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识字祛病做好人 遭迫害坚持信仰不屈服


【明慧网2004年3月1日】我今年51岁,家在湖南省津市李家铺乡。1998年2月我得到了一生中寻找的正法――法轮大法。得法前,我是一个一字不识的文盲。学法时,同修们教我背《转法轮》里的“论语”。后来照着师父的讲法录音、讲法录像和大法书《转法轮》一个字一个字学着念,是师父给我开启了智慧,由不认字到学会读《转法轮》。同时师父把我的身体也给净化了,让我摆脱了病痛的苦难,我心里无比激动,我按照师父教我的 “真、善、忍”去修去做,处处与人为善,做一个比好人还要好的人。

可是99年7月20日,江泽民不顾亿万人身心受益的事实,在妒嫉心的驱使下,发动了一场历史上最可耻的对信仰“真、善、忍”善良人们的迫害。在我的家乡,派出所恶徒:周海林、张建军、唐光云、乡政法委书记、卜中华一伙5人晚上8点闯入我家强行抄家,把我的大法书籍、磁带和炼功服全部收走。

99年11月26日,我和两位从未出过家门一字不识的同修去北京上访。我们用一颗纯洁而坚定的心来到天安门广场证实大法,正准备和平打坐时,过来几个警察问我们是不是炼法轮功的,我说是的。他们说:“法轮功被打成××,你们知不知道?”我们说知道。我们今天到北京来就是向国家领导人讨个公道,证实法轮大法是正法修炼,我们的师父就是叫我们做一个真正的好人,没有叫我们做坏事,没炼功前我身体得了多种疾病,吃药打针都没用,又不知道做人的道理,经常跟人争斗,弄的一团糟,通过修炼法轮大法我一身轻,人也成为好人中的好人。于是警察把我们抓上了警车带到了前门派出所,问我们是哪里来的,我就说实话。后来,他们通知当地驻京办的人,把我们押回了市拘留所,被关了15天、罚款1000才放回家。

2000年2月下午,乡派出所及乡政法委书记卜中华等一伙6人又一次闯入我家,把书抄了后,又把我强行带到派出所,说:“你还炼不炼?”我说:“师父慈悲地把我从苦海里救了出来,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我怎能不炼?”他们就关了我一夜,我就给他们讲了一晚上真象。后来他们想用翻到的我儿子买化肥的钱做保证金,并威胁我说:“交200元钱才能回家。”

2000年5月13日师父生日那天,我和同修王春秀准备到津市炼功点炼功,乡派出所一伙10人到处找我们。中午他们把我俩从路上劫持,并光天化日之下当众罚跪、拳打脚踢的叫骂污辱人格,下午又把我们抓到拘留所准备关15天,为了抗议非法关押,我绝食7天后,恶徒才把我们放回。

2000年6月30日,正是农忙时节,我在地里干活,他们又以开会为由把我骗到市劳动农场洗脑班关了一个月。7月31日又带到公安局,让交300元生活费,我们说,没钱交。后来绝食4天,强迫我们到太阳底下扯草,还邪恶地说要整死我们。我们说,我们没有钱,他们没有办法,才把我们放回家。

2000年12月14日,为了维护大法,我们四个大法弟子去了北京。16日晚到时,没有歇脚的地方,后来在师父的慈悲看护下,我们找了一个破旧的房子,四个抱成一团度过了一夜。第二天17日,我们来到天安门前,几个穿便衣的警察问我们是不是炼法轮功的。我们说:“是。”他们卑鄙的说他们也是,让我们跟他们走。我明白这是骗局,我们就高喊着:“法轮大法好”。恶人们慌忙把我们抓到前门派出所,后我们又被送到河北某个派出所关了一夜,后来让讲出地址,把我们押到驻京办,19日关在拘留所。市公安局周海林对我拳打脚踢,把我关了15天后又转到看守所继续提审,他们用两根绳子把我两臂反绑着打了几个小时,要我交待经过,还说我说不炼了,马上放我出去。我说,只要我还有一口气在,我就是要炼的。他们非法把我判了三年劳教。2001年3月2日在株洲白马垅劳教所关押1年多才放回。

2003年11月24日,为了让人们了解真象,我跟新州镇买农药的老板讲真象,老板不接受,结果被跟踪的便衣发现,骗我说到镇派出所说几句就放人,可是他们却用手铐反铐着我将我送到市拘留所非法关押了21天,勒索了我550元才放我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