选择美好未来。我将坚修大法心不动,在正法中发挥一个大法弟子的作用。

[注:署名严正声明将另行归类发表,以示郑重与诚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