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海市看守所恶警暴行:特等劳模遭毒打、指甲被烧


【明慧网2004年2月29日】自九九年七月份以来,与全国各地其它的地区的法轮功学员一样,我们地区的法轮功修炼者及我个人,都受到了江氏政治流氓集团无理镇压和不同程度的迫害。我个人也受到严密监控。他们在我的住处设保安小组,医院专门设值班人员早晚夜间看守,门前蹲坑,夜间常有警车在门前停着,完全失去了人身自由,身份证被吊销,强迫按指纹、写三书,各阶层官员找我,我的家庭成员都很紧张。四年多没有过平安的日子,稍一动就被举报,下乡看病时,在各村、屯都被人监视、跟踪。邪恶之徒把一个修大善大忍的好人当成了坏人来严密看管。一次,功友王忠民刚从劳教所回来,第二天,因邻居来看病,趁机只说了几句话,刚回到家,派出所的人就找我,厉声厉色地训斥。还有一次更可笑,双休日,我骑车到二十里地外接孙子去,邪恶之徒知道了,马上派专车后面追赶。

2000年春,听说要召开人大会议,我们几人准备联名签字,把法轮功修炼者的心声通过信访的方式,合理地交到当地市人大,就在2月28日当天,派出所把我们四人扭送到市看守所,无理拘留23天。在此亲眼目睹了法轮功学员在人间地狱受到的酷刑

我们吃的是猪狗不如的饮食,一日三餐玉米面窝头,喝的带有几片菜叶,没有一滴油的咸菜汤,吃不饱,还要干超负荷的挖鱼塘劳动。正月的天气,正是严寒,邪恶之徒挑选他们认为最坚定的十七名法轮功学员给以‘特殊’对待,连续五个昼夜在外冻着,白天在阴暗处坐着、站着、跑步,看到有困意的学员,邪恶之徒就往其脖子里浇凉水,岁数最大的有63岁的,恶警扬言让这些人都感冒发烧。

这里最邪恶之徒是所长叫王洪余,外号王大巴掌,最狠,经常打人,打过多人,包括打六十三岁的老太太,他对民办教师吴艳秋打的最狠,一次连续打几十警棍,累得自己气喘吁吁、满头大汗。学员吴艳秋虽遭受最大酷刑,却慈悲地对别人。打后,亲眼看过其人的伤势,背部、腿部……整片淤血,紫黑色,高度浮肿,多少天不敢走路。还有对王忠民及对双羊初中陆老师的毒打、灌浓盐水,戴手铐,夜间绑在电线杆上冻着。还有个叫朱志洁的所长带一个姓李的胖子对锦州市特等劳模李刚的毒打,惨不忍睹。李刚回屋时,手指甲被恶徒用打火机燃烧,看后的人皆泣不成声。(所长王洪余现已退休,宅电:0416—8120884)

管教范会计敲诈勒索进到那里人的财物,全部没收,据为己有,所有的人都很气愤。

2000年10月,双羊镇政府、派出所举办一次强制洗脑班,搞人人过关,二十几人,十余天,强行逼迫写‘三书’,骂大法师父,骂大法,直到写‘三书’才放回家。对我个人的处罚,先是开除党籍,后又改留党察看和经济罚款等。

几年来,我因修炼法轮大法,曾遭到县、镇、街道、单位、派出所几十次无时无刻的骚扰,我的妻子、儿女、亲属痛苦不安,成天过着提心吊胆的日子,凭我个人能力、事业,我的家庭应该过着平安、充足的生活,而我却失去了这一切,这是江氏集团执政以来对法轮功镇压造成的,我只是千千万万受迫害大法弟子中极普通的一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