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劳教所用正念制止行恶


【明慧网2004年2月25日】师尊今年2月15日发表了新经文《正念制止行恶》,我悟到这是师尊以开天辟地都没有的慈悲与佛恩浩荡,给予了我们大法弟子更大的能力在这表面空间显现,从而能更好地制止迫害,警示其它坏人,叫世人不要对神犯罪,救度更多的众生。其实师尊在多篇经文中都讲过这方面的法理。只要大法弟子真正按着师尊的教诲去做,那么在表面空间也能正念显神威。这里我将自己在劳教所用正念制止坏人与恶警行恶的事写出来。

在我被绑架进劳教所之前,我就有过多次正念制止行恶的经历。

比较典型的是2000年10月1日,我在天安门广场被绑架到北京昌平县某派出所时,有一恶警对我进行罚站的迫害后,还要加重迫害。当时我还不知道正念可以制止行恶,可是我背师尊的经文《威德》:“大法不离身,心存真善忍;世间大罗汉,神鬼惧十分。”时,使恶警的恶行受到制止。开始,我在默背,他由站在我的正面逼视我,转到我的侧面小声问我:你在干什么?我说:我在背经文。然后我背出了声,他一听,吓得一句话也不说,掉头就跑出了审讯室,过了许久才回转来,让我坐着和他谈话。打这以后,他对我的态度就大有好转。这是我第一次亲身体验到大法可在表面空间制恶的神奇。所以在没进劳教所以前,我得到师尊的新经文《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时,倍感亲切,很快就将这篇经文背了下来。在看守所劳教所的七百多天里,我几乎天天都要背这篇经文以及其他我记得的师尊讲的法。就是师尊的慈悲呵护和大法的神威,我才能在劳教所内正念制止行恶,堂堂正正迈出了那所人间地狱之门。

一. 发正念,不许恶警、坏人诽谤师尊。

在劳教所内,在与坏人、恶警谈话时,如果他们有诽谤师尊的恶语时,我会用善语劝阻,告诉他,你这样做是很不好的,受伤害的是你。如果此人听劝改了,我可能继续与他谈话,如他不听,我就发正念制止,一般都能制止住他们的这种恶行。对于还能听劝的警察,在跟我谈话时,我就要求他们不要直呼我师父的名字,需要提到师尊时,就说“你的师父”,我告诉他们受益的肯定是他们,我是为他们好才这样讲。在讲这样话时,我发出的是一种很大的善念。这样他们中的大多数都能听劝,不听劝者我就发正念制止,我不能让他们在我面前对师尊不敬。

二. 正念制止邪恶的洗脑

在劳教所,中央电视台诬陷法轮功的内容是逼着大法弟子和其他非法轮功人员看的。在集体看时,我很仔细地看,看完之后,如果要讨论,我就第一个发言,揭露其内容怎样假、怎样骗人、怎样邪恶。一般我说完后,所谓的讨论不是草草收场就是使更多的人明白了中央电视台对法轮功造谣诬陷的无耻。到后来,干脆就不让我看中央电视台这方面的造谣内容了。

但当劳教所要我个人单独看有关诬陷诽谤的节目时,我是坚决拒绝的。

有一次是在劳教所非法办的洗脑班,我住的房间就专门配置了一台电视和光盘、录像带的设备。我坚决拒绝看这方面的内容。他们只好罢休。连续多天时间的洗脑,非但没使我有丝毫动摇之念,反而更坚定了我坚修大法心不动的信念。

以后他们又非法单独将我关押在所谓的“心理治疗室”进行迫害。又提出要我看那些造谣诽谤的光盘录像,我又拒绝了。他们中有人问我:为什么集体看你就看,让你单独看你就不看呢?

我说:这很简单,我很清楚,凡属你们要我们看的有关法轮功内容的片子都是造谣污蔑诽谤,我知道、我清楚,但还有人不知道、不清楚。我在集体看时,是为了给别人讲真象看的。而你现在要我单独看,我早就知道是假的,骗人害人的,有什么看头?非要我看既浪费我的时间,又浪费你的时间,还浪费国家的电,有什么好处……

