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江垂悲泪 正信铸金刚(三)(图)

湖南法轮功遭受迫害综合纪实

【明慧网二零零四年三月十一日】(明慧记者黎鸣综合报道)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修炼人的这场浩劫肆虐中原大地已经近五年,迫害的真相正在大白于天下。人们在震惊之余,开始了冷静的思考。不少人已经注意到,从1999年7.20江氏集团公开迫害法轮功以来,修炼法轮功的人不是少了,而是越来越多了。

为了让更多的人了解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用良知和正义共同制止这场对无辜百姓的残酷迫害,本文旨在真实报道发生在湖南省的迫害事实,揭开江泽民集团为非法镇压法轮功而编造的栽赃陷害法轮功的弥天大谎。

本文内容:
一、法轮大法教人走上道德归正之路(图)
二、法轮功修者日众 江××竭力陷害——“4.25事件”/“天安门自焚”/“湖南王学中杀父”真相
三、19名湖南法轮功学员惨死在江××的灭绝政策下(图)
四、肉体折磨加精神病药物摧残——灭绝人性的洗脑转化
五、曝光湖南株洲白马垅女子劳教所(图)
六、湖南祁东公安610暴行——二条人命/一人失踪/多名老人被打致残/非法囚禁十六岁女孩(图)
七、好人被害 坏人横行——败坏的人性在迫害法轮功中膨胀 湖南岳阳黑官仗势杀妻
八、善恶必报终有时——江泽民及其追随者正面临世界各国起诉/湖南凶犯陆续遭天惩
九、正信铸金刚 人心在觉醒

(接上文)

四、肉体折磨加精神病药物摧残——灭绝人性的洗脑转化

自99年7.20江氏一伙公开迫害法轮功以来,至少导致890人丧生(2004年2月22日明慧网数据),上千人被强制送进精神病院惨遭精神药物摧残,数以万计的法轮功学员被迫失业、失学、流离失所。江氏集团对此却矢口否认。

那么让我们来看一看江氏在湖南的追随者们在江××对法轮功学员实行“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灭绝政策下,为了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修炼,放弃信仰,是如何通过肉体折磨和精神摧残对法轮功学员进行灭绝人性的洗脑转化的。

“约束衣”酷刑加重头盔──长沙新开铺劳教所酷刑折磨法轮功学员

在这场持续了四年半有余,遍及全国范围的迫害中,为了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各种酷刑折磨的手段无所不用其极,据统计使用的酷刑不下40余种:多根高压电棍同时长时间电击,其中包括放在嘴里放电,电击胸部、腋下、乳房、阴部等等;铐死人床、吊铐在门窗上、戴脚镣;麻绳捆;橡胶警棍、胶皮管、木棍、铝合金片、钢筋条、铁棒打;用铜丝、包皮电线拧成的鞭子抽;铁钳子拧肉、螺丝刀插肉、图钉钉手指、竹签扎指甲缝,甚至打掉十指指甲;打火机烧、烟头烫;向脊梁上浇开水烫至皮肤溃烂;逼跪、躺在碎磁碗渣子上;用塑料袋套在身上封住口将人窒息;迫害性灌食、用普通塑料管灌浓盐水、灌粪尿汤;连续多日剥夺睡眠;注射和强迫大剂量服用破坏中枢神经药物;等等,难以一一尽数,无一不是丧尽天良。

而长沙新开铺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使用的“约束衣”酷刑是中央“610办公室”及其操纵下的司法部专为迫害法轮功而向全国劳教系统推广使用的。据报道,全国各地已有多名法轮功学员被“约束衣”酷刑活活折磨致死。

所谓“约束衣”,是一种衣形酷刑用具,从前身套进在后背结带,衣袖长出手臂约25公分,衣袖上有带。此衣由细帆布制作。警察将“约束衣”给坚强不屈的大法学员穿上,将大法学员手臂拉至后背双臂交叉绑住,然后再将双臂向上过肩拉至胸前,再绑住双腿,腾空吊在铁窗上……一用此刑者,双臂立即残废,首先是从肩、肘、腕处筋断骨裂,用刑时间长者,背骨全断裂,被活活痛死。

2002年3月13日至20日七天时间内,湖南省长沙新开铺男子劳教所将大法学员熊金泽关进禁闭室内,(禁闭室是二米长,一米多宽,二米多高,二重铁门,一个水泥床铺,一个厕所坑,水龙头)吃、住、拉全在里面。并强行给熊金泽穿上约束衣,戴上厚重的头盔,穿上约束衣后将其双手交叉紧紧捆绑于胸前,胸部十分压迫憋闷。戴上头盔后,只能张开口呼吸,感觉胸闷,头沉,浑身无力,无法行动。而且24小时由两个吸毒劳教人员监控,不时对他进行人身侮辱与精神折磨。七天之后,熊金泽只能由人从禁闭室抬出来,警察说从来没有人在这种折磨下熬过三天。

