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亲人讲真象的经历


【明慧网2004年2月23日】几年来,我从各个角度,向父母讲真象,却不能将其救度,使我处于无可奈何,失去了信心。

父亲说我:四次进京,一次去长春,两次进看守所。父亲两年的生日,一次我被抓进看守所,一次被抓进洗脑班,是含着眼泪过的。更糟的是我递给邻居、亲戚的真相光盘和资料被送回,父亲对我大发雷霆,不许我在他面前提法轮功一个字,无奈只好提笔写信讲:理解父母对女儿的关心,我炼功绝症都好了,大法被迫害时,我不能沉默,做人不得讲良心吗?上访是公民的权利,是政府迫害了我,使二老间接的受迫害,又写了迫害经历。并讲自焚是栽赃。第二封信,“非典”时期,我写了古罗马的大瘟疫给人的启示。并随信录上师父的诗:《劫》、《淘》。

在早市上我遇到市政府离退休老干部,原患有高血压,炼功后血压恢复了正常。我父亲要去我大弟弟那看胃病,我请那位老干部把亲身受益的经历给我父亲说一下,“你们又都是党务工作者,也许有共同语言”,但还是没有收效。曾有几名功友对我父母讲真象,我想自己心意尽到了,实在不行只有放弃。但有一位同修对我说:你父母养了你这么一个大法弟子,你能救度那么多世人,自己的父母一定要救度。

一次父亲刚到我家,新来的片警也到我家,我对片警讲了炼功身心受益与迫害经历,当我讲到在看守所我被迫害得几次休克时,父亲哭出了声。我说“五书”是父亲怕我在“十六”大前再被抓进洗脑班写的,父亲也承认“五书”写的不对。

我几次提出让父亲看真象光碟被拒绝。但我想母亲两次住院都是我护理,我给同病房护理人员、患者讲真象,念资料,母亲都听到了。我就劝母亲看真相光碟并让母亲劝父亲看碟。正月初八,我和功友给父母放了真象光碟,他们明白了自焚真象,从心里说出了不反对大法。

当父母看到功友从家里拿来的影碟机,买的水果,说出的话语气那么善良,老人被感动了。我也找到了自己的执著:情、急,说话总想驳倒对方而伤害了老人,使其反感。

写出此教训,愿同修对亲人讲真象中做的更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