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大法弟子自述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2004年2月20日】1999年7月20日,海南部份学员被无端抄家,甚至被秘密绑架,学员向政府信访办反映此事,相关负责人拒不承认事实,还进一步抓捕大法弟子。我与其他七名学员于7月21日进京上访,7月22日在北京西单被公安抓捕,于当日强制带回。本单位因只有我一人上访,北京总行批评本单位领导要求处理,强迫我做检讨并保证不再上访,我拒绝而被逼辞职。

1999年8月16日我上北京与北京学员在展览馆附近(草坪上)被便衣抓捕,非法关押2天后于8月18日被劫持回海口市第二看守所秘密关押,不准亲人探视,不准炼功,一炼功就打,睡厕所边、睡门边等等,非法关押4个月。当时有邪恶政策:凡坚定不写“悔过书”的要判刑或者劳教。有几名坚持正念、坚持修炼大法的学员被判重刑。宋岳胜被判12年,陈元7年,还有3年、2年的,多名被劳教。

2000年9月、10月间我在四川德阳市罗江县发真相传单被公安抓捕,关押在德阳市看守所,在11个月的非法关押中,恶警叫恶习重的刑事犯看押,不准炼功,一次因炼功打坐被戴上十几斤重的脚镣六天六夜,我是高度近视,双眼视力均不到0.1,不准戴眼镜,并强制我做穿花、挑猪毛的活……8月15日我上庭后,法官私下对我说:“没有办法,这是上头的意思,非判不可,我们只是走一下过场。”

更荒唐的是,在我法庭非法审讯之前,《德阳日报》就在6月份登出我被判刑3年一事,比宣判提早2个月,这一明显违反司法程序的做法。

监狱610组织对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采取的一系列残酷迫害,集中体现了江氏政治流氓集团对法轮功学员实行“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的“群体灭绝政策”的国家恐怖主义。从精神上对我们进行谎言诬陷的洗脑,反复播放诽谤大法和血腥的造假镜头,对其他不明真相犯人进行洗脑,制造对大法的仇恨情绪,用威逼、利诱等手段,以减刑为诱饵,唆使犯人对我们进行肉体折磨,不准我们与其他犯人接触,不准讲法轮功真相,从精神上摧残我们的意志。

2001年9月21日我刚被关押进监队,恶警就令二监区3名恶犯看押,发现我与其他人说话就不是骂就是打,并强迫顶墙,一天只准我上一次厕所,白天是高强度军训。

11月16日下午我看经文被恶犯发现,经文被抢当场被一犯人暴打,并押往‘积委会’,在恶警的授意下,软硬兼施,几名恶犯轮流上阵对我拳打脚踢,逼我说出经文的来源。我不配合,它们用戒尺狠狠打头并强迫我撞墙,当天非法‘审讯’一直到17日凌晨5点,休息一小时后又继续带到‘积委会’非法审讯。16日晚至19日二监区将所有大法弟子都押出来,将衣物、棉被翻出来搜,殴打另几名同修,有的被强迫开‘摩托’(一种折磨人的手法,叫人蹲成马步并两脚后跟离地)一天一夜。我从17日早上至19日早上连续两天两夜被强迫开‘摩托’,四个犯人24小时轮流值班,不时对我拳打脚踢,打翻在地上,并在我脚下垫砖头,任意辱骂、白天吃饭那几分钟也不准坐,致使几天吃不下饭身体极度消瘦、两腿肌肉僵硬麻木,数日不能蹲下,一周后才恢复正常。在3天没睡觉的情况下,19日晚让我休息,晚上一犯人每隔10分钟就将我弄醒,连续两晚如此。因我始终不说经文的来源,于11月22日将我送‘严管队’进行更加残酷的迫害。白天是超负荷的军训,中午和下午其它犯人可休息,我仍要不停地打扫卫生,动不动就被恶语相加、拳打脚踢,致使我左眼镜片被打烂,犯人事后对我说:“是管教邱慎叫我狠狠收拾你的,不能给你空闲时间,不让你背经文,从身体上拖垮你……。”

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严管队关押5个多月后,于2002年6--7月这一个多月时间与另外十几名大法弟子被集中迫害:每天早上8点至下午6点站军姿,在烈日下曝晒,不准上厕所,衣服湿透又穿干,头上一抹全是白色盐粒晒出,7月17日我写一字条给同修被发现,狱警如临大敌,七八个恶警把我单独押在禁闭室,邱慎上来猛扇耳光,将满嘴打出血,还恶狠狠地说:“上一次看经文就该狠狠整你,你又干!”恶警将我的双手反铐7天7夜,关禁闭15天,并威胁要给我加刑。

8月1日我被转入强制洗脑班,与其他大法弟子一起遭受集中迫害。劳教所用各种折磨办法,大搞文革那一套,两个犯人包夹一个大法弟子,与外界隔绝,两个干警负责一个大法弟子,白天站军姿,跑步不准休息,跑圈(1圈150米),中午休息几分钟又是超负荷体罚,饭吃不下,一连九天,晚上还要找去谈话……。同修王晓松被几名恶警轮流暴打,昏死过去弄醒后再打几十警棍,恶警邱慎说:“对你这类××××就是要这样。我们这里啥子器材都是全套的,你可以撞墙,大不了给你拍下来送‘焦点访谈’,又是一例自杀事件”。

在洗脑班上,监狱教育科科长曾××是直接迫害大法弟子的黑手,组织策划过多起残酷迫害的事件,为德阳监狱610骨干。2003年7月调为二监区监区长。

2003年4月份以来,监狱开始新一轮预谋的迫害活动。5月底在大会上监狱长公开宣称:根据最新的司法解释:凡炼功达3次采取严管、禁闭加戴戒具直至加刑的处罚,凡绝食3次者关严管、禁闭并采用强制灌食的办法直至进食为止……,将非常坚定的十几位同修强制押送转监(转广元监狱)。有不配合的同修被防爆警殴打,一部份同修被押送入监队进行集中迫害,有的直接戴脚镣手铐关严管、禁闭。这期间监狱迫害手段主要是采取体罚:长时间跑步与站军姿,三、四个犯人将同修连推带拽地强行拖着跑,并加长时间。

我于9月3日关严管(一个半月时间),4月5日我不站军姿被几个犯人推打,用脚狠狠踢我脚髁处,恶警叫几个犯人拖着我跑步,使身体倒地,连续几天我不配合,分管严管的恶警屠耀明用脚狠踢我,使劲将我按在墙上 。我和另外3名同修被迫从早上7点站军姿,中途不让休息,长时间跑步至中午12:00,10分钟吃饭时间,又强迫我们脸紧贴墙站军姿。下午2:30后又是超负荷军训,晚饭一吃完从6:00一直脸贴墙一直站到9:40,饭量压缩到一天总共不足五两。

同修杨有润要求见监狱长说这是体罚,是违反监狱法的,恶警屠耀明叫3犯人强行将其按在墙上,恶警陈平叫杨有润出去,背着我们叫犯人打他,致使他左耳被打聋听不到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