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我被迫害的经历揭露中共江氏集团的邪恶本质(二)


【明慧网2004年2月8日】(接上文)2001年1月25日,我被押到北京市团河劳动教养人员调遣处(在北京市大兴区)。一进大门,随着身后铁门闷重的关门声,此后我就开始与世隔绝的被劳教生活。

首先围上来一群全副武装的警察,将我围在当中,命令我抱头蹲下,大声宣布我被劳教,罚我作数个抱头蹲起。

然后,命令我全身衣服脱光,检查衣服里面有没有大法资料,动作稍有迟缓,劈头盖脸就被警察用电棍从脑后电击。

接着强迫法轮功学员们都必须写出不练功、不传功的保证书。如不写者,就会被数根电棍电击,还有人曾被头冲下倒绑在班里的床头上绑了好几天;最后还不写的,一般情况下是在主抓管教的干警副大队长申晓生的直接带领下,由他挑选或指定数名吸毒和嫖娼人员,把拒绝写保证书的学员带到一个小屋里就当着他的面,摁倒踩在地上把胳膊反拧在背后,狠狠的暴打乱踢一顿,同时大声叫嚣:“给我往死了打,倒要看看他骨头有多硬,就不信打不服他,看他写不写!不写就把手指头掰折了他!”然后再硬掰着该学员的手指头由别人强行捏着手写下所谓的“我保证在劳教所里不进行炼功、不传功,保证人:××× 的字样”并强行按上红手印。

我到调遣处时正值寒冬,北风呼啸,满地积雪,天寒地冻。那么冷的情况下,许多人仍衣着单薄,只穿一两件秋衣,手、脚已经被冻得大口子直流血,仍不准进屋,必须硬挺着在操场练队、蹲在操场吃冷冰冰的饭;吃完饭排队走到水房只两分钟的路,就这两分钟饭盆里的残汤就已经冻成了冰。警察们就穿着厚厚的警服看着不管。走路时被劳教的人一律得把头低下、不准前视,双手叠于腹部、踏着整齐而怪异的小碎步;警察问话时必须“低头抱首”、或两手抱脑袋夹在裤裆里往地上一蹲、不得对视;每次问答时必须先大声喊一句有辱人格的“报告队长,我是劳教人员×××”的“问答词”;回答完毕后、甚至是被警察故意打骂、电棍电击发泄完毕后,还必须得给警察道一声“谢谢队长”,还得必须大声喊,否则即被视为抗拒改造,再次被劈头盖脸地打骂和电击。一天只能大便一次,且不允许超过五分钟,稍微慢点即遭辱骂踢打。因人多,至少一半人一周都没时间大便一次,包括60岁以上的老人,很多人因此而便秘。

更肮脏的是,所有被劳教的人几乎每天都要熬夜和起大早拼命给警察干活赚钱,干的活大多是给街边小饭馆里吃饭用的一次性“卫生方便筷”头上包层薄薄的纸片以算“卫生合格”。

一箱筷子干警可挣6元人民币,每个被劳教的一天完工近3箱,一个队160多人,可想每天每个队里能给警察赚多少钱吧。

包筷子的屋子里(劳教人员宿舍)本就人满为患,筷子总是乱七八糟扔满一地,甚至经常掉进旁边的便桶里都不管,捞出来继续包,因为筷子的总数一根都不能少,警察盯得很细。

包筷子时从没让洗过手。本来被劳教的就以吸毒和卖淫嫖娼者居多,但这里可不管你是否患有什么肝炎、什么性病等等,没有正规医检,只要你有口气就得给警察干活,包括浑身长满疥疮的人也得干,沾满脓的手把筷子抓来抓去。

与警察勾结的不法批发商待活完工后,把筷子转到北京大钟寺农贸批发市场,再批发至北京市内与远近郊乃至河北的周边地区的每个街头小饭馆,不明真相的普通人们就用这些筷子吃饭。

谁的活稍有迟延或未及时完成警察的定额,即遭警察或同室劳教人员的一通打骂,甚至门外罚站、不准睡觉。每个班里、每间屋子都是虱子横行,很长时间不让洗澡……脸晒得黝黑的警察们挎着电棍、手铐,在周围横晃着踱步、看守。很多人来到这里几个月了甚至连这儿的天是啥样都没敢抬头看过!

这些专门迫害人格的举措使呆在这里的人时时感到自己是可以被政府警察任意糟贱的下等人,在警察的眼里一文尊严不值。而且,绝大多数人不敢跟警察评理,谁稍有抗议的言论,被知道后马上就会被弄到某个秘密的屋子里,数名警察不会向你解释一个字,就将此人如捆包裹般摁在地上用强力电棍没头没脸一通暴力电击。被电者往往还没反应过来自己为何被电,就被突如其来的暴电惊得魂飞魄散,只能象旧社会里被剥削压迫的奴隶一样让干啥干啥、再也不敢有任何意见。最后仍必须按规矩再三地说“谢谢队长、谢谢队长”,否则即被视为对政府最大的不满,马上即会有人提醒“你又忘了规矩了吧?”相威胁。因为长久以来,在××党的专制统治和不讲人性和人权、只讲阶级和政权的变异的政治理论灌输下,政府工作人员,特别是在直接管人的政府机构如公安等部门里的警察等,养成这样一种变异思想,就是无论自己干什么都打着政府的旗号,党就是专政、政府就是专政,你对警察的行为不满就是对党的不满、对政府行为的不满,而政府就是管人的,政府怎么能有错呢?党怎么能有错呢?从而警察怎么能有错呢?法轮功人员由于被多方迫害的原因,所受的折磨远远比普教更大。

如果家属们能亲眼目睹一下以上这些真实的场景,再想想江氏政府警察们一向标榜的诸如“像老师对待学生一样、像父母对待子女一样、像医生对待病人一样对待劳教人员”的肉麻劳教词语,会是怎样的心里感受啊?!

当时的调遣处分前后两个院,被判劳教的女学员也先带到这里,男的在后边大院,女的在前院,两院之间没有围墙,只有铁丝网隔着。刚被带进来的人,都必须站在院内的空地,挨个把全身衣服脱光接受侮辱性检查;女的也是,被检查时男警察和外边进来的人隔着铁丝网看得一清二楚。这种环境下,女学员所受的人格侮辱和迫害比男的更重(她们也要干包筷子等各种活),稍微想按法律规定维护自己合法权利的人,哪怕上年纪的都会立刻遭到江氏女恶警强力电棍的猛烈酷刑电击,恶警专挑嘴、耳、腋下、乳头和阴部狂电;甚至女恶警经常唆使吸毒、卖淫女或同性恋者对法轮功女学员大肆进行野蛮的性侵犯,令人发指。有的女学员被折磨得全身是伤,奄奄一息,却被恶警训斥:不要以为你有伤就可以保外就医,我们有死亡指标!(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