除了这一系列的肉体折磨外,江氏追随者们还采用精神病药物摧残法轮功学员,从而逼迫修炼人放弃修炼。

湖南妇幼保健院护士贺祥姑在精神病院的悲惨遭遇

贺祥姑,女,39岁,湖南省妇幼保健院护士。97年11月开始修炼法轮功。99年12月12日去北京上访,被拘留15天。2000年1月1日,被湖南省妇幼保健院第一次强行送进湖南省精神病院。

2000年8月18日,省妇幼保健院私自打开贺的更衣柜,发现有法轮功书籍,第二天再次将贺绑送精神病院,至今未出,并不准探视。以下是一位见证人今年11月,见到贺祥姑后写的情况:

我见到了她,我的眼泪止不住地流,看到的哪象一个人啊!根本就不象人样儿,完全是一个痴呆像。木呆呆地站着,双眼无神,脸无表情,背微驼,双手放腹前,喊她不知答应,问她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

我问:“你丈夫来看你吗?”摇头。她告诉我:“省妇幼领导来过,还带了报纸,说还炼的话就要打成反革命。刚才又打了一针,现在半个月就打一针。这种药,对病人,一般都是一个月才打一针的。”

省精神病院里的环境:两道铁门,高高的围墙。病室内阴森森的,很暗。地上经常到处是很深的水,时常有病人随地大小便。昼夜都是哭喊、叫唱的,有时被打得头破血流,很少能有安宁的时候。

如送进吃用的东西,马上被一扫而光,连卫生巾都会拿走。一不留神,衣服、什么东西都不见了,或被人穿在身上,或被丢在垃圾桶内或厕所里;一会儿被子、枕头被搬走了,要不被子里塞一把脏东西。或一个脏兮兮的人躺在你床上,甚至在大、小便……

省精神病院对法轮功学员注射的药物:长效神经阻滞剂(氟哌啶醇),这是一种最强的抗精神分裂症药,只有对顽固的重度“精神分裂症”病人才用。该院医生欺骗说,注射的是大脑保护剂。

被强行注射药物后的反应:打针后不到半小时,感到心冲,象心脏病发作一样难受。因是慢性长效剂,随着时间的推移,全身颤抖,站、坐、躺都不行,四肢运动障碍,一分钟都好难过。想做点事,注意力分散,四肢无力,力不从心。视力模糊,不自觉地流口水,不想说话,说句话要用很大的劲才张得开口。没有意志,心情烦躁不安,脑袋里经常象刀刮一样地痛,莫名其妙地就哭。有时寒气从骨髓里冒出,刺骨的冷。智力还不如一个学龄前儿童,走路都让人牵着,汽车开到跟前都无反应。脚提不动,手抬不起,脸部变形,呆板,没有表情。

湖南常德一对老年夫妇被迫害致双目失明

湖南省常德市石门县一对老年夫妇侯金元,女,59岁,覃仕林,男,62岁,因修炼法轮大法屡遭610歹徒迫害,现在两位老人均被迫害致双目失明,生活难以自理。

两位老人因修炼法轮功于2000年12月24日同时被强行抓进常德市办的邪恶洗脑班,后因洗脑不成,于2001年3月18日被分别送回县、区关押。

2002年1月13日侯金元绝食抵制这种无理的长期关押迫害,1月17日石门县610办副主任覃春平将侯金元送进本县人民医院13科(精神病科)强行注射不明药物,用什么药全由这个覃春平决定,17日当天肌肉注射一针,打吊针4小时。打针后,老人感觉头盖骨、舌头都是麻木的,当第三天打针时有一个好心的护士小声告诉侯金元:“姨妈,你吃东西,这种毒针再不能打了,如果再打就会整个身体和内脏萎缩,会被活活整死的。”第五天打针后,侯金元双腿麻木,下地没有了知觉,到1月底老人双腿瘫痪,双眼模糊不清。春节(2月12日)以后,双目完全失明。

覃仕林老人被关押在县看守所一楼一间又黑又潮湿的牢房里,由于长期关押于2001年7月双目完全失明。

自从侯金元住进医院,610办就强迫蒙泉镇派出2人进行监视,由于610不给这两人钱,并强迫蒙泉镇承担给钱,而蒙泉镇政府无力承担,且又得知江氏集团为迫害法轮功,给610办拨了8万元的款。蒙泉镇2002年3月22日撤回那两名监护人员,在这种情况下,610办才于2002年3月24日将两位被迫害得双目失明的老人放回。

由于两位老人双目失明,现在生活难以自理。

湖南省辰溪县裁缝师刘六妹被公安毒打折磨致精神失常

湖南省辰溪县的刘六妹也是这么被逼致精神失常的。

刘六妹,女,三十多岁,裁缝师,湖南省辰溪县人。2002年因修炼法轮功,参加集体学法遭人告密被非法抓捕。

在看守所被县公安局国安大队余庆长、谢开基用各种手段毒打,用铁钳打脚,并抓住她的头发狠狠地往墙上撞,使她倒在地上痛苦万分,头部受重伤。有人听到刘六妹大呼:警察打人了!一会儿就再听不见她的声音了,有学员喊:你们真的要把人打死吗?警察才住手,刘六妹艰难地从地上爬起来,扶着墙一步一步地走进牢房,就再也没力气动了,几天无法进食,上厕所都得靠别人抬着去。

