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中的足迹

一位大法弟子的护法经历

【明慧网2004年2月10日】这里讲述的是大法弟子华明(化名),在邪恶的劳教所舍身护法的亲身经历。

2000年元月华明因进京上访,被非法劳教两年,被绑架到了太原市镇城劳教所,期间因抗议被非法关押,曾两次绝食。被劳教所以“顽固不化,抗拒改造”为由,将其转到离家千里之外的山西永济县虞乡劳教所。一年后,“610”在全省统一行动,将各地区所有被非法劳教的大法弟子都集中到太原新店劳教所集中进行迫害。这样一来,他又被送到了太原。

一. 抗议邪恶行凶

2001年6月,华明被分到二中队,在刚下队的第三天,队里就发生了殴打大法弟子赵天林的事件:赵因拒不配合三个包夹(吸毒劳教人员)的无理要求,遭到了野蛮殴打,被打得眼眶黑紫,鼻青脸肿。华明看到无辜的大法弟子被打得满脸伤痕,心里非常难过,认为这不是同修个人要过的关、该承受的难,只是因为身为大法弟子就遭到不应有的迫害,这是邪恶针对大法和大法弟子的迫害,若不扭转这种状态,邪恶会更加肆无忌惮地行凶。我们不应消极承受,一定要把这个环境正过来!另外两名大法弟子曾先后通过口头、书面等方式向中队干部反映过此事,但他们表面应允要调查处理,实际上却是不闻不问,敷衍了事,打算不了了之。因为打人的包夹就是他们安排来用以监控、迫害大法弟子的。在多次反映无效的情况下,华明决定用特殊的方式——绝食来制止邪恶行凶、震慑恶徒,以正环境,于是华明开始绝食。中队领导一看就急了,怕出事,担责任,便找华明“谈心”:“你为什么突然不吃饭了?”华明说:“不是我不想吃,而是吃不下去,当我看到赵天林满脸的伤痕,实在是吃不下去!”中队领导不解地说:“人家挨打的还在吃饭,你这没挨打的却不吃饭了,又没有打你,你这是何苦呢?你先吃饭,事情会处理的。”华明说:“问题不在我这,解铃还须系铃人。中队什么时候处理此事,我什么时候吃饭。”并要求保证以后不准再打法轮功学员。无论干部们怎么劝说,华明就是坚决不吃。后来的,华明绝食抗议之事传到了大队部、管理科,到绝食的第三天上午,大队长、管理科长都来到二中队做华明的工作,劝他进食,并再三向华明保证一定要严肃处理此事,华明这才泡了一包方便面。

就在当天下午,二中队全体劳教人员一百多人停止出工,专门召开大会,中队领导、大队领导全部到场,让打人凶手当众作了检查、承认错误,中队领导又宣布扣除其当月奖励的天数,以示惩罚,并明确表态,以后不准再发生此类事件,如再发生一定严肃处理。

通过此事,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受到鼓舞,邪恶被震慑,环境得以改变。此后,直到华明获释回家前的近一年中,在这个中队里再也没有发生过殴打大法弟子的事件 (普通劳教人员挨打很普遍) 。

二. 揭穿邪悟者的面目

2001年7月,新店劳教所为提高所谓的“转化率”,从北京找来一个邪悟者邓金华。此人曾在北京团河劳教所被转化,出来后又助纣为虐,帮助邪恶的“610”搞洗脑。一天下午,在三中队(转化队)大教室集中了所有大法弟子,强迫让听这个邪悟者的所谓“演讲”。这个小丑当着百余名大法弟子的面开始宣扬那一套邪悟,利用谎言、歪理来迷惑、欺骗大法弟子“转化”。那一段时间由于看不上新经文,又长期学不上法,而这个小丑的那一套歪理又有很大的迷惑性,致使一部分学员被其蒙蔽,受了干扰,甚至还为其鼓掌。华明看到此情况,认为不能再让他继续诽谤恩师、歪曲大法、散布谎言、歪理来动摇众多大法弟子的正念正信。此时会场内外坐满了名个中队的干警、大队长、教导员、教育科长、管理科长、所纪检书记等,气氛非常邪恶、压抑,华明毅然地站起来,打断了那个犹大的“演讲”,坦然地对他说:“对不起,请原谅我的打断。”这时前面马上站起来一个教导员,立即过来按住华明的肩膀用力向下按,厉声喝道:“坐下,坐下!”华明并没有理会这些,也没坐下,而是对着台上的邓金华继续说:“我觉得你是被魔控制走向邪悟。而且你在给大法下定义,甚至歪曲大法的原义。”此时教导员又要强行让华明闭嘴坐下,华明说:“我不听了,要求退场。”教导员怕华明影响其他大法弟子,就让他先出来,华明边往外走边提醒大家说:“希望大家以法为师,保持清醒。”这时已快到门口了,站在门口的一个大队长怕华明继续说,一把就把华明拖了出去,因用力过度,华明被拖倒在地,和华明同一中队的另外两名大法弟子也举手要求退场,队长们没有允许,强迫听完。就因为这,劳教所以“扰乱会场秩序,违反所规所纪”为由,强行给华明非法延长教期六个月。后来所纪检书记和华明谈话时说:“都到这个时候了,还有为法这样献身的。”

