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打电话讲真象中去执著


【明慧网2004年3月10日】我开始意识到讲真象的重要性,并不是从打电话,而是从其它讲真相工具上。当初会用聊天工具时自己就认为,这可真是方便的工具啊!只要把真象全部贴上去,也不管对方看或不看,就像做业绩,如:“今天我贴给了几个人看了”。(一段时间后跟对方也可聊天了。)还会告诉自己,“嗯!我今天可在讲真象呢!”以常人安慰的心态来掩盖自己的不足。现在想起来很可笑,但在当时的我是不会发觉的。

经过一段时间,我从中也知道自己有哪些心该去掉,或者说是发现了自己执著不放的心是什么,然后慢慢的去掉它。发现执著后,虽然痛苦,但作为一个修炼人,就看自己能不能、行不行了。聊天之后,我也打过电话,在当时并不投入,因为我打电话的情况通常被挂、被骂的情况居多,那时并不以这样的情况当作是提高自己的动力,反而返出常人之心,认为是挫折,还以有做其它真象工作为由,来解释、掩盖不敢拿起电话讲真象的怕心。因此,时间就在我的犹豫、怕心中流失了,当时,就拿不起电话,也觉得电话很重似的。

一次,我与妹妹星期六去杭南参加读书会,交流中都是以电话讲真象为主。几次的交流后,同修的心得,触动我想打电话的心。因为经由电话你可以知道对方想要知道什么?他的症结在哪儿?如果,还想继续聊下去,我们也可主动的问他:“你还有什么不解的地方吗?”藉由这样的互动,达到讲“清”真象的效果。

前几天打了一通电话给对方,是一位女孩子接的,听到一半就挂掉了。我思索,再打一次看看吧!就再打过去,那女孩子竟然说:“你要说什么,就说吧!”当时,我就赶紧的把真象讲给她听,而电话那头的可贵的中国人,也将真象听完之后才挂上。

我在打电话前,其实是很紧张的,不只是这一次,就连前几次都是这样的情况。每打一次电话,就问自己:“打电话所为何来?”而我现在只有一个念头,“救人”。这个念头很深刻,而发正念后“救人”的意念更坚定,思想中无任何杂质,一切就是这么的清楚、干净,明白自己该做的事。

但身体所呈现的反应就是颤抖,除了发抖还是抖,讲真象中,讲给对方的同时,我舌头还会打结、脑筋在当时是不管用的,一片空白。想要讲什么呢?也没去构思,那就用我之前所打好的文字,逐字、逐字的念:从江××已经在美国被告了、法轮功在国外的洪传、国内法轮功学员被迫害、我们在国外的人都知道,打电话给你就是要把这消息带给你,希望你能明白。

挂掉电话之后,我回想了一下,在我开始认真要“面对”电话的时候,大部分打过去的电话都没有被挂,反映的就是对方耐心听完我所要与他说的内容居多。当时,我在想师父真是太了解我了,知道“紧张”对我来说,会是一大障碍,而在我有心要打电话讲真象的同时,师父不断的鼓励我。只要我有那颗善心,急于想把真象讲给可贵的中国人的心,师父都会帮我们的。

“现在邪恶大量地被销毁了,看上去恶人已经疯狂不起来了。”(《在2003年亚特兰大法会上的讲法》)现在打电话真能感觉情势愈来愈宽松了,而且打电话讲真相确实是最方便、直接的方式。

个人的理解,如果有不妥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