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春市黑嘴子劳教所的更多暴行


【明慧网2004年2月25日】黑嘴子劳教所是女子劳教所,近几年关押了许多法轮功女学员。该所有七个大队,其中四大队是劳动大队,用疲劳战术(每天劳动十三、四个小时)和各种酷刑逼迫大法学员放弃修炼

劳教所规定劳教人员要写思想汇报,有学员写“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管教让她改了,她不服从。管教就把她带到管教室,用铐子把她铐在床上,再打她、用电棍电她。

大法弟子刘庆杰被非法劳教三年多了,已经超过期限了,还不释放。从进所开始,刘庆杰说,我是大法弟子,是按照“真、善、忍”大法修心向善的好人,不是犯人,不穿所里规定犯人穿的衣服,不戴犯人戴的名签。管教王姝风就把刘庆杰个人从家里带来的衣服藏起来,强制给她穿犯人穿的“教服”。刘庆杰找机会把“教服”脱下来,管教又强制给她穿上。刘庆杰把戴的犯人名签撕下来,管教又叫人给她钉上,刘庆杰就再撕下来。管教强迫刘庆杰看诬蔑大法的录像,她不去,就硬拖去,拖了几次刘庆杰还不看,管教一看没办法了,就不叫她看了。其间,邪恶管教多次给她动刑,用竹板、塑料板打她的脸,用电棍长时间电她。但无论恶徒怎么折磨,大法弟子刘庆杰就是不屈服。

大法弟子朱喜玉被非法劳教两次,第一次一年期,超期一个月才释放。邪恶管教为了逼迫她放弃大法,四小队管教王晶打她,用电棍电她,把她电昏死过去一个多小时。

朱喜玉出狱以后,坚持修炼大法,再次被劫持到劳教所,毫无道理地再次劳教二年。朱喜玉绝食抗议无理迫害,五小队管教张淑华就把她单独关在一个房间,上了死刑床,全身呈大字型绑(铐)在床上,强行给她野蛮灌食,胃管插到胃里十几天不拔出来,硬说她有心脏病,强行给她打针,怕她自己把针拽下来,把她打针那只手五个手指头用胶布缠在一起,全身动不了,灌食、打针、拉撒全在床上,极其痛苦。打针那只手肿起来像馒头似的。张淑华管教还威胁说:“给你十天考虑,再不老实,我折腾死你。”

管教经常对朱喜玉非法用刑,夜里经常听到她痛苦的叫声。我们住宿在六层楼,夜里经常听到楼下管教嗷嗷的叫骂声、电棍哧哧的电人声和大法弟子喊“法轮大法好”的声音。

管教也知道用酷刑转化大法弟子是犯法的。(刑法第248条明文规定“监狱……监管人员对被监管人进行殴打或者体罚虐待……分别判三----十年有期徒刑……”。这些管教明知故犯,执法犯法。为了掩盖她们的邪恶暴行,行恶的时候都是把人带到管教室或单间毒打,一边打你一边说:“回去不要到车间乱说呀,说的话下回我还找你,你说别人电你了,谁电你了?谁打你了?谁给你当证明?”

恶人表面上气势汹汹,心里虚得很,污浊得很。

大法弟子经常给劳教所管教以及其他人员讲真相、讲大法修炼中的美好,讲“善恶必报”的因果关系,告诉她们,不要再迫害大法弟子了,做恶太多是要偿还的。人不管在哪个职位上都要有良心,要能分清是非、善恶、好坏。不要做坏事,害自己。许多对大法行恶的人已经遭受恶报了,有的还上报到了父母,下报到了子孙。在此正告这些队长们(大队长关威、副大队长张桂梅、小队长张淑华、刘志伟、王姝风、冯小春、王晶),不要被人利用,再对大法弟子行恶了。

你们的罪恶已经上了互联网“恶人榜”,记录在案了。历史的许多次教训够深刻的了。1978年4月5日清明节时,北京市公安内部枪毙了一百多个警察。现在镇压法轮功是江××的个人意愿,你们跟着他行恶,将来江××被推上历史的审判台的时候,你们不也得跟着他承担罪过吗?

我写这篇文章的目的是要求你们立即停止对大法弟子的凶残暴力,无条件地立即释放所有被关押的大法弟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