后来刘六妹被送株洲白马垅劳教所迫害,受到各种折磨,在邪恶的高压洗脑下,刘六妹的情况急剧恶化。她经常难受地抱着头,疼痛难忍。精神逐渐失常,后来在被警察送回家的路上跑掉,从此不知去向。

这种肉体折磨和精神摧残的灭绝人性的洗脑转化已导致19名湖南法轮功学员死亡(2004年2月22日明慧网数据),无法准确统计的人被迫害致残、致疯。

多么腥风血雨,惨无人道的洗脑转化。

国际社会强烈谴责江氏集团滥用精神病药物迫害法轮功学员

据统计,1999年7月以来,至少有一千多名法轮功学员被强行关进精神病院,许多人被强行注射损害大脑中枢神经的药物,不少人因此死亡。据了解,全国各地有一百多所精神病院参予了迫害。

国际组织调查结果显示,中国官方纵容滥用精神病药物迫害法轮功学员已引起了国际人权组织、国际精神卫生组织以及专业人士的深切关注。国际社会要求北京当局立即停止滥用精神病医疗手段迫害法轮功学员。

2001年5月,美国精神病学协会通过大会决议,要求董事会谴责中国政府滥用精神病治疗迫害法轮功学员,并对此进行全力调查与制止;2001年7月,英国皇家精神病协会在召开的全体大会上以全票通过大会提案,要求世界精神病学会派遣调查组对中国滥用精神病治疗进行调查。

2002年8月,人权观察与日内瓦精神病治疗委员会共同发表了中国滥用精神病治疗报告,指出中国大陆把健康的法轮功学员坚持信仰诊断为精神病,不符合国际精神病诊断的标准。

2003年5月,在美国精神病学会年会上,英国伦敦大学东亚法律研究所研究员罗宾-蒙罗表示,国际社会应该更加积极地行动,促使中国在人权方面出现更大的改善,尽早结束精神病学界遭受的政治干扰和医德方面的扭曲。

2003年11月,由中外精神科医生、心理学家和社会工作者组成「中国精神卫生观察」在纽约成立,该组织呼吁中国大陆的精神卫生工作者拒绝参与迫害,并协助收集证据,此外,该组织也准备派员至中国大陆调查和搜证,并向国际有关机构、媒体随时公布所有参与迫害的医院、医生、相关人员及协助医院的人员包括公安、受害者的单位、家属的名单,追究其法律责任。

五、曝光湖南株洲白马垅女子劳教所

湖南省株洲白马垅女子劳教所紧紧追随江罗政治流氓集团指令于2000年3月开始对法轮功学员进行强制“洗脑”。为了逼迫法轮功学员背叛信仰,组织了一个“攻坚队”,对坚定信仰的法轮功学员无限期关押,同时进行肉体和精神上的双重折磨。如把法轮功学员的双手吊在柱子上,用棉絮塞着头,让头低下,又在腰背后面塞上两个小凳子,让腰直挺着。还规定大小便的时间,不到时间不准上厕所,有的学员被逼得没办法大小便解在身上。那些警察怕把房间搞脏,竟逼迫法轮功学员站在塑料桶里。许多法轮功学员纷纷绝食抗议,有的被折磨得晕死多次也不放过她们,强行逼着她们写“三书”,放弃法轮功修炼。

白马垅女子劳教所现仍非法关押700多名法轮功学员。劳教所一方面强制禁止法轮功学员与亲人见面,一方面对外颠倒黑白说法轮功学员不要家,不要亲人。

在如此迫害下,至少已有五位法轮功学员被该劳教所迫害致死,多人被折磨致伤残。

左淑纯被用很粗的竹筒粗暴灌食 当场窒息死亡

左淑纯,女,42岁,湖南省长沙法轮功学员,生前在长沙公汽公司工作。左淑纯因坚持对“真善忍”的信仰,抗议对法轮大法及学员的非法迫害,绝食绝水,被关禁闭室,2001年3月遭警察用极其野蛮粗暴的竹筒强行灌食,当场被窒息致死。

竹筒灌食是白马垅女子劳教所用于折磨法轮功学员的一种极其残暴的酷刑。一位现场目击者这样写到:

