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信师父和大法 做合格的“正法时期大法弟子”(下)


【明慧网2004年2月3日】(接上文)

四、加倍弥补洗污点

人是被放出来了,另外的迫害却接踵而至(下述)。我明白自己有没做好的地方,但并没有意识到大错,主要是认为自己在内心对师父和大法的信念一点都没有改变和动摇,那时写的材料只是在敷衍。不久,师父《在北美大湖区法会上讲法》中讲到:“可是这是不行的。因为这种观念在人这儿也都是败坏了以后才形成的,而那些神他不会这样,他没有这样的思想,他认准的路一定会走下去。”这时,我才真正痛苦地知道自己犯了大错,留下了污点,在邪恶的迫害面前,任何的妥协都是在助纣为虐。我当时真的是痛不欲生,我问师父问苍天:我一直都是在努力做一个师父的好弟子,我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呢?师父,弟子对不起您!在那种非常的自责和内疚的痛苦中我熬过了二十多天。元旦前,我明白了,我不能消沉下去,我要洗刷我的污点,我要加倍弥补所造成的损失。

我顾不得身体上的伤痛,一边加紧学法,在法上找到自己的不足,不断提高,一边准备着做更多讲清真象的工作。我买来了电脑、打印机,开始编辑印刷真象资料,一边印,一边供给一些同修,一边利用周末和假期自己出去发。一段时间后,附近的几个省都有我亲自去发过的真象资料,我也给全国各地的有关单位和个人发了很多的真象资料。后来又买了刻录机刻制真象光盘。就这样不停地做呀做,我希望这一切能够弥补自己的过失,能够让更多的众生明白真象、得到救度。

同时,我也向明慧网发表严正声明,我认为一个修炼的人应该能够正视自己的过错,那也是在洗刷自己的污点。由于当时我的上网技术不太好,明慧网不是天天能上,我记得那一年中,我前后发过三、四次,但都没有看到发表出来。我考查自己当时的心还是不够纯净,也还有怕心。当找到这些问题后,又发了一次,很快就登出来了。我下载后保存起来,有时再拿出来看一看,提醒自己要不断精进,要更加珍惜正法修炼的机缘,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不辜负众生的期待。后来,在一次打坐的时候,我仿佛听到有人告诉我:你仍是师父的好弟子。顿时,我痛哭流涕,我知道那是师父在鼓励我。

天安门自焚栽赃案发生不久,有人就来找我谈话,我第一句就告诉他们:“一场骗人的闹剧”,他们被惊呆了,我说:我去过天安门,那里的警察多得到处都是,还没等你坐下来,就把你抓走了,“自焚”那么多人在那里打坐、浇汽油、点火,你试一试1.25升的汽油两瓶,倒出来要花多少时间,从时间上在天安门自焚根本就不可能。真正的法轮功学员,是绝对不会去自杀和杀生的,因为法轮功的原则不允许,你们到市场上去看,真正的法轮功学员连活鸡活鱼都不会买来杀的。电视上讲的杀人,你们在哪里亲眼见到过,谁都没见到过,也没听说过,就是电视里整天在瞎编。他们也就无话可说了。接着,有人说要强制对我采取措施,要强行来(当时是想弄到洗脑班)。我严正地警告他们不能那样做。

有一次,当地610等邪恶机构设计陷害大法弟子,它们编写了一份问卷,里面全是诬蔑诽谤法轮功的内容,要求每个单位的每个法轮功学员都要填写。那真是山雨欲来风满楼,谁都明白它们的险恶用心。一些单位领导也来劝我:就随便填一下,我们也好向上面交待。也动员各级负责人和家里的人来劝说和威胁。我说,我现在身上还留有迫害的伤痕,我现在什么都没有了,我没有做错什么,我不会填写的,我已经错过了,我不会再错。我们单位还有一位法轮功学员,她也很坚定的予以拒绝。由于大家齐心协力共同维护大法,邪恶610的阴谋破产了,也没有采取其它措施。

随着在法上的不断提高,我对师父和大法的正信愈来愈坚定和纯正,自摔了跟头后,更是吸取教训,我告诫自己绝不再接受任何邪恶的安排和要求,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坚定的走正走好正法之路。

五、开创环境证实法

99年迫害一开始,我的工作被调到了一个与我所学专业完全不对口的实验室。在那里的近一年里就如同苦役一般。我什么事都干,而且踏踏实实,任劳任怨,无论是扫地抹灰、修理仪器、准备实验材料,还是做科研、写论文,等等等等,该我做的不该我做的,只要我能做我就尽量去做。很久了,还有人不知道我是一个博士,以为我是那里的一个实验员。我曾经对那个实验室的负责人讲,我是无条件的、无偿的、无私的放弃所学专业在这个特殊时候来帮助你。我当时是这样想的,在这种铺天盖地的迫害环境下,再苦再累,我也一定更要体现按照大法“真善忍”来做人做事的原则。

在从看守所放出来后,尽管我身体仍然很差,头更加剧痛,但回到单位后没有休息就开始上班了。不久,单位也对我进行了处理,因去北京上访,考核“不称职”,扣了我的所有奖金和部分工资,人人普调的工资我不能调,职称也不能提等等,现在累计至少已扣有2、3万元以上。

