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刻溶于法中,正念正行闯出拘留所


【明慧网2004年2月5日】由于自己一时对安全的疏忽,最近在真相资料快发完时被恶人举报,绑架进拘留所,在那里我坚持时刻溶于法中,正念正行,绝食绝水六天后,堂堂正正走出来,重新汇入到正法洪流中。

修炼已七年了,经过了四次被非法关押,被劫持进洗脑班,在摔摔打打中使自己渐渐成熟了,特别这次体会更深,只有真正做到以法为师,正念正行,就一定能破除邪恶迫害。

我这次一路上向内找,自己做真相做多了,产生了做事的心,特别大白天走大道,安全意识放松了,最主要是几天来没学好法,发正念不入静正念不强,没有清理好自己空间场和所到之处空间场的邪恶,不是在纯净的心态下做大法的事,使旧势力的黑手和乱法烂鬼钻了空子,自己后悔莫及。但转念一想,不能消极承受,要面对现实正视恶人,有师在有法在怕什么?什么也不想就听师父话,坚持背法、背经文和《洪吟》。在国安拘留所不管他们听进去没有,我都给他们讲真相,坚持不签字,不配合邪恶,整点发正念,师父在经文《道法》中说:“做为弟子,当魔难来时,真能达到坦然不动或能把心放到符合不同层次对你的不同要求,就足已过关了。再要是没完没了下去,如果不是心性或行为存在其他问题,一定是邪恶的魔在钻你们放任了的空子。修炼的人毕竟不是常人,那么本性的一面为什么不正法呢?”师父在法中明确告诉我们,在邪恶迫害时,不能产生无可奈何的消极状态,应该用本性的一面去正法,于是我就在放风时向犯人讲真相,揭露江氏邪恶集团制造天安门广场自焚案等欺世谎言,唤醒人们的正义和良知。我想这次来这里也不是偶然的,因为他们也是应该得到救度的众生。因此不论男女老少我都给他们讲。就这样给他们讲了几天,使大多数人明白了真相。当场就有人喊“法轮大法好!”“我回去后也炼法轮功。”看到这么多生命将要得救,当时就把我感动得快流泪了。

绝食绝水三四天还能炼功,到第五天就出现了修炼前腹部做过大手术而难受的症状,心发慌,呕吐不止。我知道这是师父在给我演化,只要我真的正念很足,师父和众神什么都能给我们做。我心里很踏实,仍坚持整点发正念。610恶人审问我资料来源,我用正念正视它,不答理它们。全盘否定邪恶旧势力安排。听师父的话:“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家都这样做,环境就不是这样了。”《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后来,它们也就没再追问了。当时我发了一念,六天一定回家!这里不是我呆的地方,我要回去学法,炼功、发正念、讲真相。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救度众生。

果然到了第六天,我就全身发软,不能动了。又吐、又拉,一天十几次,非常难受。我心中有法,依然感到心里很坦然。我放下所有的常人之心,坚持背《论语》等经文,坐在床上发正念:清除本地610、公安局、拘留所一切破坏大法的另外空间的邪恶。后来,就感到一阵阵恶心、呕吐,人也站不稳,就倒在床上。我想着“难忍能忍,难行能行”。我想这就是要放下生死执著了。于是就背师父《洪吟》《苦其心志》《正念正行》和《无存》。号子里犯人看到我脸色苍白,相当难看,怕我会死,就大声喊值班人员。我刚来时,这个值班人员骂骂咧咧,大声吼叫。我给他讲真相,他说难受。后来说多了,他就跟我说他知道了。犯人说他非常坏,是个恶人。出乎意外的是,这次犯人喊他进来,他非但面无恶意,反而还主动问我喝不喝开水,叫我坚持住,说打电话叫我家人来,叫610和上面的人来,马上放你回家。号子里的犯人见他一反常态,很吃惊,他怎么这么快就变了呢。过了不久,610来人了,非常邪恶,说我是假装的,并且说要考我,要我写保证签字。我就发正念。我想我是大法弟子,决不会给邪恶保证什么,我现在生死都不怕,还怕什么?刚刚想到这里,我就一下子晕倒在地。家人看到我脸色变了,吓坏了。当时我的心里非常清醒,我知道我没事,这是伟大慈悲的师尊在救度我,在为弟子承受,一股无限的感激之情油然而生,热泪止不住刷刷地流淌了下来,在场的610等邪恶之徒们都慌了神,忙说:“把大门打开,把她送回家。”忙用警车将我和家人送回了我的家中。事后我听说,当时610的人说,这是他们第一次用自己的车子送大法弟子回家。就这样,在慈悲的师父呵护下,我又一次汇入了助师正法的伟大洪流中。

这次正念闯出拘留所,使我深深体会到,无论在任何情况下,正念要强,只有真正听师父的话,放下所有常人的心,特别生死执著心。时刻在法上,就一定能破除邪恶的迫害。这正如师父在《去掉最后的执著》一文中说:“如果一个修炼者无论在任何情况下都能放下生死之念,邪恶一定是害怕的;如果所有的学员都能做到,邪恶就会自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