2月28日那天小左和我们又从严管队被提出来(共13人)送进了现在7.3队的一间空房子里,那里当时没有住人,整个楼房只有我们13人。我们被关在一个有铁门的房间里,吃、住、拉全部在房间里,只有一个小马桶。没有几天又来了四个人,我们一共17人,从此我们过着天天与手铐相伴的日子。每天我们要炼功和背经文,他们就把我们手连手的铐在一起,有的双脚离地,双手放下时都失去了知觉,甚至还用透明胶封住我们的嘴,吃饭时也不松铐。最后我们17人联名写信给省里、所里,都被这些邪恶的警察扣了下来。我们为了抵制非法迫害,3月8日集体绝食(后来听说严管队的一百多名法轮功学员在3月6日夜开始绝食),那时整个白马垅笼罩在恐怖之中,不时听见同修被拉去灌食时的惨叫声,到第八天(3月15日),我们也开始被灌食,第一个拉出去的就是左淑纯。当时我看见七、八个男特警还有三、四个医务人员拿着一个很粗的竹筒,过一会儿一个特警开门进来问:还有毛巾吗?我们知道一定是小左把稀饭吐出来了,可是我们没有听到小左一点声音,却听见医务人员的杂叫声和急促的脚步声,一会儿小左被特警用一块床板抬了出来,当时我们看见小左双眼紧闭,一件大衣盖在她的身上几乎盖过了她的脸,不一会就听见严管队有人叫着喊着,警察灌死人了,当晚我们问值班的警察,小左哪去了,他们支支吾吾说送株洲医院去了,过了一个星期我们又问队里的负责人,他们说送回家治病去了。后来我们才听说小左去了,一个活生生的人被这些毫无人性的警察折磨死了,他们却说送回家去了。

由于劳教所对内、对外严密封锁消息,掩盖事实真相,左淑纯的家属还不知道真实情况。这就是他们所谓的“帮教”、“用热情感化”、“用真心挽救”的真面孔。

将左淑纯迫害致死的湖南省白马垅劳教所的电话:
总机:011-86-733-8640841分别可转七一大队,找丁队长七二大队,找郑队长及七三大队。
所内三个相关恶警的警号:4329158;4329302;4329138

被迫害致瘫的陈杏桃历尽一年多的痛苦煎熬后含冤离开人间

陈杏桃,女,39岁,1963年正月18日出生,家住湖南省岳阳县杨林乡姑桥村新庄组23号。2001年1月31日陈杏桃被非法送湖南株洲白马垅女子劳教所,期间受尽残酷迫害导致下半身瘫痪,2001年5月17日出狱后,历尽一年多的痛苦煎熬后,于2002年5月27日含冤离开人间。


陈杏桃


拄着拐杖在家乡向世人揭露迫害真相


被迫害时被电棍烫得满身水泡,后变成黑色,两个月后留下的疤痕


尾骶骨烂出一个大洞

陈杏桃生前记录下的一些受迫害的经历:

从99年7月20日开始,我就不断遭受邪恶迫害,开始是乡政府邪恶之徒方青龙等人抄家,抢走大法书籍,及价值1000多元的录像机,录音机等。2000年4月被恶警绑架到派出所,抢走现金500元,后被关进看守所,期间曾为了保护《转法轮》书而被副所长谢泽华打得鼻青脸肿。为要回《转法轮》书,我以绝食抗议,被灌鼻饲2次,鼻孔被胶管插得鲜血直流,并加戴脚镣、手铐一个星期。家人被逼交1500元钱才放人。同年11月再次被非法关押长达23天,12月14日又被勒索了1000元才放人。2001年元月,我正在家做家务,乡政府恶人方青龙以办洗脑班为名,将我抓进拘留所,元月31日被送进株洲白马垅女子劳教所,非法判劳教一年半。

为逼迫法轮功学员们放弃真、善、忍信仰,劳教所采用了各种残忍、无耻的手段,打伤打残多人。法轮功学员曹静珍被打断三根肋骨,一吃东西就吐,瘦得皮包骨回家不久便含冤去世。男警用皮鞋猛踢法轮功学员王萍的阴部、胸部、并将她铐了一整夜。第二天又拉着手铐把王萍从二楼拖到一楼,拖得伤痕累累,被迫害者甚多,无法一一表述。

2001年3月24日我因炼功被两名男警将双手分开按在墙上,另一名警察用电棒电手心、脚心、下身,长达一个多小时,全身被电得遍体鳞伤,密布水泡。

被白马垅劳教所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还有:曹静珍、陈偶香和刘彩云

* 曹静珍,女,50多岁,湖南省沅江县法轮功学员。因不放弃修炼法轮大法,被关押在湖南株洲白马垅劳教所。在那里遭到警察用电棒电、上手铐、拳打脚踢、晚上不准睡觉等折磨。2001年3月,由于曹静珍坚持学法炼功,被打断三根肋骨,大量出血被抬回家不久去世。

*刘彩云,女,在被白马垅女子劳教所迫害期间为抗议非法迫害,陆陆续续绝食8个多月,最后脸浮肿,双眼成一条缝,送进医院检查不行了,才叫家人接回家,不久就去世了。

*陈偶香,43岁,湖南省平江县三墩乡龙板村人,2002年10月26日被害。以下是陈偶香的丈夫向明慧网编辑部的投诉:

