灌食灌的是盐水和苦药 灌完了就被吊起来


【明慧网2004年2月9日】我是98年从姐姐那里知道法轮功的,也了解大法能祛病健身,就开始走上了修炼道路的。在学炼功过程中逐渐的明白了人生真正意义,在实际生活中,能按师父要求的去做,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按“真、善、忍”的标准修炼,去提高自己的心性。

自1999年7月20日,江氏集团开始迫害法轮功后。我与同修一起去北京证实大法,被送回当地后,在武装部被关了7天才放回家。

2000年的冬天,我又被乡政府高惠昆一伙送去党校洗脑,关了9天,敲诈500元,才放回家。从那以后的四年中几乎三天两头进行骚扰。

2000年腊月25日,我再一次到北京和平上访,讲法轮功真象。却被县610梁民、公安局干警张振岳、白龙乡康新元一伙送进看守所。在看守所里,三天两头挨打、挨骂。在看守所关了一些日子,又把我们送进东马洗脑班。到洗脑班下车就打。打人凶手是:康新元、李敬东、少校风、王志强。他们还让我们辱骂我们的师父。我们不骂,他们就打。恶人王玉斌,在看着我们的过程中,无任何理由就无端地打骂。有一次,他们丢了钥匙,硬说我们拿了。大家想一想,他们把我们关在屋里不让出门半步,连上厕所都得经过他们允许,我们能看见钥匙?他们一时找不到就拿我们出气。一个挨一个狠狠地打了一顿。后来开门的大伯告诉我们说钥匙找到了。父老乡亲们请你们评评理,做为一个政府工作人员对手无寸铁的老百姓就这样无理伤害。从这件事上你们可能也会分清哪是正的哪是邪的。更能分清江泽民这个小人对法轮功的栽赃陷害。我们在那儿挨了不少打,恶徒又罚了1000元钱才放我回家。

在2003年正月25日,公安局和乡政府伙同村干部又闯进我家(经过和前面的同修一样)。没有任何法律手续,又把我非法绑架到县看守所。看守所所长贾瑞芹向他们要手续,徐会来说没手续。贾瑞芹说:按理说没有手续我们不能收。徐某说:你先收下,三天后我给你补办手续。就这样,又把我关进了看守所。我绝食抗议。五天后他们野蛮的强行给我灌食。第二天县610办公室主任梁民到看守所对所长说:你们接着给他们灌,死了由我担着,灌完就吊起来。所里说:死了怎么办?梁某说:死了就少了。看守所的警察不分正邪,死心塌地按他说的接着灌,灌的都是盐水和苦药,灌完了就把我们一个个吊了起来,而且不让上厕所。我们坚持不了了,只好叫同号的姐妹们拿饭盆接大便。

我们慈悲地劝他们不能这样对待修炼的人,要分清善恶,不能助纣为虐了。那个叫贾瑞芹的警察不知好歹地说:我就助纣为虐,哪怕我今天灌了你们,明天死了我都不怕。这样连续灌了10天。有一次,以恶警又把我们铐在铁笼子上,铐上之后,我再也忍不下这无理的迫害:我们在做好人,为什么这样伤害我们呢?我们这样一想,不可思议的事,几个同修的铐子咔嚓、咔嚓开了好几个,铐子也坏了几个。有几个警察见此情景大吃一惊。当时我们悟到:这是我们慈悲的师尊利用这个形式在警示恶人:不能再对大法与大法弟子犯罪,如果不悟,对本人与家人就会遭不堪设想的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