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特务蒿利斌的活跃想到北京的正法形势


【明慧网2004年3月12日】近来,北京的蒿利斌(40多岁,身高近170公分,瘦高),自称是“师太的干儿子”,正在和朝阳区接触法轮功较早的张立新(女)一起四处见学员。蒿利斌原来的公开身份为北京公安,官衔颇大。后基于“任务”需要,外调中国海外旅游有限公司,担任企画开发部经理。当年法轮功创始人的母亲在北京遭公安软禁期间,唯此人可以经常自由出入并照顾老人饮食,骗取了后者的好感。

蒿利斌在北京给多处的资料点运送纸张,并给海淀区法轮功学员秦尉租过房子。蒿利斌曾公开问和他相处很久的秦尉:“我如果是国安特务你怎么办?还敢不敢做资料?”秦尉回答:“你就是国安特务也是我救度的对象。我做这件事和在大街上做[讲真象]没什么两样。”其实当蒿利斌当面说出这种话时,如果秦尉能更清醒、理智,当时就足以在安全方面引起警觉的。

秦尉,男,43岁,原北京海淀区八一中学美术教师,迫害开始前为某炼功点的义务辅导员。1999年7.20后多次为证实大法站出来说真话并被抓,从北京团河男子劳教所出来后一直被迫流离失所。今年3月8日有内部消息说,秦尉、张勇(男,33岁,中国科学院化工冶金研究所博士后,流离失所)在外出途中,被610伙同国保探到行踪后非法劫持。消息称,秦尉等人是与蒿利斌见面后的第二天被绑架的。

2004年1月,张勇的未婚妻闫晓华(原中国科学院动物所博士生),外出和朋友吃饭时在餐馆被安全局绑架,并非法关押在位于大兴县的北京市洗脑班(北京法制培训中心)。闫晓华被抓时在场共4个人,蒿利斌就在其中。闫晓华被抓后,国保的警察说他们真丢脸,被别人[指别的国安]给抓了。法轮功学员因此得知抓人之事是国安干的且被抓者当中也有国安的人。

据称,北京郊区大面积同修被抓被抄家也都与蒿利斌有关。为了骗取大法学员的信任,他常常自称是“师太的干儿子”。

另外,2003年2月23日,曾有法轮功学员作证说,在北京友人的家宴上见到蒿利斌。当时蒿利斌自称99年7.20以后被公安部门开除公职,正就职于某旅游单位,经常出国、经常见到师父。在那次家宴上,蒿利斌既抽烟又喝酒。当法轮功学员问他为什么抽烟喝酒时[注:法轮功学员既不抽烟也不喝酒],他故作不以为然的表情说自己“已经修到很高层次了,没有执著心抽和没抽一样,喝和没喝一样,需要抽就抽,需要喝就喝,没有问题。”没有修炼人起码的道德风范。

几年来,蒿利斌一直利用当年被派去照顾软禁中的老太太的经历,在海内外大法弟子中招摇行骗。其欺骗行为被揭露后,不但不思悔改、不知珍惜大法修炼的机缘,反而给美国的大法弟子打电话相威胁。另外,蒿利斌还自称在马来西亚参加法会时,认识了台湾的负责人洪先生,并且仍有联系。北京有一批学员对蒿利斌自述的经历有羡慕之心,还有一些学员因为蒿利斌给资料点送纸张之事而信任他。

从这些情况想到,特务工作的确只是一个职业,干这个特殊职业的人并不一定都是坏人。但是,明明知道大法好还参与迫害的人,就不能说他是好人了。而且其因为迫害大法弟子而犯下的罪恶,众神是一定要让其如数偿还的;如其不能立即停止做恶、将功赎罪,且不说人间法律何时会对其进行制裁,地狱的惩罚已经在等着他了。

其实常人再混在大法弟子当中也无法表现得和真正的大法弟子相同。可为什么这么蹩脚而毫无诚意的蒿利斌在北京的很多学员中却一直有市场呢?旧势力的黑手把蒿利斌放在这里,是冲着北京弟子的什么心来的呢?这些问题,到了今天,真的不应该再从修炼上忽略了,是不是自己学法不深、有特定的执著,才会相信和看重蒿利斌讲的那些事的?其实每个见到、听到此事的北京大法弟子都在其中,应该看看自己的场哪里有漏、哪里不正,赶快纠正过来。

目前全国很多地方大法弟子讲真象讲得深入人心、越讲越得心应手,甚至世人都开始主动来听真相了,很多人自己听明白了还不算,还大大方方地给自己周围的人们讲真象、发光盘、发资料;大法弟子内部在法理上对正法修炼的理解也都比较清楚,工作上配合起来很齐心,虽然也有矛盾和困难,但在大的问题上都是能够跟着正法进程走的。这些,最近在明慧网上也开始越来越明显地体现出来。

相比之下,北京的正法形势与全国的整体形势之间明显存在着差距:北京市民很多还都在用政治斗争和官场中养成的眼光看待大法弟子和大法弟子讲真象的行为;或者忙着享受和追求北京人特有的物质生活环境,对真象信息采取一种冷漠和排斥的态度。《向当地民众揭露当地邪恶》的文章被师父评注后,全国各地一下出现一个讲真象、揭露邪恶的势头,形式也丰富多彩;明慧网上这方面的信息很多,但关于北京的消息却寥寥无几。在这样的情况下,走出来讲真象的那部分北京弟子,是不是做起来会更难一些呢?

大家的环境要靠大家开创。每个大法弟子都走正了,邪恶就失去存在的空间了。特别是到现在还只在家炼功不讲真象的,给邪恶写了保证书后没发表严正声明的,用常人政治斗争的眼光看待当前这场迫害的,在劳教所邪悟过的,消极等待法到人间的,这些学员要在最后的阶段跟上正法进程,时间是很紧迫的,所以还不仅仅是世人能否被救度的问题,而且直接关系到已经得法的弟子最后不被拉下的问题……

大法弟子的反迫害本质上是完全不同于任何常人斗争的,看上去一张传单、一个电话、一次次交谈,和常人中的一些活动形式没有什么区别,但其目的、大法弟子做这些事时的基点与心态、最后达成的结果,都是完全不同于常人的,在其他空间看更是如此。北京大法弟子当年在师父传法时真是得天独厚,现在虽然作为恶首原来的老巢,北京的邪恶还是比较集中,但北京是否能有更多的新老大法弟子拿出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应有的风范来呢?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