三. 正念正行正环境

2001年7月底,从集训队新分到二中队的一名大法弟子郭××,在交流中告诉华明:劳教所为提高所谓“转化率”,用尽种种卑鄙手段强迫学员“转化”:大搞亲情攻势,谎言欺骗,犹大洗脑,高压威逼,酷刑毒打,强制超负荷劳动摧残,不许睡觉等等。更为邪恶的是,他们还采取借刀杀人的伎俩,暗中唆使其他劳教人员百般虐待,变相折磨,残酷毒打,以逼迫学员写“三书”,并许诺给打人凶手减期奖励。于是,有很多大法弟子都遭到了不同程度的迫害,大法弟子郭××就在一个月前,在集训队因坚持炼功,坚定不“转化”,而被其它劳教人员在恶警的指使下,用毛巾捂住嘴后用棍棒毒打。还曾被三个恶警拳打脚踢、电棍电击,被打得遍体鳞伤,痰中带血,一个来月每天只能吃一、两个馒头。(明慧网2001年6月17日曾报道有关迫害)在其他中队还在不断发生着这种殴打大法、迫害大法弟子的恶性事件,他们还封锁消息,隐瞒事实。也曾有一些学员向所里干部多次反映情况,所里领导表面应允要调查处理,但后来都是不了了之。

华明知道后,也很难过。师父讲:“作为大法弟子,目前所做的一切都是在抵制对大法与弟子们的迫害。”(《致词》)华明打算再次绝食抗议,要用自己的生命来抵制这种针对大法弟子的迫害。华明把自己的想法告诉队里另外几名弟子。有位弟子说:“这不是你自己的难,你这是在正法啊!”也有的弟子很为他担心,好心地对他说:“好不容易都坚定地走到这一步了(指没“转化”),你也要珍惜自己啊!”华明也很清楚,在这样一个严酷的环境下,自己毕竟是一个人要去面对各个中队乃至整个劳教所的邪恶,自己能不能承受得了?(长期关押、学不上法,自己心里也没底)但他看到今天这个队的大法弟子挨打了,明天那个队的大法弟子挨打了,实在是不忍心看到这些善良的大法弟子被邪恶如此肆无忌惮地迫害,这样在犹豫中又过了二十多天。

一天中午去食堂吃饭时,华明随口问了一个其它中队的劳教人员,怎么没看见你们队的李××?那人说,他前两天被几个劳教人员打了,管教看到他脸上伤痕累累,为掩盖事实,不让他出来打饭,让别人给捎回去。华明听后,鼻子一酸,心里很不是滋味,下了决心:一定要制止邪恶继续迫害大法弟子,不管有多大的难度与压力,也要尽最大的努力去阻止这一切。

华明从四个方面做起:1. 把劳教所里迫害大法弟子的真实情况写出,想办法带出去上明慧网,揭露邪恶;2. 委托外面的大法弟子把这里的迫害事实向劳教局、司法厅、司法部、全国人大信访部、检察院等各级部门反映,制止邪恶继续行凶;3. 让被恶警打伤的大法弟子,在亲人探视时告诉其家人请律师,向检察院起诉打人凶手,震慑邪恶;4. 自己用绝食抗议的行动来引起所领导及驻所检察院的重视,争取扭转这种状态,以正环境。同时,华明还做了一些准备工作,他首先向队长们提出:要找三中队(已转化队)的学员交流思想,队长们一听,可高兴了,说:“你早就应该这样了,向人家学学,写了‘三书’,就能早点回家,多好啊﹗”可华明心里说:“不把这个环境正过来,现在就是放我出去我都不走。”于是他们找来很多被“转化”的学员来做华明的“思想工作”,劝其“转化”。华明就通过这种渠道了解哪些学员是因为承受不了毒打而被迫写了“三书”,是谁打的,怎么打的等等,做到心中有数。在此期间,慈悲的师父也曾多次点化。

