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顽疾愈 遭迫害家庭碎


【明慧网2004年2月27日】我在1998年没得法之前,职业是个体户:屠夫。并在社会上染上很多不良恶习,如喝酒,打架, 吃喝嫖赌。还患有百治不愈的皮肤病,奇痒难忍,求治多所医院,不知多少民间药方,家庭收入除了生活费用外,几乎都用在治皮肤病上。就在我求治无门,没有治愈希望,奇痒疼痛难忍,精神即将崩溃,疾病折磨得我想有轻生的念头。1998年6月,一次偶然的机会我有幸得到李老师的高德大法《转法轮》。从那时起我走上了修炼大法之路,多年的皮肤病不治自愈,在修炼之前养成的恶习都改掉了,家庭和睦了,邻居也友好相处了,做生意当中顾客说我变好了。市场收税的也说我变好了。

修炼不到一年时间,自我的感觉是:自己的心灵上有很大的提高,我时时处处都能按法轮大法的法理要求自己,主动帮助别人,做任何事情都能先考虑别人,我真的就按师父讲的法理去做,先他后我,做一个无私无我的人。觉得自己活得踏实,活得有意义,更知道自己生命存在的意义,在这里我是难以用语言表达出来,总之,各方面的受益非浅。

是李老师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是大法改变了我的人生,给了我一切。并使我真正在人生中,社会中懂得了怎样做一个高尚的人,更好的人。因为我得法比较晚,还不到一年江氏集团一伙为了达到对法轮功迫害的目的, 并且封锁了国家所有电台,电视台,广播,报纸等利用所有舆论工具造假宣传蒙骗全中国人民和世界人民。

因为当时我们没有地方讲真话, 只有利用传单和口述向广大世人讲清我们是被迫害的。我讲真相时,到一家复印社,不断向女主人多次讲真相, 使她明白了法轮功是无辜被迫害的真相,使她有了正义感 ,愿意帮助我。后来,某同修去天安门向世人讲真相, 被北京公安局绑架后,在恶警的迫害下没有承受住 ,把我和复印社全部告诉了恶警,导致了复印社女主人也被公安局政保科科长张福林等人绑架到公主岭看守所,也遭到了严重的迫害和勒索。

在2000年11月份的一天下午,三个恶警突然闯进我们家,为首的是政保科科长张福林,它们进屋就是乱翻一气,什么也没翻到,最后把一本《转法轮》和一部传呼机抢走。走到屋里走廊里我看见一个恶警从兜里掏出一张带泥土的大法真相传单来,问我这是什么?你在哪复印的?我说你们从兜里掏出来的陷害我,它们看我揭露了它们,就凶相毕露,然后把我和妻子一起绑架到公安局,对我大打出手,威逼我说出真相资料的来源,我继续揭露它们,它们没有履行任何法律手续将我强行送进当地看守所。非法关押了我一个多月,失去了正常生活和自由,不让炼功,不给吃饱饭,使我的身体和精神受到极大的折磨和摧残。在看守所非法关押期间张福林和其它两个恶警提审我三次,张福林还破口大骂威逼恐吓我,让我说出和我有联系的同修,我就是不说,当时我只有一念,无论如何我也决不能出卖同修,它们三次提审我一无所获,在没有任何法律手续,非法强行将我送四平劳教三年。

在四平劳教所里恶警残酷迫害大法修炼者,那里的管教张晓伸是充当江泽民一伙的打手。他指挥犹大帮教迫害大法弟子,并威逼写三书,不写的就不让睡觉,用电棍电,木棍打,拳头打脸,用胳膊肘捣胸,等残酷手段进行迫害大法弟子,姜文彬当时就被恶警张晓伸打成严重内伤吐血,生命垂危。劳教所怕担责任,将姜文彬无条件释放回家。还有李奇,张界山等大法弟子,都被恶人张晓伸打伤不能走路,上下楼得用人背着走。

我被四平劳教所残酷迫害四个多月,身体和精神都遭到极大的摧残,满身出脓,出黄水,一切不能自理,内衣全都粘在身上,上厕所得用人扶着走,蹲不下,非常痛苦。

吉林省劳教局来了几个邪恶官员,来劳教所检查,其实是来劳教所指使那里的恶警升级迫害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的,要求达到百分之百的所谓转化率。后来劳教所里一名大夫向他们提出我的情况,对它们说:像我这样的如果再不及时治疗,怕有生命危险。当时他们怕担责任,同意给我办理保外就医,我才得以释放回家。回家后,苇子沟派出所赵所长等恶警到我家威逼我写保证书,按手印,照相等无理要求。当时我们决不配合它们的要求,就撵我们搬家,现在我们全家被迫流离失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