有一天,当我去到原实验室时,被实验室的头骂得几幢楼都听得到的骂出了实验室,当时我没有气恨,也没有去责怪他。我向领导反映我需要另外的实验室从事我的专业工作,我已经不能在那里工作了。单位的主要领导表示支持,他知道我以前表现好,工作能力也很强,但是由于受当时造谣媒体灌输了太多的谎言,他仍然担心:炼法轮功的会做不好工作。然而具体的主管领导却有意久拖不办,有一天我想,我也不能老这样来找你们,你们总是找借口。我说,给你们一个传呼,我现在没地方上班,你们什么时候分好了实验室就通知我。大概是他们担心我没有地方工作了又可能去北京上访,马上他们就给我分了一间20多平米的门窗都损坏了的旧房子,里面什么都没有,什么也不给,这怎么工作呀?看到那一切,我的心是又痛又宽慰,我告诫自己,我不会被压垮的、我不会倒下的,再艰难的条件我也一定会把工作开展起来,以前我是一个优秀的人,现在我也一定会让人们看到我们大法弟子的精神和风采。于是,我开始了在迫害环境下一个优秀博士悲惨、艰难而又壮丽的创业之路。

一切从零开始。我捡了一块别人不要的大木板就当是实验台,向其它实验室的熟人去讨一些多余的实验用具,把别人搬迁实验室后不要的东西捡回来,没有科研经费就从自己的工资中拿出钱来买实验必需品。同时,在单位一些好心领导的关心下,单位陆续给我配备了少量的最简单最必需的一些设备。就这样,很快就可以开展最简单的实验工作了。

苍天不负苦心人,几个月下来我的科研工作却奇迹般的进展顺利,很快就突破了关键技术,这是制约了本行业发展几十年的关键技术我完全掌握了。同时,我申请的科研项目也很快就批准了。我的工作出现起飞的迹象,我开始完善系列技术。2001年下半年一个偶然的机会,一个记者采访了我(从迫害开始,正常的这样的机会几乎都被剥夺了),后来我的成果被中国某报的头版以重要新闻发表了出去,随后全国的很多大报、电视台、网站等都进行了广泛报道,一时间在全国的本行业和相关行业引起了较大反响,很多单位纷纷来函、来电、来人联系业务。据业内人士估计,我所突破的关键技术及系列应用技术,如果能够在正常情况下得到应有的重视、得到推广应用,它可能使本行业目前全国只有约50亿人民币的年产值,大大提高形成一个大产业,这同时还可以解决各地区一些人的就业问题,还可带动一些相关产业的发展,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都可能会十分显著。

然而,这一切都是因为江××迫害法轮功而被破坏了、毁掉了。大家想一想:江××一方面耗尽国民经济四分之一的财力来迫害法轮功,同时另一方面,由于它的迫害,使得千千万万的法轮功修炼者无法正常地为国家建设出力,这两方面的因素会使国民经济受到多大的损失啊!如果没有江××丧尽天良地毫无人性地对亿万法轮功学员的无辜迫害,中国人民一定会生活得更好,国民经济也一定会得到更大的发展。事实表明,在江××的眼里,国民经济发展、人民的生命财产、民众的就业、国土的完整等等,一切都被视如草芥,江是一个给中国和中国人民带来灾难的邪恶流氓和民族败类。

仅仅因为我是法轮功修炼者,我连最基本的正常生活和生存的条件和环境都没有了,我无法正常自由的出差,四年多来没有办法参加一次学术会议,没有正常的工作环境,无法推动已有成果的产业化。就是在全国各地纷纷来联系业务时,我的实验室连电话都没有……

由于全国各地来联系的人络绎不绝,我的工作更是忙得不可开交。我没有做实验的助手,给领导反映也一直无法落实。就这样,我一个人只好包揽了几乎实验室的全部工作,做实验、采材料、写论文、申请课题、联系业务、接待各地来访者……一个人顶着干了几个人的活,几年下来已经非常劳累,非常劳累,有时在实验室就累得睡着了。

同时,单位里一些心术不正的人,想捞政治资本的人,一直不断地给我制造重重阻力,具体的主管单位没有给我一分钱一张纸的支持,大家可想而知日子的艰难。我取得的成绩更是让那些参与迫害的人又气又恨,一个参与迫害的人对别人说了一句感叹的话:“真是拿他没有办法。”我曾经反复给一些领导讲过,我说,你们都看到了,不是法轮功学员要干什么?几年来你们都看到了江××栽赃法轮功的那一切什么都没有发生,就是江××在那里不遗余力的打击,炼法轮功的人这么多,如果真是电视上讲的那样,中国早就天翻地覆了。

总体来讲,由于不断地排除阻力和干扰,以及出色的工作,我的环境就比以前宽松多了,工作条件也越来越好,开创了一个较好的小环境。南来北往的人到来,我就把握机会给他们讲清真象。我也利用我工作成绩主动找到有关部门和领导讲述这一切成果的取得,全得益于修炼法轮功,是法轮功给了我智慧才做出来的,由于成绩摆在那里,大多数人都接受和赞同我的观点。同时,我将我的科研产品生产一些出来,大量免费的向人们赠送。这在一定程度上让人们看到了法轮功学员的精神和风采,很多人也改变了对我的看法,也通过我而认识和了解了法轮功。后来,当610等要迫害我时,单位领导也多次出面来为我抵挡。

