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咋说,我就咋做”――我是这样闯出看守所的


【明慧网2004年2月7日】2002年6月2日,我和同修一起去新郑观音寺发真象资料,被当地人举报,我与一同修被观音寺派出所恶警绑架。在派出所,恶警欺骗逼哄,我理直气壮地说:“我是大法弟子,师父叫我向世人讲真象,救度众生,师父咋说,我就咋做。”他们逼问我的姓名住址,我决不配合,恶警气急败坏,就动手打耳光。此时我的一念就是:我是大法弟子,决不向邪恶低头。他们打得再狠,用力再大,我根本不觉得疼,我知道这是师父在呵护我,在替我承受,我心里告诉师父:我一定做好,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

恶警利用各种办法,目的没达到,把我俩关了起来。恶警仍逼着问资料的来源,我说是在公路边捡的,我认为大法好,就散发出去。另一同修说:我们是A市人,为了让你们新郑人也了解大法好,才来这里散发,因为师父是救所有的人。恶警让我签名,我说不识字,拒绝签。次日他们把我俩送往新郑看守所,接着又是提审逼供,我们仍是不回答,他们把我俩铐在凳子上,恶警威胁说:你要不说,三天后就给你送到十八里河劳教所。我们根本不理会。

十二天后,又把我送到A市政保科,恶警无论怎么问,我都拒绝回答。副科长夏玉霄让我放弃修炼,写保证书,我根本不理他,他派人把我送进看守所。在看守所里,我的身体越来越弱,他们强行给我扎针治疗。一针扎上,我全身发硬,不会说话,不能动弹,更加危急。到第二天他们又将我带到医疗室,叫号头看管着我。恶医又给我扎针,我疼痛难忍,全身发软,晕倒在按我的号头身上,昏了过去,什么也不知道了。恶医恶言恶语。听号头说:那个女医根本就不把你当人看,不管你的死活,太邪恶了。此时我奄奄一息,看守所怕出人命,怕担责任,用车把我拉到马路边扔那不管了。

不知停了多长时间,我苏醒过来,恢复了知觉,我一看是在公路上,这是我回家的机会呀,我坐上汽车回家了。这不是师父在看护我、在帮我闯出了魔窟吗?我深深感到了师父对每个弟子的慈悲救度。回到家我很快恢复了健康,一点儿事都没有。我更加努力的做好师父要求的,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由于学法浅,写出这些与同修切磋,共同提高。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