华明又开始绝食了(华明写的揭露邪恶的材料,已经托人带出),中队干部们多次问其原因,华明就说不想吃,别的一概不谈,到了第四天上午,华明正式提出要求见检察院干部。中队干部们阻挠说:“你有什么事情和我们说就行了,我们会给你解决,不是说你想见谁就见谁。”华明始终坚持一定要见检察院人员,别的话根本不与他们谈,他们一看没有办法,经请示大队部及管理科后,才把检察院的人员带到了二中队。华明如实地把了解到的情况都反映了,并将写好的书面材料交给他,华明说,我所反映的情况绝对属实,若有不符之处,我愿承担一切法律责任及后果。检察员作了记录后,也表示很震惊,告诉华明,要先调查取证,经核实后会严肃处理,随后还要向院领导汇报,情况反映了,你也应该吃饭了。华明表示此事什么时候处理了,自己什么时候吃饭。没过两天,又来了个副检察长告诉华明:此事正在调查中,并说当检察院去调查时,那几个打人的恶警和劳教人员非常紧张,感到很害怕,并再三劝华明吃饭。之后,中队、大队、教育科、管理科、攻坚组等很多干警一拨一拨地轮番找华明“谈心”,施加压力,让其吃饭。有的干警伪善地以哄骗方式诱导他吃饭;有的干警认为华明想出风头,显示自己;有的干警冷嘲热讽;有的还说:“你的要求太过分了,不可能因为你一个人就开全所大会。”有的干警则恶狠狠地威胁恐吓,说华明绝食是对抗政府,造成的影响非常恶劣,一定要严肃处理,要延长教期等。华明不为外界所动,始终不吃饭,并对他们说:“如果是你的亲人遭到如此毒打与迫害,我想你们也不会这样无动于衷、保持沉默吧!”他们没办法了,就把华明的亲属叫来两次,妄图利用亲情来打动华明。在华明绝食的第十二天下午,干警们让华明去接见室。华明知道他们又把父亲找来了,就不去,拒绝接见。干警们只得把他父亲带进了二中队的办公室,劝其进食。父亲(不修炼)看着华明日渐消瘦的面容,也很着急,怕出现生命危险,很不理解地说:“你又没挨打,你管这闲事干啥?你就是死了,谁又会管你呢?”华明真的不忍心看着年迈的父亲因为担心自己而那样悲伤痛苦,华明内心悲痛欲绝却又难以言表,一回到组里再也抑制不住,“扑通”一声就跪在水泥地上,朝着父亲远去的方向磕了三个头,站起来走到窗前,手扶冰冷的铁窗,默默地望着窗外,禁不住潸然泪下:爸爸,总有一天您会理解我的……。就在当天晚上,劳教所所长露面了,在办公室接见了华明,华明把自己绝食的原因及这里发生的一切都反映了,并郑重提出两点要求:一 召开全体大会,让打人凶手公开道歉并做检查;二 让所长在大会上亲自表态:以后不准再打法轮功学员,否则,自己已经做好了最后的打算,必要时不惜以生命来阻止迫害,以唤起有关部门对此的重视。所长当即表示:一定要调查处理,并拿自己的人格担保在十天之内召开大会,让打人凶手作检查,还要让全所各个大队长晚上加班学习规章制度五天,最后,所长竖起大拇指对华明说:“你是这个!”华明开始吃饭了,到了华明进食后的第八天,教育科长把华明领到办公室与所长通完电话后,对华明说:所长这几天正在市里开会,实在是没时间,能不能晚几天?华明说,我可以等几天。到第十四天,劳教所在大礼堂召开了全体劳教人员大会,让殴打大法弟子的凶手一一上台做了检查,就在他们作检查时,华明不知什么时候已是泪流满面,旁边的一个普教人员发现后,不解地轻声问:你怎么哭了……。师父讲:“常人只想做神仙,玄妙后面有辛酸”(《洪吟》),最后所长明确表态:“我曾经答应过一个学员,我说我不敢保证以后不发生此类事件,但我敢保证发生一起我处理一起,这次是轻的。下次再发生此类事情要加重处理。”随后,全所的大队长晚上又加班五天学习规章制度。

