抵制迫害讲真象 正念走出看守所


【明慧网2004年2月14日】我自己觉得,我没有怕心,我正念很足,不存在叫我怕的因素。我是坚定的大法弟子,我就要堂堂正正地出去发传单,贴真象标语,讲真象,别的同修提醒我注意安全,别让旧势力钻空子,同修的话也没引起我的重视,反而说他们有怕心。

那天,送走了上学的孩子,我带上真象传单、小册子、粘贴标语。真象发的差不多了,还剩下标语没有贴,头一张贴的特别皱,我心里就有点纳闷,这是怎么了?但也没停下来向内找,当贴第二张的时候,我看到两辆车停在我贴第一张的地方,自己出了漏洞也没察觉到,第二张又大大方方的贴上了。“我告诉大家,无论出现什么样的矛盾,出现什么样的情况,那肯定是我们自己有漏,那这一点是肯定的。如果没有漏谁也钻不了这个空子。”(《大纽约地区法会的讲法和解法》)

刚贴上,就被他们拽到车上。我当时很镇静没有害怕的感觉,对他们说:“有事跟我说一声,我自己骑自行车去就行了,干嘛动用轿车来接我?”他们都笑了。我便对他们讲真象,但很快他们把我送进派出所。我不停地发正念,也时不时跟他们讲真象,他们说,好你在家练,干嘛还出来干这个?我跟他们说:我出来说说我自己的感受,说说大法的好处,告诉人们,电视上宣传的都是假的、骗人的。他们说那你怎么上这里来了?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我说知道,上这里来送给你们看看,因为你们也是被蒙蔽的,他们骂我。我正告他们:请你说话尊重点!他们继续问:这些是哪里来的?今后还练不练。“今后还炼”!警察把桌子一拍,站起来到我面前说:老实交代,这些是哪里来的?。他想对我动粗,我丝毫没有害怕,用纯正的眼神盯着他。他们抄了我的家,最后把我送进看守所。

天渐渐黑了,看守所的警察让我穿囚服、让我背监规、让我听他们的命令。我不配合他们的一切指示和命令。我就炼功,他们在窗口大叫:不准你炼,这里是监狱,必须听我们的命令,到时间了马上睡觉。我说:我必须炼!这是我睡觉之前的习惯。他们没办法走了。几个犯人向巡逻的汇报:她还在炼。恶警说:让她炼吧。窗子开着屋里特别冷,他们给了我一床薄被子。比我早去两天的一位大娘,是因为没交上税被抓来了,她冻的直哆嗦。我把被子给她盖上。警察几分钟来看我一次,劝我睡觉。我说:我不是犯人不用看我,我不服从你们的命令。夜很长,风很大,但我是大法弟子不会因为寒冷而使我躺下。我背论语、把我所记住的经文都背了一遍,时刻保持正念,不被旧势力的黑手钻空子,我盘腿打坐整整坐了一个晚上。

第二天上午“610”的人来提审我,问我还炼不炼,如果不放弃就准备劳教。我对他们说:炼!到了晚上我继续炼功。当我炼完功后,我又跟他们讲真象,告诉他们我以前身体多病,自从修炼后没吃过一片药,没打过一次针,完全是一个健康的人。又给他们讲真象。告诉他们,我们是世界上最好的人,时刻以真善忍的标准来要求我们自己的好人!

我被关的这几天总是乐呵呵的,没有一点忧愁的感觉。正是因为我的一身正气,才使他们看到了大法弟子与犯人的不同,从隔壁传来脚镣铁链子的哗啦、哗啦声。那位大娘一听到这声音就害怕,饭也吃不下,整天想喝水说心里发干。我劝她,同时给她讲真象。

我站在通风口的铁笼子里大声的唱“古怪歌、得度、法轮大法好”。传来犯人的叫好声:好啊、真好听快再唱。并拍着墙说:你们真了不起!我向他们讲真象。

一有空就背论语、背我想着的经文,到这时我才责怪自己没听师父的话学法太少。经文能背下来的也很少,没有做到每天学法,看书有时思想也溜号,没有做到静心的学。

再有,每当看到大娘吃饭喝水的时候,我想吃的欲望是那样的强烈,肚子里火辣辣的特别想喝水、吃苹果。心想出去后我一定吃个够。我就用被子蒙着头不停地背“修心、断欲、去执著。”第三天晚上,我的肚子饿的有点痛。炼完功后翻来覆去睡不着,我便对胃说:胃啊胃,你是我生命的一部分,应该听我的支配,我是跟随师父下来正法的,我是大法弟子不应该被常人的东西所带动、不应该怕饿怕渴。我要把这部分给闭塞掉,我不敢刷牙、不敢漱口、怕水到口里把握不住自己。

警察对我说:不吃饭给你灌,用机器给你压,看你还敢不吃饭。我微笑着对他们说:只要我被关在这里一天,我就不吃饭。另一个伪善的说:你别不吃饭有什么事咱解决什么事,饿坏了身体自己受罪,到这里来我们就是感化教育你别跟我们过不去……接着又训斥和我关在一起的大娘:她不吃饭就怪你、你劝她吃,她再不吃你就喂她……。我说:请你不要指责这位大娘,每次吃饭她都劝我,这是我自己的事,你不要难为她。

我感觉呼吸困难、身体无力。他们看我这样忙往上级打电话要求送医院,又吩咐人给我做小米饭煮鸡蛋。他们有的说,进这里来还当老爷伺候、给做饭、煮鸡蛋。一会,医生来给我输了两瓶液体。我头脑很清醒,不停地发正念:我要出去,这不是我该呆的地方。

第五天,警察叫我收拾行李办手续。临走时,我对他们说:我告诉你们,修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总有一天会平反的,到时候迫害大法的人必定会受到惩罚的!“你为什么还炼?”有人问我。我说:当初身体不好,通过修炼以后现在完全是个健康人,并且知道了做人的道理,现在大法受到迫害受到诬陷,我不能只想在大法中得到好处,而大法需要我说句公道话的时候,却没有一点正义感!那还算个人吗?。他们说:你最后还给我们上了一课。临走时,有些警察还有点恋恋不舍的样子。

我要做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我要兑现我史前的誓约!任何东西也阻挡不了我!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