陈偶香,农村家庭妇女。生性勤劳、善良忠厚。97年12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江氏集团开始迫害法轮功以来,她为了证实大法,讲清真相,曾经二次到北京上访。在最后上访期间即2001年11月11日被捕,警察没通过任何法律手续将她关进看守所后又转移送株洲白马垅劳教所。她坚信法轮大法,在劳教所受尽种种折磨,最终被折磨致死,死亡时间为2002年10月26日下午七点半。死时身负六处青红。我想进一步验证,警察强加制止,并制造各种假象说她是什么心脏病死亡。

为了使更多的好心人知道真相,暴露邪恶的迫害,我特向明慧网编辑部投诉。

陈偶香之夫:徐宽厚
2002年11月10日

白马垅劳教所给法轮功学员强行注射损害中枢神经的“冬眠灵”

医生的职责是治病救人,救死扶伤。然而在四年多迫害法轮功运动中有不少医务人员却在充当着杀害法轮功修炼人的刽子手的角色。湖南白马垅劳教所医务室对绝食抗议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强行注射损害中枢神经的药物“冬眠灵”和“冬眠一号”,导致受害者意识不清、记忆丧失。

*2001年11月管教把“生产队”(一大队)的法轮功学员陈楚君调到“转化队”(7、2大队)迫害。陈楚君是湖南省怀化地区铁路的法轮功学员,30多岁。当天她抗议进“转化队”,警察不管三七二十一,唆使监控人员蜂拥而上,把陈楚君按倒在地,用绳子捆住她的双手,使劲扳住她的脸,强行剪头发,她一头秀美的长发被胡乱剪掉。为了抗议这种“法西斯”的暴行,陈楚君开始拒绝进食进水,管教把她转到“生产队”(二大队)。在白马垅里,只要坚修大法,警察就使用各种花招折磨。陈楚君只有用绝食的方式来抗议迫害。6天后,她被拖到医务室输液,大约半个月后,管教派两个监控守着她住在医务室。据目击者说,恶徒们在输液的葡萄糖药瓶里注入了一种药叫“冬眠灵”和“冬眠一号”。据吸毒者介绍,此药强烈的损害大脑中枢神经,使人丧失记忆。打了这种药,人象冬眠一样想睡觉,醒来后什么事都记不起来,象个白痴一样。为了掩人耳目,他们每天给她注射少量的“冬眠一号”,象慢性中毒似的。

医务室对陈楚君的消息封锁非常严密。后来一位法轮功学员收到陈楚君写的一张纸条,上面写着这样的内容:我昏昏沉沉的,第一套功法的第三句口诀记不起来了,第三套功法的第二句口诀也忘记了……法轮功学员们当时觉得很奇怪,口诀只有简单的四个字,每天都要默念的,怎么突然会忘记呢?她还说要我们找到夏婷,夏婷急需要帮助,她梦见夏婷很危险。

不久,陈楚君被送到株洲化工冶炼厂职工医院(此医院与白马垅是联谊单位),很多法轮功学员在这里被迫害,里面也有很多黑幕。在给她强行插胃管时,发现她的胃、胆囊、肝脏都出了问题。绝食22天后,她又被接回到白马垅医务室,因为她的胃要做手术,过几天就会放她回家。直到2002年1月2日还没放她回去。她又开始绝食抗议,7天后,她被送到株洲第二医院,2002年2月,有人问护理她的“监控”,陈楚君到底是死是活,身体情况怎样?对方说:“她还活着,只是身体非常虚弱。”后来再也没有她的消息,白马垅也没有她的身影。在白马垅有很多这种情况,不知是被放回家了,还是被折磨致死?(如刘庆喜、文惠英、金福晚、益阳郭照青、衡阳齐满英、……)

*夏婷(浙江人,29岁,家住深圳)当时也是绝食住在医务室,在长达一个多月的时间里,被注入不明药物,整天浑天浑地地睡觉,停止绝食后,她前后判若两人,以前常人个个都说她长得很漂亮,高挑的身材,白皙的皮肤,端庄的五官,飘逸脱俗的气质。现在的她目光呆滞,身体笨重,背微弓,两肩一高一低,走路时两腿不能保持平衡。她除了能背一篇《论语》之外,其他的全部都忘记了。她每天都要问今天是几号?刚告诉她,过一会儿她又问,再过一会儿她还会问同样简单的问题。

有一次,在功友的帮助下她把自己的身体状况写了一份报告交给劳教所。副所长赵桂保找她在一间僻静的杂房里谈话,当时大家在宿舍背面的坪里扯杂草、搞卫生。无意中看到这一情景,赵桂保威胁她说:“你是因为绝食身体才变成这样的,你不要说我们给你打过‘迷魂药’,要不就……”。

进白马垅的法轮功学员绝食的不知有多少,也没有失去记忆,再说不是天天输液补充营养吗?真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同一时间被注入“冬眠灵”的还有法轮功学员喻颖祝(湖南株洲人,29岁,被非法关押三年了),她当时和夏婷在一个生产队,一起绝食的,她说以前打吊针身体就有力气,而这次只想睡觉,一身软绵绵的,更奇怪的是每天下午输液回来后,排尿时,内裤上残留有粉红色的印渍。她大约被拉去强行输液4-5天,总感觉到不妙,后来她不去打吊针了,才免遭毒手。如今她有可能还关押在白马垅。

