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岁女孩刘倩之死

白血病患童修大法起死回生 校方施压强制停炼五日离世

【明慧网2004年2月23日】事情发生在河北省雄县葛各庄村。葛各庄村小学念三年级的刘倩从2003年11月15日起得了急性白血病,随时都有生命危险。父母在此情况下,相信法轮大法真相传单所讲,带着孩子回家读起大法书。孩子在七天之后完全康复,行动自如。然而两个多月开学后,学校校长得知此事,把孩子送回家中,并扬言除非断绝修炼,写保证书,否则不能上学。在沉重打击下,十二岁的刘倩五日后抑郁而死。

在葛各庄村小学念三年级的刘倩,今年十二岁,2003年11月15日发现耳后淋巴结肿大,服药13天后不见好转。头痛、腹痛、腹胀乏力,颈软,不能站立。去保定检查,透视、做B超、验血,肝、胆、脾均肿大,高烧不退,双肺呼吸音减弱,肝大并回声强,腹部压痛、反跳痛明显,双侧胸腔积水,血常规6.2万,症状加重,呼吸困难。医院下达病危通知单,向家属交待:诊断为急性白血病,随时都有生命危险。晚上两点半病情加重,医院担心患儿出血没有血库便转到省医院。再一次检查和上述病情一样。

父母亲看着病痛中的倩倩却无法挽救女儿幼小的生命,无奈地抱着女儿痛哭流涕。悲痛中的母亲想起曾看过法轮功真象传单上讲一个15岁的女孩患白血病炼法轮功痊愈的神奇故事,毅然决然地对女儿说:走,咱们回家炼法轮功去。小倩倩坚定地点点头。回家后,晚上母亲请来《转法轮》一书,一片虔诚地和小倩倩一起学习。学了三天,奇迹出现了,孩子想吃东西了,并要起床炼功。等七天过后完全恢复了。

这件事如非亲眼目睹,其神奇真是难以置信。孩子的所有亲属无不称“法轮功”神奇。小倩倩如同一只快乐的小燕子,在人群中飞来飞去。她还学会了骑自行车,摔了跤也不碍事,小脸红扑扑的,所有见到她的人谁也不会相信她是一个曾被医院判了死刑的人。父母透过亲属关系曾带倩倩到医院检查,结果血常规4400,一切正常。自康复到今年正月十七两个多月里,病情没出现过任何反复。这情况有据可查,有目共睹。

小倩非常喜欢上学,在患病期间天天盼着能上学,可不能实现。现在身体康复了,终于能上学了。倩倩知道正月十七开学,便赶忙认认真真地赶写完寒假作业。正月十七,小倩倩兴高采烈地来到她久别的学校。

可是等待她的又是什么呢?在学校,老师问:“谁炼法轮功啊?”孩子坦诚的回答:“我炼。”“你不知道国家不叫炼法轮功吗?”“我不炼功早就死了。”孩子被立即叫到校长室,遭到校长的训斥,强行让她保证不炼了,否则不让上学。

倩倩极力向他们解释:是大法治好了我的病。

而学校老师就是不相信,硬说是误诊。天真的孩子很倔强,宁可不上学也不做昧良心的事。

校长要求倩倩的家长到校。

正月十七下午,倩倩的妈妈和孩子一起来到学校。妈妈到了校长室,校长要求其写保证倩倩不炼功的保证书,被倩倩的妈妈拒绝。大法教人心向善,祛病健身,孩子要死的病,修炼大法重获新生有何错?为什么要逼人说假话呢?

妈妈走后不久,下午三点多钟龙湾乡校长杨天祥、村校长徐小黑开车把正在上学的刘倩送回家。因其父母不在家,不得已又把刘倩拉了回去。可是过了大约不到一小时又把刘倩送了回来,在其父母仍不在家的情况下,把刘倩交与邻居便开车走了。

小倩倩见到邻里亲人放声痛哭,幼小的心灵受到沉痛的打击。她哭诉道:他们非要叫我写保证书,我不写,他们就不让我上学。

突然失去上学的权利,犹如当头一棒打破了小倩倩美好的憧憬。

自那时起,小倩倩失去了往日的欢笑,整天闷闷不乐,不吃不喝,父母问什么也不说话,时常哭泣。只要有人一提到“老师”二字,她便非常害怕、气愤、心情烦躁。她对父母说她不想上学了。

当天晚上当地的几位法轮功学员便到龙湾乡校长杨天祥家、小学校长徐小黑家、副校长王玉芹家讲真象,把医院的诊断书给他们看。正月十八那天,乡校长和村校长到刘倩家推委道,他们开会决定让小倩倩先休假,到医院开个健康证明,然后再商量。

当小倩倩看到小学校长徐小黑时,两眼瞪的溜圆,流着眼泪,手指着校长,愤恨的“他、他、他”而说不出话来。她幼小的心灵,对世事变故没有任何防御能力,无法面对这严酷的现实。

令小倩倩一家难以接受的是:得了白血病就必须得死吗?法轮功救了孩子的命不允许吗?非得要我们把钱耗尽、孩子死在医院里才行吗?又有谁能回答他们的问题呢?