六、全盘否定旧势力,摆脱迫害环境

2002年,因为我的科研成果,受北京某研究院院长和中央某委一常务副秘书长(他们亲自到过我实验室)的邀请到北京与有关专家研讨一重大项目开发和规划,然而,在机场过安检时即被非法扣留。估计是在机场的安检处有法轮功学员的“黑名单”。当时,机场人员和派出所警察兴师动众来了约6、7人,对我的所有提包进行非法翻搜,甚至名片和电话本也没放过。虽然什么都没有搜到,仍然不准登机,被扣留几个小时后由单位把我接回。当时,我要求退机票,机场和售票处互相推诿,连机票也不给退。从这一点也可以看出,它们对大陆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是流氓至极的。后来我也就把机票留下来作为证据。自然,由于该项目需要我掌握的关键技术,而我无法正常出差,至今项目也无法进行。

为了抗议这种迫害,我给单位写了辞职报告。当时,正值“中共16大”,单位压力很大,他们派人到处找我,并承诺改善我的工作和生活条件等。在短暂几月的流离后,我又回到了单位。

回单位后,工作继续往前推进,成果得到进一步完善。然而遗憾的事,就是在我工作做得很好的情况下,单位很多人都知道的情况下,领导们在大会上从来不给我表扬。起初,我想他们的压力也是够大的,而且,我的环境也变宽松了,领导们在私下当着我的面或其它场合都会表扬我的科研,也是表示认可了,而且我自己对名利也早看淡了。可是后来,我发现这不对劲,这种现象是不正常的,那些做得没怎么样的,单位还在给荣誉给表彰,为什么不给我呢?其实就是因为我有一个身份:法轮功。当年,在大会小会批判的时候,那是有目共睹的,今天要是在这个特殊环境下表扬我,对单位领导们来说那就象在给法轮功学员“平反”一样,所以,他们只在私下而不面对公众。我不能认可这一切,我要求公正对待,我曾经向一些领导反映过应该给我公正、正常的对待,仅仅从成果来讲,那也是单位和当地的荣誉,我也为单位作出了贡献。然而,收效甚微。我悟到,这里面主要是有旧势力控制的迫害因素存在。

有一次,我与一个私企老板在一起交谈,他是我遇到的一个顽固的人,其思想完全是邪恶的,而且他对我的情况还很了解,说的话就与那些参与迫害的公安人员是一样的(当时我怀疑他是特务)。他说了一句对我震惊很大的话:你以为你的工作成绩是得益于炼法轮功而取得的,而它们(指迫害的邪恶集团)说是把你“转化”得好才取得的。这让我悟到,我应该离开这个迫害环境了,我不能留给邪恶集团有任何可能存在的利用的机会。

几年来,我没有职称、没有职务、没有名正言顺的实验室、没有正常的生活和工作环境、没有应得的荣誉、拿着同等人员最低的工资……同时,他们对我一直进行监控、电话窃听、跟踪、派特务和犹大来探底,到后来,他们还秘密上了一些先进的迫害手段,如:我的实验室什么人去的,什么时间去的,什么时间出来的,他们都知道,他们抓不到我的什么把柄,反而说是“幕后高手”……我想,一个庞大的国家机器利用最先进的特务手段,拿着人们的血汗钱来对付手无寸铁的善良的普通人民,这本身就是很大的罪恶。

在我听说他们要对我动手再次进行迫害时,我离开了那个邪恶迫害的环境,被迫流离失所。当流离失所后,邪恶集团显然是感觉失控了,到处找我。我想,我不承认一切迫害!每个人都在这场对法轮功的迫害中扮演了一个角色,作出了自己对未来的选择,谁迫害了法轮功,谁迫害了法轮功学员,那就是它们的罪,而且是一定要加倍偿还的。人总得给自己留条后路。

在此,我非常感谢那些曾经真诚地关心、帮助和支持过我的人们。

* * * * *

我的故事就暂时讲到这里了,剩下的路我们还要按照师父的教诲做得更好更更好。在过去的一千多个严酷的日日夜夜里,面对无辜的迫害、监牢、苦役、暴力、强权、酷刑、侮辱、陷害、诬蔑、诽谤、唾骂、误解,我们大法弟子没有怨言、没有斗争、没有还以暴力,我们也没有屈服,这份力量,这份坚忍,这份理智,来自于对师父的敬仰和对大法的坚定信念,是“真善忍”真理的力量使我们走过了千难万险!大法弟子今天所遭受的一切苦难只为众生不再沉沦、只为众生拥有美好的未来。为了别人,再苦再累,我们无怨无悔,值得!我们的真诚化解了谎言,我们的善良唤醒了良知,我们的忍耐熔化了暴恶,我们始终以微笑迎接“法正人间”的到来。

(全文完)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