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恶警利用精神病院迫害无辜


【明慧网2004年2月27日】明慧网上关于马新星遇害的报导中提到马新星1999年曾被关押在精神病院迫害。其实,把坚持信仰、坚持到北京向政府和世人反映意见的炼功人送入精神病院残害,也是上海警察常用的招数。

曹国鑫,交大动力能源工程学院教师,在1999年迫害开始后也曾受过同样的迫害。曹国鑫被精神病院关押一段时间后,在残酷迫害中,被迫表态不再修炼。之后即被放出精神病院,出院后一天早上出门买菜时因车祸死去。精神病院暗无天日摧残给人留下难以愈合的精神创伤,不能说与这次车祸没有关联。

当时交大校委副书记陈龙、动力能源工程学院副书记曹友谊及交大保卫处纪和李两处长及手下警察对把曹国鑫送精神病院这件事上,是有责任的。曹国鑫去世后,动力能源工程学院院总支在学院教师中发动了对曹国鑫家属捐款进行帮助。但人去不能复生,一个生命被迫过早离世,其中的损失靠捐款一次又如何能够弥补得过来呢?

另一位交大炼功点的学员杨学勤也是在99年时被关入精神病院,杨学勤1999年7月上访被抓回后被徐汇区公安无理送进了精神病院。2000年初再次进京时在北京房山区被非法拘捕。2月18日因跳楼逃离拘留所时头部受伤,经北京房山的医院救治,脱离了危险,已在康复之中了,可正常与人讲话。但2月24日晚十多个警察来病房单独向他通宵‘问话’。第二天一早,人已离奇死亡。这一伙来问话的警察有凶手嫌疑。北京房山当晚在病房夜审杨学勤的恶警和上海第三劳教所的有关恶警,分别在杨学勤和马新星被迫害致死的两个案例上有杀人嫌疑。

而杨学勤和马新星及曹国鑫这三位在交大炼功点炼功的弟子,1999年8月之后被送精神病院,并被强迫服食危害大脑的药物,对这种惨无人道的迫害,交大党委、保卫处、上海文保警察及曹国鑫所在院系的总支副书记,还有徐汇区公安分局及相关派出所的相关警察是有罪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