这次大会,鼓舞了全体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有力地震慑了邪恶,一定程度上归正了环境。华明从8月31日开始绝食,到9月11日晚进食,绝食了十二天,体重从124斤降到104斤,到9月25日开大会,前后用了26天,以大法弟子的正行正了环境。

四. 汇演礼堂护法

2002年2月份,新店劳教所要在正月十五那天在大礼堂举行文艺汇演,让各个中队排练节目。华明听说三中队(转化队)的干警找了几个邪悟者编排了一个恶毒诽谤、攻击大法的节目——三句半。华明认为邪恶利用文艺演出来诬蔑大法,毒害了众多不明真象的普教人员,借此来打击那些坚定的大法弟子,一定要坚决制止,同时还要想办法讲清真象,救度众多的普教人员。华明也很清楚:在那样的邪恶环境中,在大庭广众之下去阻止,后果是什么——也许就是毒打、禁闭、加教,自己已经被关押了两年多(上次因阻止邓金华而被加教六个月),眼看就到期回家了(还有两个来月),但师父讲:“自我做起维护大法同样永远是大法弟子的责任。”(《法定》)华明心想:不能明哲保身,任由邪恶攻击大法,毒害众生。

正月十五那天下午,全中队下楼排队去看“演出”,华明借上厕所为由,落在人群后面, 巧妙地避开两名包夹,那两个包夹还在东张西望地找华明,华明已排在了队伍的最后面,在去礼堂的路上,他发现身后紧跟着一个值班劳教人员,不行,也得避开,他趁着下台阶之际,往前窜了好几个人,到会场,安排队秩序依次坐下,华明发现自己离过道很近,又往里与其他人换了几次——目的是尽量延长恶徒拖他的时间,尽可能多讲几句真象。会场前台已坐满了各个中队、大队、各个科室的干警、副所长及部分女子劳教所的干警,四周站着不少身穿迷彩服、臂戴黄袖章的护卫队干警。演出开始后,不一会儿就轮到三中队那几个邪悟者上台“表演”了。那几个小丑说了几句,就开始攻击大法。这时,只听“啪”的一声,华明已经拍案而起,手指着舞台大喝一声:“停!不许诬蔑大法!”声音非常洪亮,瞬间全场都震惊了。稍后四周的干警们“呼啦”一下全往华明这儿跑,华明抓紧时间大声讲着真象:“大法不是×教,大法是正法,在全世界四十多个国家洪传,就是因为学的人太多了,引起……”就在这时,从华明身后突然窜出一个吸毒犯,一手把华明的嘴捂住,另一只手卡住华明的脖子向后猛拽,华明站立不住,向后倒去,那个吸毒犯以为他不讲了,就松开了捂嘴的手,华明又趁机大声喊:“大法是正法!大法不是×教!”很多干警已经都围了上来,把华明强行拖出会场,这时也有几名其他弟子纷纷高呼:“不许打人!打人犯法!”结果共有四名大法弟子被关了禁闭。而此时礼堂内已是一片混乱。后来,管理科长到禁闭室找华明说:“我们也不想处理你,但这次影响太大了,不处理你怎么行呢?我把自己的耳朵捂住听不见,我能把全场六百多人的耳朵都捂住吗?”被关了七天后,华明回到中队,有的吸毒犯说:全场六百多人,没有一个不佩服你的,你的勇气令人钦佩!还有的吸毒犯说:那些三中队(转化队)的见了你,都有一种自卑感,你才是真正的大法弟子!

华明的正义之举,鼓舞了大法弟子,感悟了其他劳教人员,维护了大法,抵制了邪恶。劳教所曾开过几次党委会讨论如何处理华明,但最后也没有加教,只给了一个“行政记大过处分”。师父讲:“你们自己做正的时候师父什么都能为你们做”(《北美巡回讲法》),过了六十多天,华明堂堂正正地走出了新店劳教所,溶入了向世人讲清真象的滚滚洪流之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