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谁拆散了这一家 【明慧网】

是谁拆散了这一家

【明慧网2004年2月5日】在吉林农安古城金宇商场西侧,房地产公司30号楼后住着一姓赵的人家。男子:赵华,县联运公司职工;女子:张国珍,县炼油厂退休职工;还有一个聪明懂事的独生子。按理应该是一个幸福的家庭,可如今已人去屋空,满眼凄凉。

提起赵华这个人,你也许不知道,可要说出他的外号“赵二驴子”,恐怕农安县城没几个不知道他的。因其脾气暴躁,说打就打,所以家里外头没人敢惹。上班嫌单位不景气,挣不了几个钱,干别的呢,又不肯出力,所以整天不是赌就是喝,家里什么事也不管,缺米少面,操持家务,教养孩子都是妻子张国珍的事。偏偏张国珍又是一个刚强烈性的女子。于是家庭战争不断,时常搅得左邻右舍不能安宁。有一次赵华拎着菜刀撵了她半条街,吓得路人都躲得远远的。就这样,仅几年的工夫,一个活泼健康的张国珍变成了一个弱不禁风的病篓子。她也曾一度离婚,但又舍不得年幼的孩子,才勉强回去维持这个破碎的家。但精神上的痛苦加上病魔的折磨使她对生活感到绝望。就在她的自身和家庭面临崩溃的时候,她幸得法轮大法。从此改变了她及一家人的命运。

自97年11月得法,不到两个月时间,她身心发生了巨变。第一次感受到了无病一身轻的滋味。以往百般医治也难以祛除的胃病、神经衰弱等疾病竟不翼而飞。在亲身感受到了大法的神奇后,她更加努力按“真、善、忍”的法理去严格要求自己。不再指责丈夫,不再抱怨不平。丈夫向她要钱时她也是态度和蔼,好言劝解说:我这个月的工资准备用在孩子身上哪些,家里还需要什么费用,如果你一定要用,我需省下哪笔钱。弄得丈夫几次后再也不好意思开口了。毕竟也是七尺男儿,该是养家糊口的主力嘛。夜晚不管丈夫回来多晚,她都问寒问暖,热饭倒水,毫无怨言。

日复一日,天天如此。弄得这“二驴子”终于忍不住了,在妻子上班后偷偷地拿出妻子的大法书来看,这下他才彻底地明白了妻子为啥变得这样有善心,这样能忍耐。这之后,一连几天,妻子前脚上班,他后脚就拿出大法书看或李老师的讲法带听。想不到,这天不怕、地不怕、什么鬼神都不信的“二驴子”竟被书中的法理深深地打动了。就在妻子得法半年他也开始学法了。

从此,这“二驴子”一改往日的恶习,抽烟、喝酒、打麻将他一概戒掉,白天按时上下班,晚上回家抢着帮妻子干家务。儿子长这么大,第一次敢在爸爸面前撒娇、使小性子。十几年来家里第一次出现了融融的暖意,快乐的小曲时不时地从屋里飘出。街坊邻居,父母兄妹和单位的人见他一下子变了一个人,都背地回问他的妻子使了什么绝招竟一下子把个“二驴子”变得这样温和明理。张国珍总是笑着说“你问他自己吧,我有招不早就使了,还能等到今天?都是法轮大法和师父的功劳。”所有亲眼目睹这一家变化的人,无不钦佩法轮大法教人向善的威力。

是大法救了绝望中的张国珍,是大法改变了赵华的人生,是大法给了这个家庭以温馨和快乐。然而,谁能想到也正因为学大法做好人这个家被迫害得妻子流离失所,有家不能归;丈夫因坚持修炼学好身陷囹圄,被非法关押在长春朝阳沟劳教所,日夜遭受法西斯酷刑折磨。还在上学的孩子只能寄居在叔叔家。如今大学放假,学生们都归心似箭,飞回到父母身边,尽情享受这天伦之乐。可张国珍的儿子,这个不是孤儿的孤儿,站在冰冷如窖的屋子里放声痛哭:“爸爸,你什么时候能回来?!妈妈,你是死是活究竟在哪里呀!?……我好想你们呀!”那哭声撕心裂肺,令人心碎。

是谁拆散了这一家,是谁制造了这人间惨剧?多行不义必自毙,江××已被国外大法弟子以“群体灭绝罪、酷刑罪和反人类罪”告上了国际法庭和多国法庭,等待它的将是全球的审判。然而,那些为利欲驱动昧着良心追随江××迫害大法的政府官员和警察也罪责难逃。不久,那些人也会象文革中的打砸抢分子一样,接受历史的惩罚。我今天写出此文,只是希望他们能以史为鉴,为自己为将来留条后路,慎而行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