白马垅医务室主任卢医生是白马垅副所长赵桂保的妻子,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湖南株洲白马垅劳教所恶人榜:

黄用良,男,53岁,白马垅劳教所所长,党委书记,因迫害法轮功成为“先进”个人。他是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主要决策人。电话:1390843906

赵桂保,男,38岁,白马垅劳教所副所长,迫害法轮功的“先进”单位代表。电话:13607332316

卢永泉,女,36岁,赵桂保之妻。现任劳教所卫生科科长。上述二人是迫害法轮功起家的,他们原都是所内的医生,对法轮功学员用刑,灌食,打麻醉药,在劳教所发生的累累血案都有他们的指挥参与。

衣金娥,女,46岁,劳教所政委,党委副书记。因对法轮功学员强行洗脑,2001成为迫害法轮功的“先进”单位及“先进”个人代表。因此由副所长晋升党委副书记。电话:13873335222

丁彩兰,女,36岁,2000年7月至2003年4月任大队长,对法轮功学员心狠手辣,调离大队后还带着女儿到长沙市办迫害法轮功的洗脑班。还因此入了党,晋了级,多次被评为省市的所谓“先进”个人。电话:13873335268

袁立华,女,42岁,大队长。自2001年开始对法轮功学员强行洗脑,还自己动手打骂,多次受到省市司法部门嘉奖,晋升为大队长。电话:13873336595

谭湘谦,男,38岁,白马垅劳教所特警队队长,4年来一直在配合白马垅邪恶的领导班子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打死法轮功学员5人,打伤的不计其数。

六、湖南祁东公安610暴行——二条人命/一人失踪/多名老人被打致残/非法囚禁十六岁女孩

湖南省祁东县610办公室及其下属各派出所,对法轮功学员犯下了重罪,三年中害死二条人命、造成一人失踪。两位被杀害的法轮功学员是官家咀镇56岁的农民管朝生和太和堂镇的匡素娥。而乔木堂的一对中年夫妇,丈夫被非法关押在县拘留所,妻子是个医生,被步云桥派出所所长邹爱民逼走,至今下落不明,生死未卜。湖南祁东公安还非法囚禁一个十六岁的女孩子,执法犯法到了疯狂的地步。

*管朝生被虐杀1万2的死亡赔偿被祁东公安拿去7千


管朝生

管朝生,男,56岁,湖南祁东县官家咀镇人。1999年12月中旬依法去北京上访,同去的有30多个当地学员。政府非但没有接待他们,反而非法将他们关在北京西城某处,管朝生在那遭到公安毒打致死。腹部有大面积的青紫色的伤痕,头部也有多处伤痕,其他部位也有不少明显可见的伤痕。死亡赔偿费1万2千多元钱,祁东县公安局从中勒索拿走了7千多元钱,最后只给其家属5千元钱。

祁东县公安披着人民警察的外衣,把善良无辜的老百姓的生命当成了摇钱树。可见这场迫害践踏人性到何地步。

* 祁东县公安警察活活打死匡素娥后烧尸灭迹

匡素娥,女,湖南省祁东县太和堂镇人。匡素娥为了把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告诉更多的被谎言蒙蔽的人们,2001年冬的一天,赶到县城撒真相传单,贴洪法标语,被非法抓捕后活活打死,警方作案后迅速烧尸灭迹,并谎称交通事故,由县交警队出面,解决后事。人们不禁要问:既然是交通事故,为何没有现场勘查?为何不通知家属及有关人员验证,便急忙烧尸灭迹?

不过,事后还是露出了马脚:相邻乡镇如步云桥干部公开扬言:对付法轮功就象对付匡翠娥那样,安排几万元钱,打死一个少一个。

杀人凶手们不管在黑暗中做了多少罪恶,都瞒不过神明。暗室之过,神目如电。必将受到法律和天理的惩罚。

* 多名六旬老人被打昏死、残疾

明慧网2003年6月12日报道,1999年12月,祁东县32名法轮功学员因为向政府反映自己修炼法轮大法身心受益的情况后,在祁东县拘留所遭到了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去北京反映情况都是自愿的,没有任何人组织。但警察为了给法轮功扣帽子,严刑拷打,进行刑讯逼供,要法轮功学员承认是有人组织的。

警察王喜民、贺峥嵘、李伟将法轮功学员邓宏华、陈秀云、江美英等毒打了3天3夜,背都被打烂了,肿得至少有一公分高,路都不能行走。江美英于2003年3月份又被非法关进了县拘留所。

