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握机会讲清真象揭露邪恶


【明慧网2004年2月22日讯】11月14日中午,我去爱人的亲属家送师父的讲法光盘,需坐10分钟的小客车。回来的路上,正好一辆小客在路边停着,我就紧跑几步上车,这时车上的司机大声呵斥“快点”“快点”,我上车后坐在座位上,车里总共有七、八个人,其中一位乘客对女售票员说:“她可能没听见司机的话。”售票员说:“可能是吧,要不一般人肯定不干。”我一见机会来了,我马上接着说:“我听见司机说的了,我是修炼法轮功的,能跟他一样吗?师父告诉我们做事先考虑别人,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你想司机也是着急,停时间长了,警察看见该罚款了,我挺理解他的,他不是有意的,所以我不能生他的气。”

司机变得非常不好意思,连忙说:“你不怕吗?”我说:“怕什么?我在××教养院里关了20个月,你看身上被电棍电的……”我挽起袖子,伸出胳膊让他看伤疤。车上的人都说:让我看看,他们说:“真打呀,为什么?”我说:“就是让你放弃修炼呀,我曾被18个人打了将近两个小时,身上被掐得青一块紫一块,问我写不写保证书,后来又用两根高压电棍电我,那电棍噼哩啪啦闪蓝光,前胸后背脖子没有电不到的,电在肉上不拿下来,直到肉电起泡电烂为止,这块疤就是电棍电的,不是对我一人这样,很多大法弟子遭到酷刑。有的被双腿吊残,有的被打得小脑萎缩,有的被钢针扎手指、脚趾。全国有名有姓的被打死八百多人,十多万人被非法关在监狱。”讲到这,每个人的脸上都流露出惊讶的表情。有的在说××党太狠了,司机就说:“大姐,那你就说不炼了,就不能打你了。”我说:是,如果我写不炼了,它们很快就放我,它们也说你们没有犯罪,就是上边有令,进京上访就抓。可是人活着就应该坚持正义,有敢于说真话的勇气,人不可有傲气,但不可无傲骨,在打倒刘少奇时,唯独陈少敏没举手,康生问她为什么没举手?她说:“这是我的权利。”你知道她没举手,她将失去的是什么,也许是高官厚禄,或许被株连,可是她的浩然正气、刚直不阿的品质却千古流传,难怪胡耀邦总结文革冤案时说:“在这个问题上我们都犯了错误,唯独陈大姐没犯错误。”

讲到这所有的人都点头表示赞同,售票员说:“你们都是刘胡兰。”紧接着我话题一转,我说:“虽然我们遭到酷刑折磨没有屈服,教养院从上到下都佩服我们,也更加敬佩我师父,他们说:‘我真羡慕你们师父有这么多坚强不屈的弟子。’”我抓紧了一切机会,把该说的都说了,这时车上又上来四个人,两个听了真象的乘客提前下车,我又叮嘱了一句:记住“法轮大法好!”。实际上也是给后上来的四个人听的。一会我说下车了,司机和售票员说:“大姐多多保重。”我说:“谢谢你们。”

我于2002年12月28日走出教养院,公公2003年1月8日住院,诊断为肝坏死,面对即将离开人世的公公,我心在想,我一定要让公公明白真象。公公是一位老党员、老干部,刚愎自用、性格倔强。我因进京上访,两年里三进三出教养院,虽然曾经对他讲过我被迫害的经历,并且我的伤都在表面,他知道,可是他害怕,不让我对外人讲。他在外市的一家大医院治疗,四肢不能动,但神智特清醒,不让儿媳妇陪护,觉得不方便。

公公住院四天后大吐血,我坐车去了医院,虽然婆婆、丈夫都在跟前,我精心照顾公公几小时后,我对公公说:“爸,跟我炼法轮功吧,也许会出现奇迹。”公公说:“怎么炼?”我说:“您先听师父讲法,然后您看您能不能修,明天我把小录音机、耳塞机都拿来。”临走时我悄悄告诉他晚上默念:“法轮大法好!”这样第二天我给公公放了师父在济南讲法,一盘带放完,公公老泪纵横,握着我的手说:“爸才理解你,你做得太不容易了,你的师父讲的全是做好人。电视里老讲,我以为你师父说共产党什么不好了呢!这里一个字也没有说共产党,全是做好人呀,师父不传法了,我搭上末班车,我很幸运。我病好了,我也要洪扬大法。”公公的眼泪一直在流。三天听完了四讲,公公拉着我的手说:“你们的大法一定能平反,你耐心地等着,这些(指师父讲法带)都是无价之宝,你好好珍藏起来,不能乱给人,爸不修了,大法要求严,‘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爸做不到,脾气不好。”我知道又一个生命有救了,我心里安然了,我没有再多说什么。半个月后,公公离开人世,我没有留下遗憾。

婆婆是基督徒,虽然13年了,她不守心性,和常人没有什么区别,真是可笑又可怜,对法轮功的敌视真是让我感觉束手无策。但我时刻牢记师父的话:“有熔化钢铁般的慈悲”。今年9月份,她因心脏病住院,我知道这是旧势力利用她在牵扯我的精力,但是我也要好好利用它。我对婆婆精心照顾,做她爱吃的饭菜,然后一有时间我就去其它病房讲清真象,尤其是第一天住院和一个叫周姨的住在一个房间,第二天就要转房间,只有一晚上的时间,决不能错过这个机会。由于我的心完全是为了他人,讲出的话又朴实,我对周姨讲真象的时候,也是在给婆婆讲,告诉周姨为什么楼门洞里到处刻的都是“法轮大法好!”,目的是让你记住他,这样你的生命将会有一个好的未来,听信央视造谣诬陷憎恨大法遭淘汰。那一晚从天安门自焚讲到“萨斯病”,非常透彻,因为时间够用,婆婆不正的思想也没了。20多天,婆婆在我身上看到了那种宽容大度、大善大忍的胸怀(婆婆在公公去世后,为一点小事骂我甚至来我家要打我,我没计较,依然关心她。),对她昔日对我的做法已羞愧难当。我说:“妈,跟我炼法轮功吧。”她说:“不了,我知道大法好,你炼吧,妈都信主10多年了,不能改别的。”从她温和的语气中,我想这回是发自内心的话。

我的邻居,我利用一切机会给他们讲清真象,然后送去光盘,一位邻居没有VCD机,她让我送光盘给别人看,看完又给我拿回来,现在她新买了一台VCD机,第一件事就是向我借师父讲法带。楼上楼下、东门西门、前楼后楼的明白真象的人们对我热情、敬佩。每当我走出去的时候我就在留意周围的人,一次走在小区里,一个修鞋摊围了一堆人,上写:擦皮鞋一元,我就走了过去擦皮鞋,利用这一机会给周围的人讲真象。还有利用洗澡的时间给有缘人讲真象,每当看到一个人来洗澡自己在搓后背时,我就走过去给她搓后背,特别细致地搓,搓完后她都要说谢谢,就此我告诉她我是炼法轮功的,然后讲真象揭露邪恶,讲大法弟子在狱中被迫害的情况。买菜、买水果、买粮,我都是把救度众生放在第一位,有时间多讲,提问题的我就给他解答,收到了很好的效果。

让我们时刻不忘大法弟子的责任,抓紧时间、把握机会讲清真象、救度众生。“大法徒讲真象,口中利剑齐放。揭穿烂鬼谎言,抓紧救度快讲。”《快讲》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