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春大法弟子孙长德仍被吉林监狱劫持迫害


【明慧网2004年2月27日】修炼前,我曾患风湿病、骨质增生、肺结核、妇科病等多种疾病,是有名的药罐子。整日强打精神,真是生不如死。而且,我丈夫孙长德身体也不好,喝酒、抽烟,这一切使我们的生活陷入危机。就在这时,1996年的3月份,我们喜得大法,按照大法的要求,修炼“真、善、忍”,不久,奇迹出现了,我所有的病都不翼而飞了。我丈夫不但戒掉了烟酒,身体也越来越棒,我们一家人生活美满幸福,成了很多人羡慕的对象。

99年7-20之后,江泽民邪恶政治流氓集团不顾事实,对法轮功进行造谣诬蔑,发动了灭绝人性的血腥镇压。作为身心受益者,我们利用宪法赋予的权利,我和丈夫到北京上访。可万万没想到,江氏政府不许百姓说话,警察把我抓回来就关到了拘留所。我们想不通,因为我们没有做任何违法的事,我们修炼真善忍没有错。我丈夫孙长德在2000年3月份又一次上访,警察野蛮对他拳打脚踢,并再次把他送到拘留所。期满后,二道区和顺派出所户籍员张顺把他带到派出所,叫家人在楼下等着。把他叫到楼上,找来一个身材高大的打手,问他还炼不炼,上不上访。他说炼,就这样恶警对他又是一顿拳打脚踢,打得他两眼冒金星,头被打起几个大包。打完后,才放回来,并命令我们一周之内必须搬家(我们租房住),让我们搬出他的管辖区。就这样我们被迫搬了家。

2000年9月9日下午3点左右,二道区政府的马骏、张贵福科长带领七八个恶警闯进我家,搜走了大法书籍和我的身份证,拿走了我炼功用的垫子和证实大法的横幅,并非法绑架了我。他们把我两手腕铐上,对我进行拳打脚踢,疯狂地打我耳光很多次,我的头上被打起几个大包,最阴狠的一招是让我站着背铁椅子,整整背了一宿,不让我眨眼。第二天,他们把我送到铁北看守所,在看守所,长春市公安局一处刑警大队的警察对我一次又一次折磨,让我坐在铁凳子上,往我的身上浇凉水,还用电棍电我,我的身上起了数处水泡。

在看守所关押了三个月后,又非法判我两年劳教。这期间二道分局还不断到家来对我的孩子和丈夫进行骚扰,晚上很晚了,到我家搜查。这样,丈夫被迫扔下两个未成年的孩子离开家。就这样,一个温暖的家庭被拆散了。

2001年正月十四,孙长德又一次被绑架。在看守所期间,警察经常审讯他,并把他提到看守所以外的地方审讯,用酷刑逼问口供。一年后,长春市南关区法院非法给他判了十年徒刑,送吉林监狱关押至今。在酷刑折磨下,他的身体受到了严重摧残,原来180多斤的体重,现在只剩110斤左右了。非典时期,迫害尤其严重。我们无法了解到他在里面究竟受到了怎样的虐待和酷刑折磨,只看到现在的他已经成为一个手脚不好使、生活不能自理、严重贫血、眼睛模糊不清、不能行走、患有严重传染病—肺结核、腰椎骨质增生、心率过快等多种疾病的废人。2003年5、6月份时他曾昏死过一次,家属要求办保外就医,可吉林监狱管教张××说:“只有两种情况可以办理。第一种是家里有钱的,没病都能办;第二种就是回家后呆不了几天就得死亡的,只有这两种情况能办保外就医。”就这样,孙长德至今仍被关押在吉林监狱遭受着迫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