一位50多岁的女学员周某因为坚持修炼法轮大法,被灌盐水、辣椒水进行折磨,把她的牙齿打出了血,直至把她毒打得晕死过去才罢休,接着抬进了监牢,警察也不管人是死是活。

石金华,60多岁,1999年间被县政保股一警察打的晕死过去,当时大家都以为她被打死了。60多岁的老太太哪能经得起警察这般的折磨啊?!在2000年5月份时,白地市的一警察把她的手腕给折断了,肿得跟馒头一样大,现在虽然可以拿筷子吃饭了,但还可以明显看出手腕骨头错位的伤痕。

拘留所警察周佑忠将66岁的法轮功学员周凤秀打得遍体是伤,当时就晕死过去了,后被人抬进了监牢。醒来后两天两夜吃不下东西,筷子都拿不了。

警察周道生,用扫把毒打学员,并在扫把上沾上屎、尿往学员身上、脸上、被子上乱涂乱打。还将冰冷的水往法轮功学员衣服上、被子上泼,连60多岁的老人都不放过。

法轮功学员刘旭耀,有一次被强迫跪在20厘米宽、半米高的水泥垛上毒打了2个多小时,当时关在拘留所的其他人(不是法轮功学员)看到刘旭耀被折磨得惨不忍睹的样子,都哭了。

2000年10月,法轮功学员周建平被政保股警察打得全身发紫,无法动弹;警察还给她灌辣椒水,冬天将她扔到水塘里。警察还经常“提审”她,折磨她,每次都是把她毒打的伤痕遍身才将她抬出。

2001年3月,祁东县政保股贺峥嵘、李伟等不法之徒将法轮功学员邓云禄秘密带到金桥派出所进行残酷迫害,将其吊起来拷打了7天7夜,邓云禄左手被打残废,完全失去了知觉,骨头都露出来了,半年后才慢慢恢复。全身没有一处好地方,衣服上都沾满了鲜血。

在此期间同时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还有刘俭宝,他被打得浑身是伤,还用针刺他的手指头、脚趾头,把他的小腿胫骨打裂一寸多长,鲜血染红了衣服、被子,伤口流了一个多月的血。他们还把刘俭宝双手反铐着吊了3天3夜,既不让喝水,也不让吃饭。比法西斯还邪恶、残忍!刘俭宝既没有被判刑又没有被判劳教,却被警察非法关押了2年多,现在仍然非法关押在县看守所。

2001年3月14日,为抗议邪恶的迫害,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全体绝食,警察将他们一个一个地拖出监牢,将四肢绑住,强迫进行野蛮灌食。警察甚至给学员灌辣椒灰、辣椒水、浓盐水。此事后来惊动了衡阳市政府。祁东县不法之徒怕出人命,难担责任,当时答应了不再迫害法轮功学员。过后又依然露出邪恶本质。

* 十六岁女孩遭非法囚禁

湖南祁东公安还非法囚禁一个十六岁的女孩子,执法犯法到了疯狂的地步。

女孩子名叫刘海英,祁东县白地市镇人。她一家五口,除了七十多岁的老奶奶外,都修炼法轮功。

四年前,她九岁的弟弟患了白血病。父母带着弟弟四处求医,花尽了家中所有的积蓄,弟弟的病仍不见起色。父母常以泪洗面,为弟弟的生命担忧。

在当年的法轮功弘法活动中,她弟弟加入了炼功行列。炼功后,弟弟苍白的脸上渐渐出现了一点红润。她父母认定,弟弟的一线生机已在修炼法轮功中展现,一家人欣喜异常。从那时起,全家人走上修炼大法的路。曾被医院判了“死刑”的弟弟通过不懈的修炼,病患已经痊愈,现正在读初中。

女孩子的父亲现年40岁,母亲现年37岁。她一家人面对坐牢、毒打和生与死的考验,仍坚定不移修炼大法。

为了维护大法,父母进京上访,为了向世人说明真相,她和父母去散发真相资料。父母被公安抓去坐牢,已经三进三出,受尽了毒刑拷打。2001年3月中旬,警察贺峥嵘等把她父母押到过水坪派出所,把她的父亲小腿胫骨打裂一寸多长,把一根根针头刺进他的十个手指。父母几次昏死,仍拒不说出资料来自何处。警察把他反铐双手吊了三天三夜,奄奄一息的父亲没喝一口水,没吃一粒饭。后来他被抬上车,押回祁东拘留所,又紧接着绝食30天。父亲带着伤痛,坚持炼功学法。在不能得到任何医治的恶劣环境中,他伤痕累累的身体不但奇迹般地恢复了健康,还面色红润,精神旺盛。

2001年6月20日父母被释放回家。女儿抚摸着父亲身上的斑斑伤痕,端详着久别重逢的父母,见他们依然面容乐观开朗,不禁深深地感到:法轮大法真好!我们的师父真好!如果不是修炼法轮大法,一个常人受那样残酷的毒刑,恐怕早就失去了生命。父母所经受的一切,使她修炼的意志更加坚定。