此后,小倩倩精神、身体状况越来越差。

第五天,2004年2月12日(正月二十二)那天,她突然神智不清,继而昏迷不醒,骤然死亡。

小倩倩是带着众多的迷惑、满腔愤恨,抑郁而亡的。孩子的父亲强忍悲痛找到学校让老师们去看看刘倩,校长徐小黑患病在家没来上班,副校长王玉芹推说这事她没参与而拒绝到刘倩家。孩子的父母欲找校长说理,怎奈家人惧怕他们受到迫害而极力拦阻。可见江泽民在中国大陆制造的迫害有多么恐怖。人们有冤无处诉。

是谁夺取了小倩倩已重新获得的生命?是谁杀害了刘倩?有知情者评论说,这都是江泽民诬陷法轮功,愚弄老百姓,以高压手段进行镇压造成的。谎言的宣传让人分不清是与非、善与恶、好与坏,连维持人道德的良心都被扼杀。试想,如果江氏不迫害法轮功,会有这样悲惨的事情发生吗?小倩倩本已获得的新的生命会被重新扼杀吗?这是江泽民欠下的又一笔血债。

有消息说,刘倩死亡的第二天,临村学校便自觉揭下了学校墙上贴的那些毒害孩子、诬蔑大法的材料。刘倩的父母在压力下把孩子的尸体掩埋后,多次找到学校。学校以校长患病不在而推脱,刘倩的班主任也不敢露面。

得知刘倩去世的消息,许多熟识她的法轮功学员都很难过,但大家很快从悲伤中走了出来,明白不能让小倩倩白死,要让全雄县的百姓、全中国以至全世界的人民都明白江泽民的邪恶,都知道生命的可贵,大法的美好,不要让这类的悲剧在其他人身上重演。

雄县教育局 电话:0312-5819798 局长:厐法学 电话:0312-5811019 注:其弟厐福学为雄县政协副主席,此人不明真象。
龙湾乡校长 杨天祥 电话:
葛各庄小学 校长:徐小黑 家住:雄县马务头村 副校长:王玉芹 葛各庄村人电话:5769817
葛各庄中学 电话:0312-5769967


给葛各庄小学师生的信:刘倩之死

诸位老师同学们:

事情发生在雄县葛各庄小学。尤其是葛小的全体师生们,您曾经熟悉的刘倩,今年十二岁,三年级学生,去年十一月十五日得病,经医诊确认为急性白血病,是因无法医治,才被送回家,下葬的衣物都准备齐了,等待死亡。

目睹此景,家人含泪捧起《转法轮》给小倩倩一字一字读下去……倩倩奇迹般地从起床、进食、站立到康复、玩耍,其音容身影、出入人群、健康快乐,有目共睹!

恢复后的倩倩满怀求学的欲望,充满美好的憧憬,于正月十七开学那天来到她久别的学校。万万没想到,就因为修炼“法轮大法”好的病,竟被拒绝入学,并扬言除非断绝修炼,写什么保证书,否则不能上学。天啊,犹如闷棒一棍,倩倩小小的年龄、幼小的心灵怎能承受这种精神迫害。她又怎能接受,这又是哪家的规定啊!倩倩含着眼泪问妈妈,妈妈又怎能回答这不是问题的问题呢?妈妈哭了,而倩倩闷闷地躺在床上。

诸位,这又是哪家的理,如此天真的孩童不能进校门,她何罪之有呢?!

令人无比痛心的是,一个健康活泼的孩子,被拒绝入学后一直闷闷不乐,不吃不喝,一提“老师”二字便非常害怕、反感,精神、身体状况极差。仅仅五天,于正月二十二,年仅十二岁的倩倩永远离开了我们。

谁能主持公道?!冤屈的亡灵谁能慰藉?!

善良的人们啊,一条生命的代价应该使您清醒了啊!再不要受江泽民的谎言蒙蔽,再不要麻木,再不要说“形势所逼我们也没办法”,难道人除了维护名利之外就不应该维护做为人来说最宝贵的道义与良知吗?所有参与对小倩倩迫害的人与推波助澜者此时此刻以至永远,难道你们不应该受到自己良心的谴责吗?!


一位学生的心里话

最近在我们身边发生了许多让人痛心、憎恨的事,通过这些事我感到了世间的不公。

在这段时间里,一位患有白血病的小女孩,她就是葛各庄小学上三年级的刘倩。在得知自己将不久于人世,她毅然决然地修炼了“法轮大法”。修炼不过几天时间,她奇迹般的康复了,小倩倩仍然继续修炼,两个多月以来病情从未有半点反复。

正月十七开学那天,小倩倩兴高采烈地上学去,没想到上午校长得知她炼功后,强行叫其放弃修炼,小倩倩说:大法救了我的命,我不炼功早就死了。校长根本不听小倩倩的话。下午把她两次送回家,说只有写了保证书才能去上学。这对于一个小学生来讲有学不能上是多么难过的事。自从那天起,小倩倩不吃不喝,也不说话,经常哭泣,精神很差。

第二天,小学校贴了许多反对“法轮大法”的资料。那一天小倩倩看到到她家的校长,两眼瞪的溜圆,流着眼泪,手指着校长,愤恨的“他、他、他”而说不出话来。谁提到“老师”二字她便非常害怕、烦躁。小倩倩的精神一天不如一天,她告诉父母,她不想再上学了。正月二十二那天她突然昏迷,离开了人世。

大家想一想,难道这不邪恶吗?小倩倩到底做错了什么?一位位堂堂的教师竟对一个还没有任何世事防御能力、刚刚十二岁的小女孩实施这种心理上的攻击,使其郁愤而死。同学们,这就是发生在我们身边的一个小学生的悲惨故事。这难道不值得人深思吗?

同学们,如果这件事发生在我们身上,我们应该怎么做呢?小倩倩修炼法轮大法挽回了自己的生命有错吗?难道我们不应该象小倩倩一样说真话吗?

老师们,如果这件事情发生在你们身上,如果您是小倩倩的家属您会怎么做呢?如果法轮功不被镇压,如果人人都不受江泽民的谎言蒙蔽,如果老师能为人师表、主持正义,小倩倩还会死吗?到底谁是伤害小倩倩生命的凶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