就这样,在我义正词严的抵制下,在劳教所我从未单独看过一次邪恶的音像内容。

再有,劳教所多次要我看诬陷诽谤法轮功的书籍,我都拒绝了。他们见我不看,就对着我念,我就对着书和念书的人发正念,使念的人很快就念不下去了,停止了对我的放毒。

在劳教所里,邪恶的洗脑招数有多种,我都用讲真象发正念、正念正行来对付,使他们的阴谋没有得逞。反而使许多人觉醒或有所觉醒,知道了法轮大法好,我们师父好。

三..发正念制止坏人行恶

在劳教所,恶警迫害大法弟子最毒的一招是利用有刑事犯罪行为的坏人对大法弟子行恶。遇到这种事,我就用发正念制止。

1. 刚到劳教所时,有十几天不让我们按时睡觉。每天过了晚上12时才让睡觉,早上4、5点钟就要起床。这种情况持续了十几天。我觉得不对,就在晚上睡觉前发正念半个多小时,然后不管牢头的反对坚决脱衣服睡觉,牢头也没办法,只好放弃这种整人的方法。

2. 到劳教所的第一个晚上,有一牢头将我们四个大法弟子叫到一间黑房子里听他训话。他坐在椅子上,让我们蹲在他面前。我当时第一个感觉是:这是不是到了阴间。马上又想,他是什么东西,凭什么给我们训话,应该发正念清除。刚一念完正法口诀,就有人叫那坏人有事,邪恶的训话即告结束。

3. 有一次,有一个坏人用非常恶毒的语言咒骂大法与大法弟子,我就睁着眼对他发正念,当时已经是快吃晚饭了。他先是坐在我旁边的床上,我就正眼对着他发正念,他一下子歪到床上说:哎哟,头好痛呀,头要裂了,说完就跑了。吃完晚饭后,传来此坏人在吃饭时吐了三口鲜血的消息。第二天上午,此坏人高兴地跟别人说,他昨天吐了血,可能有肺结核,这样就可以办保外就医了。那人告诉这个坏人说:你别做梦了,你吐血是因为××(指我)对你发功了(那人认为我有功,指发正念为发功)。此坏人一听这话,就找我问是不是对他发功了。我说:是的,我们叫发正念。他说:我又没说你。我说:我是不是法轮功学员?你这样恶毒地咒骂,该不该得报应?他无言以对,就要我赔他医药费。我说可以赔,但要医生和警察证明是我发功才使你吐了三口血。他可能找警察说了。警察找我谈话时,我就此事表态时说,只要你们和医生都认为他的吐血是因为我发正念引起的,他的医药费由我出。警察不表态,后来就带此坏人出去做身体检查,身体没病。回来后,警察和坏人都不找我赔医药费。我想即使我要赔他们也不敢收啊,说法轮功学员发正念能使坏人吐三口血,传出去,不吓倒许多恶警和坏人才怪!自此后,此坏人再也不敢对法轮功学员象以前那样坏了。

4. 我经常在晚上点名时发正念,有时睁眼有时闭眼。有一次发正念时,一坏人上前想阻止我闭眼发正念,我当时只隐约感到有一黑影向我袭来,就下意识地用右手向上扬了一下,没有接触此人的身体。只听咚的一声响,我睁眼一看,此人跌坐在距我一二米开外,正瞪着一双惊恐不安的眼睛看着我。我随口说道:你去告。他一声不吭地爬起来,回到他自己站立的位置上站着不吭声。

第二天,他悄悄地问我昨晚是不是在对他发正念,我说:是。他说:为什么对他发正念?我说:我不是一开始就对他发正念,是因为他干扰了我发正念除恶,所以才受到惩罚。他说他再也不敢了,还对我说,愿帮我向别的法轮功学员传递信息和物品,我则表示感谢。

5. 有一次,几个坏人围着一个大法学员拳打脚踢,那个大法学员就那样承受着,我觉得不对,就用力大叫“不许打人!”一句话出口,坏人高举的打人的手就停留在空中不动,残暴的殴打即告停止。

6. 我在找警察谈话时,如果对方表现很恶时,我就对他睁眼发正念。有一次有个警察问我在干什么,我说:我在发正念。他说:发正念干什么?我说:发正念是消除你背后的邪恶因素,也就是另外空间的邪恶生命,使你免遭其害。他不吭声了,但过后态度则有明显改善。

……

在劳教所我能经常用正念制止恶警和坏人行恶,是因为伟大师尊的慈悲救度和佛恩浩荡赋予的能力。我基本上每天要背近一万字的经文。无论劳动还是休息时,只要当天没有背完会背的法,都要找时间去背。背法时,三伏酷暑不觉得热,数九寒天也不觉得冷。我不让恶警和坏人随便迫害我,打我不行,骂我也不准。我不听从旧势力的任何安排,我只要按照师尊的教导去做,师尊就管我、帮我、呵护我。我经常对人讲:因为修了大法,我感觉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之一。因为还有许多大法弟子跟我一样是最幸福的人。正因为有师在、有法在,讲真象才有效果,发正念才有神威,才能在助师世间行中展现超凡的能力,才能在救度众生中了却我们的史前洪誓大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