全家人义不容辞地投入到讲真相活动中,利用一切机会向世人说明真相,把传单散发给各家各户。

2001年7月21日,因发资料,刘海英被抓,她的父母也再次被抓,他们又一次遭受严刑逼供和毒打。从抓进拘留所以后,一公安贴出告示,所有在押人员都可以被探监,唯有法轮功学员不准任何亲人探望。十六岁的女孩刘海英被关在牢笼里,初中毕业的她本有希望到衡阳读中专,然而这个美好的愿望被打破了。十分想念她的弟弟和亲人连见她一面都不被允许。

* 祁东县法轮功学员因坚持修炼法轮大法,被非法罚款平均每人至少在三千元以上,被罚款人次至少在二百人次以上。

祁东县目前还有上百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拘留所,既没有被判刑也未被劳教,就这样被无限期地非法关押着。法轮功学员家属也因为怕事而不敢要求放人。

据不完全统计,目前祁东县仍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人数至少有31人。其中男15人,女16人,平均年龄49岁,共被非法罚款223204元,其中最长的已被非法关押了四年左右;祁东县被无辜迫害的法轮功学员人数至少有113人。其中男33人,女80人,平均年龄51岁,共被非法罚款547812元。

祁东县参与迫害法轮功的恶人榜:
刘金田 祁东县拘留所(原所长)
贺峥嵘 祁东县公安局政保股股长 6035
李 伟 祁东县公安局政保股干警
周佑忠 祁东县拘留所副所长 0734-6269261(家庭电话)
周道生 祁东县拘留所管教员
邹爱民 祁东县步云桥镇派出所所长
彭小金 祁东县黄土铺镇派出所指导员
李亚林 祁东县公安局局长
王喜民 祁东县政保股干警
周 辉 祁东县官家咀镇派出所所长 (0734-7870098)
谢合桥 祁东县官家咀镇派出所
刘孝群 祁东县官家咀镇
周长远 祁东县官家咀镇
贺兴明 祁东县官家咀镇派出所原所长
周双亲 祁东县官家咀镇
张 凡 祁东县官家咀镇
周皆明 祁东县官家咀镇
谭先富 祁东县官家咀镇
曾祥任 祁东县步云桥镇610办公室主任
刘绵田 祁东县金桥镇派出所
李小山 祁东县城东派出所
刘梦春 祁东县拘留所看管员
张万里 祁东县拘留所
刘卫国 祁东县城西派出所所长(原过水坪派出所所长)
付欢迎 祁东县过水坪镇镇长
王贵保 祁东县过水坪镇政府(原政法书记)
周华山 祁东县过水坪派出所(指导员,610人员)
柏旭光 祁东县过水坪镇个体户
邹长林 祁东县过水坪派出所所长
刘展得 祁东县过水坪镇(原镇长)
周观生 祁东县官家咀镇镇干部
周双清 祁东县官家咀镇政府干部
刘方志 衡阳市清水塘铅锌矿派出所所长
刘发生 衡阳市清水塘铅锌矿生产矿长
张柏荣 衡阳市清水塘铅锌矿派出所
吕福田 衡阳市清水塘铅锌矿(副书记)
周同村 衡阳市清水塘铅锌矿(书记)
陈有存 祁东县公安局干警
王志武 祁东县蒋家桥镇书记
伍高零 祁东县蒋家桥镇派出所所长
邹世波 祁东县蒋家桥镇派出所
匡太平 祁东县蒋家桥镇派出所
匡海伟 祁东县蒋家桥镇派出所
周 伟 祁东县蒋家桥镇派出所副所长
彭志刚 祁东县蒋家桥镇 13974748827(手机)
陈高浪 祁东县蒋家桥镇镇长 13827471669(手机)
邓敦勇 祁东县步云桥镇干部
张尚奇 祁东县蒋家桥派出所(原所长) 13973430489 (手机)
王高粱 祁东县蒋家桥镇派出所
王志武 祁东县蒋家桥镇派出所
××× 祁东县蒋家桥镇妇女主任
邓云根 祁东县步云桥镇政法书记
肖 忠 祁东县步云桥镇政法书记
雷政委 祁东县公安局
陈怡纯 祁东县公安局政保股
陈福员 祁东县步云桥镇鸟塘村书记
杨小波 湖南省新开铺劳教所装订二大队
王孝炳 祁东县党校校长
肖立桥 祁东县党校副校长
罗弟桂 祁东县党校纪检书记
王永洲 祁东县公安局干警
肖管生 祁东县政法委书记
彭 左 祁阳县公安局指导员
胡国平 祁东县公安局
申顺红 祁东县公安局
张本云 祁东县清水塘派出所
胡建军 祁东县某乡派出所所长
陈友绳 祁东县公安局干士
肖福生
周著文 市公安局国安支队(副支队长)
柏旭光 邵阳市610
李钢生 祁东县石亭子派出所
李 X 祁东县白地市派出所指导员(单位电话:0734-6352359)
罗弟光 祁东县步云桥镇原镇书记
王少峰 祁东县步云桥镇镇长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