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省秦皇岛市山海关区公安局副局长刘关生犯罪事实


【明慧网2004年2月24日】我们是中国大陆河北省秦皇岛市山海关区大法弟子及被迫害的大法弟子家属,四年多来,我们这些善良的百姓本着对人民负责,对社会负责的态度,只因向政府、向世人说句真话“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就被恶警不经任何法律程序和手续,非法从家里、路上或工作单位绑架,被抄家,被非法拘留、劳教、判刑。有的被严刑拷打;有的遭受各种酷刑折磨;有的被刑讯逼供要求供出其他大法弟子。秦皇岛市山海关区的恶警,为了达到逼迫大法弟子放弃信仰的目的,不择手段的迫害、勒索大法弟子钱财,有的恶警甚至把迫害大法弟子作为升官发财的手段,疯狂地、完全失去人性地残害同胞,更令人发指的是,有的大法弟子被活活迫害致死。这在世界任何一个自由的国度里都是不可思议的,可在中国大陆却是严酷的现实。

四年多过去了,我们一直善意地、理智地向各级政府、警察、世人讲大法真象。许多世人觉醒了,有的开始走上了修炼的道路;有的知道大法的美好;有的明白了世界上近60个国家政府都允许炼法轮功,只有在中国被禁止;有的警察不再充当打人的工具,偷偷地把收上来的书拿回家看……这是让我们感到欣慰的,因为我们明白自己的同胞将来会有一个美好的未来,那时不会再有做好人而遭杀戮的情况发生。

可是令人痛心地是,极少数邪恶之徒,四年多来,它们一直和大法弟子正面接触,我们多次向它们讲大法真象,它们明知道我们都是在做好人,法轮功只是个信仰,可是在名利的驱使下,它们不听我们善意的劝告,不遗余力地执行着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对待法轮功施行的“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的邪恶政策,仍在昧着良心干着伤天害理的事情,不惜迫害自己的同乡,残害善良的同胞。尤其是山海关公安局副局长刘关生,一直充当江氏的打手,他是迫害大法弟子的主谋之一。

在中国大陆,只要你说句炼法轮功,恶警就可以任意拘留、劳教、判刑法轮功学员,在这里没有法律公正。法轮功学员失去了基本人权、人身安全。在投诉无门的情况下,我们向国际法庭提起诉讼,希望国际社会都关注中国大陆的法轮功学员所遭受的酷刑折磨。早日结束这场灭绝人性的迫害。同时我们也正在搜集迫害大法弟子的恶徒的名单及证据,争取在国内通过法律手段追查迫害大法弟子的元凶,直至把他们送上法庭。

以下是秦皇岛市山海关区610头子刘关生的犯罪事实

刘关生,男,50多岁,1.68米左右的个子,圆脸,体胖,有些秃顶。现任秦皇岛市山海关区公安分局副局长,主管山海关看守所(秦皇岛市第三看守所)。是秦皇岛市山海关区610的头目、迫害大法弟子的主谋和元凶。

四年多来,他为了自己的私利,并想借迫害法轮功捞取政治资本,往上爬,听不进去大法弟子善意的劝告,不顾大法弟子都是在做好人的事实,一直充当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的帮凶,疯狂迫害善良无辜的山海关大法弟子及被非法关押在山海关拘留所的秦皇岛大法弟子。在他的直接和幕后策划下,据不完全统计,仅秦皇岛市山海关区的大法弟子就有170-180人被非法关押,并遭受严刑拷打,刑讯逼供,有的在秦皇岛拘留所一关就是几个月,有的甚至超过10个月,严重超期羁押。有的因为不写保证书被非法拘留7、8次,如果再不屈服就送劳教所。四年多来,仅山海关区就有30多人被非法劳教,有的2、3次被送劳教所进行迫害。

秦皇岛三区(海港区、北戴河区、山海关区)有2人被迫害致死(目前知道的)都发生在山海关区。其中一位是秦皇岛市山海关灯泡厂(现归属秦皇岛耀华玻璃厂)的邳景辉(女),她从唐山开平区劳教所被迫害的奄奄一息时,在她亲属拒绝收的情况下,那些恶人不是赶紧送医院抢救,而是视人命为草芥,扔到办公室后,自己去吃饭,结果回来后人死了。[注:山海关开发区隶属秦皇岛公安局管辖 ]

一大法弟子赵焕珍(男),在唐山荷花坑劳教所被迫害的奄奄一息时,才接回家,被迫害致残。

刘关生和秦皇岛市公安局副局长吕淑利(秦皇岛市610的头子,主管迫害法轮功)及市公安一处的打人凶手王宪增、徐英斌等串通一起,多次在山海关私设公堂,对大法弟子进行刑讯逼供,使用各种酷刑折磨大法弟子。

在2000年春节期间,他亲自参与并调动刑警队到看守所迫害大法弟子,用胶皮棒、木棒毒打,用上绳、关铁笼子、坐老虎凳、吊挂等酷刑迫害30多名集体上访的大法弟子,许多同修被折磨的浑身是伤,多人被打的昏死过去。他们一边用刑,外边却停着救护车,可见他们多么凶残。这是江泽民邪恶集团施行的“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杀”的真实写照。

2001年5月底,又有大批学员被非法绑架,刘关生亲自下令对法轮功学员要“往死里”打,亲自指使恶警对大法弟子施用各种酷刑。上绳、吊挂;上背铐并加塞啤酒瓶,然后又逼迫大法弟子跪在地上,在两小腿肚上放圆木,两个人上去踩压、碾压;用绳子浸泡凉水后用力抽打大法弟子;用电警棍电,用木棒打,用脏布堵嘴,用打火机烧,用烟头烫(至今还有疤痕),更令人发指的是将一个女学员扒光衣服吊打;给一名女大法弟子带“嘴嚼子”,不让吃饭,不让睡觉,体罚等。还把一位年轻的女大法弟子送到精神病院,注射有害的药物。

