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狱中喊真象


【明慧网2004年2月28日】今年1月2日,我到一商场讲大法真象。由于没有意识到的“有求之心”,加之忽略了发正念,被邪恶钻了空子。便衣举报,七、八个巡警当众将我绑架到办公室,又转到了当地派出所。我拒绝回答他们的所有审讯。同时给他们讲真象,发正念。

到了晚上九点多钟,派出所的所长告诉我:“你没什么事了,分局的局长同你谈谈你就可以回家了。”我要回家的心很切,就答应了。上了他们的车,一出门,两辆大车堵了路,我感到不对头,一定是师父点化不能去。而当时我被夹在中间,左右都是人,心想“下车很难”,加之又想:“他们又无我的什么证据也不能将我如何。”这种“人”的想法和侥幸心理,使我失去了下车的机会,随车到了公安分局。

所长下车了,两个人看守我,我还在向他们讲真象,也根本没想到下车离开。所长回到车上,告诉我:“由于没有审讯笔录,想搞你劳教也做不了,判你15天治安拘留。”我一听,大声说:“你们随便拘留人,这是违法行为。”我要下车回家。他们硬是拽着,拉着。到了拘留所,我不下车,他们将我抬了进去。这时已是深夜2点多钟了。开始,我还有不想被他们抓的怕心。真到了这里,我的怕心反倒没有了。我进去后,根本不听从他们的,对着大院里的所有监仓,大声地讲着大法被迫害的真相。正念正行中展示的大法的慈悲与威严,使得那些人根本就拦不住我。我将真象讲得差不多了,他们上前,要我进仓,我不去,几个人拽着我,我大喊:“法轮大法好,修大法无罪,我不接受迫害。”我被拖进了监仓。

当天晚上,静下心来,我想,三年的劳教,无尽的苦难都没有将我“转化”,怎么还有这样的难?修炼人遇到任何事情都要向内找,我想,一定是我的什么心,让邪恶钻了空子。师尊《在2002年美国费城法会上的讲法》中说:“虽然有旧势力的存在,可是你们没有那个心,它就没有招。你正念很足,旧势力是没有办法的。”从整个正法到现在,四年多的磨难,我们都应懂得了这难是怎么回事了。相生相克的法理告诉我们,没有那个心,也不会有那个难。我必须找出自己执著有漏的地方。

我明白了,我的讲真象,带着“干事”的执著。明明出家门,就有可讲真象的对象,可我去执著地舍近求远,专跑到什么地方去讲真象。到了那里,明明见到门里门外都有是巡警,却还去讲,这不是“怕不怕”的问题,而是有求了。而且到了派出所,“一定要回家”的心太强了,又是一种执著,其中包含的是为私为我的心。这种心,干扰了我对事物的判断,才会相信邪恶的谎言,以至于接受邪恶的迫害——同意去公安分局,这不是自己求来的吗?师父的法身与护法神对你自己所求的也是阻止不了的啊!

师告诉我们:“大法弟子,什么是大法弟子?是最伟大的法造就的生命,是坚如磐石、金刚不破的。”(《在2003年华盛顿DC法会上的讲法》)我想,若我被关在这里,讲不了真象,岂不正是配合了旧势力的安排了吗?我要继续讲真象,怎么讲?仅给同仓的几个人讲太不够了。这里关押的一万多人,无论什么原因,他们也应有获救的机会。于是我决定“喊真象”了。

简短化,以便可以喊出来。于是一清早醒来,我就开始“喊真象”了。用常人观点看,我这样一位教师,平日也是“斯文”惯了,真要开口喊(情急时喊是容易的,平静下来,却难了),犹豫了一阵,最后想到:“我是法开创的生命,一切为了法而来,一切为了救度众生而来,有什么放不下的!”于是我每天“喊真象”了。无论干警怎么威胁,怎么责骂,我一概不理,定时发正念后就开始喊。什么上级领导来,什么公安局的来,各地派出所的送人来,我都不错过机会喊真象,扫垃圾,送水送饭的也都知道了真象的内容。

“喊真象”的过程也是心性提高、净化、升华的过程。我开始喊的几天里,喊完马上就有人开始骂起来了。一个干警也说:“骂人家迫害法轮大法下十八层地狱,你们不是做好人吗?怎么还骂人?”我回答:“这不是骂人,这是真的,而且后果比这还可怕。”这时还不悟。师尊告诉我们:“任何在讲清真象中谈高了都是不理智地在起破坏作用。”师在梦中点化我:火太旺了,将电视机烧坏了,要重修。这时我才意识到讲高了。而且我还意识到,“我这是来救人来了,还是来发泄怨气威胁人来了?”我的基点真的是做到了完全为了别人,为了救度人呢?还是在这威胁中包含了要求个人获得自由,为私为己的心?我们是从旧宇宙走向新宇宙的生命,旧宇宙生命那为私为己的本性,常常是我们意识不到的,而又是那样方方面面牵扯着我们。我们的路其实是很窄的,一旦偏了会破坏大法形象,我要挽回损失。

这时,我要求自己把基点完全放在为了别人好,完全为了救度众生,尽量在口号中将大法的威严与慈悲同时体现出来。我调整了口号的内容,在喊之前,发正念清除自己不好的思想念头,和各种观念的干扰。

这样,我以最纯净的心态去喊真象,我面对四面的监仓喊,也面向宇宙空间喊。一声声“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的话语,响彻寰宇。我感到自己是在用全部生命和心血在喊。师父的加持,正神的帮助,我只要一喊,喧闹的四周顿时安静下来。我在用对师,对法无比的崇敬,对众生无量的慈悲在喊。万物都仿佛在倾听这恒古等待的声音,在企盼获救获度的万古机缘。

我喊:“还大法清白,还大法师父清白,还大法弟子清白!”
我告诉众生:“我们是被栽赃陷害的,电视上是找人冒充的。”
我告诉他们“我们为什么被迫害,告诉他们迫害‘法轮功’的罪魁祸首江泽民,已被国际法庭起诉了。他们有的被判有罪了!”

我每天都喊几十次,喉头喊到哑了,说话费劲,但一喊,声音仍然是响亮的。干警跑来告诉我:“你别喊了,再喊我也会跟着喊起来了。”两边隔壁监仓的,一听我喊上句,她们都会喊下句了,也跟着小声喊。我出去晒毯子,男仓的人拥到铁门口,也喊:“法轮大法好!”有的还喊“法轮大法万岁!”

我真正体悟到了大法的威力,师父法身和正神的帮助,一个常人的口号,能有如此大的威力吗?这也应证了师父的话:“讲真象中你们讲出的话中、打出的能量,起着震慑与消除邪恶的作用,你们是世上生命留去的关键。你的话如果很纯正,真的一下就打到世人的思想最深处去了,一下就能叫世人明白。”(《2000年亚特兰大法会上的讲法》)

因为师父的呵护,加持,点化,我自己的正念正行,15天后,我顺利地,无条件地被释放了。(以前拘留大法弟子,都要写什么“书”,才放的)。我去男仓处拿我被没收的鞋。门口都拥了许多人,他们都在重复着我喊真象中的话,有的还问,怎么联系,怎么炼功?

我明白,这些人有救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