2001年,先后有3名被非法超期关押的大法弟子出现生命危险,刘关生为了怕家属找,竟偷偷地把她们判了劳教,劳教所拒收。后来在3人身体还没有恢复的情况下,又非法抓捕送劳教所,劳教所不收,他又托人找关系,送礼,送钱买通劳教所收下大法弟子。后来在大法弟子出现生命危险时,才被送回家。

2003年6月初,山海关610和公安局和秦皇岛市610的头子吕淑利、公安一处勾结,再一次疯狂地抓捕大法弟子,对法轮功学员进行刑讯逼供。一时间造成近30名大法弟子被抓,多个资料点遭破坏,损失20多台电脑和许多现金,资料点几乎一度瘫痪。而且还波及到秦皇岛市海港区和绥中的同修。秦皇岛市大约有9人被非法判劳教。

在他的指使下,山海关公安一科、山海关南关派出所、西街派出所和路南派出所都参与了迫害。在路南派出所大法弟子都遭受了严刑拷打,连双目失明的50多岁的大法弟子都不放过。他们用上绳加塞啤酒瓶、胶皮棒、木棒、吊等酷刑疯狂折磨大法弟子,恶警嘴里还说:很长时间没打人了,正好练练拳脚。许多大法弟子被打得遍体鳞伤,有的昏死过去,有的被打得尿血,残不忍睹。当公安内部一些还有人性的干警看到大法弟子被打得伤痕时,都说:山海关的警察太狠了,竟下如此毒手。当送到看守所时,监号里的犯人看到大法弟子身上的伤都哭了,都说现在的警察没有好东西,简直不是人。

秦皇岛市海港区的大法弟子谢景珍,四年多来遭受过多次被非法拘留,后又被非法判劳教,劳教所拒收,她丈夫在邪恶逼迫下和她离婚(现已经复婚),她被迫流离失所,秦皇岛市恶警曾谎称她是“杀人犯”多次通缉她。这次当山海关恶人抓到她时,她被打得遍体鳞伤,当和照片对照时,谁都没认出她,她被迫害的已两鬓斑白,脸被打得都变了形。秦皇岛公安一处到山海关领她时,当时就给山海关一派出所2万元作为奖励。在这次抓捕当中,受到牵连的还有秦皇岛市海港区2个资料点。其中一个50多岁的大法弟子杨玉珠在秦皇岛市公安一处遭受酷刑折磨,被打成重伤后从6楼摔下,被迫害成高位截瘫。同时因受牵连被抓的还有秦皇岛海港区的大法弟子毕艳珍、李子英,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没经过任何法律手续,把毕艳珍强行劫持到唐山开平劳教所。

秦皇岛山海关大法弟子韦丹权在身体很虚弱的情况下,恶警竟走后门将他送进唐山荷花坑劳教所,最后荷花坑勉强收下,不作为劳教人员,只是临时代管。最后被迫害得身体不行了通知山海关610接人,可是山海关610还不同意放人。

后来听说,这次疯狂抓捕被列为河北省“大案要案”,并给山海关610奖励。然而这一切都是不公开的,是见不得人的。

2004年2月10日,河北山海关区朱淑娟、孙玉芝两名大法弟子在山海关南园西楼居民区发大法真象资料时,被山海关一科科长恶警张德月(音)跟踪。两大法弟子被绑架至山海关西街派出所。 2月11日,申蕊芹、还有申蕊芹的丈夫王继长及其子随即也被绑架(王继长父子两人已于今日上午被释放)。资料点的电脑、打印机等设备也被掠走。

另外,刘关生还多次参与多次在山海关小湾办迫害大法弟子的洗脑班,并把大法弟子绑架到那儿进行迫害。多次抄大法弟子的家,多人被罚款,在山海关制造白色恐怖,给许多家庭带来了巨大的精神痛苦。

以上是部分实例,只是知道的一点消息。刘关生对大法弟子所犯下罪不仅仅是这些,每个大法弟子遭受迫害都与他有关。以后我们会提供更详细的消息。彻底追查那些迫害法轮功的凶手,直至把他们绳之以法。

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的部分单位和部分责任人

山海关路南派出所所长张伟民:0335-5179943
山海关××派出所:0335-5035983、0335-5035981
信访办公室:0335-5036393
人大副主席:0335-5036392
山海关公安局 局长,周辉 单位0335─5052196住宅 0335─3060933 13503237666
山海关公安局 副局长,刘关生 单位电话0335─5052315 住宅0335─5057838 13803355509
山海关公安局 政委,吕华春 0335─5062814住宅 0335─3088933 13903358158
山海关区610 主任,丁国来 0335─5051072住宅 0335─5053296
山海关区610 管玺有 宅电0335-5050267
山海关公安局 一科科长,张起跃 0335─5052464
山海关南关派出所 所长,杨延东 0335─5051162
山海关西街派出所所长王建民、王健峰、(姜洋)

遭受迫害的部分大法弟子有:
邳景辉(迫害致死)、侯桂敏(迫害致死)、赵焕珍(迫害致残)、孙玉环、吉淑贤、蔺朝辉、郑向阳、丁建华、慕玉秋、王秀芝、邓春平、 马铁平、张铁春、杨小勇、刘立华、关健荣、晋朝红(音)、韦丹权、何秀杰、何秀华、王井明、楚淑娥、杨安凤、郑志成、门小芳、邓文阳、左洪涛、李健、陈凤春、刘长富、郭洪平、李长兰、高峰、梅英久、朱淑娟、孙玉芝、申蕊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