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特务诱捕后脱险的经历

【明慧网2003年11月7日】2002年冬天某县同修想办个资料点。我和另一名同修和他们当地联系的同修一块去了那里帮他们。我们去了一个同修家。那同修告诉了当地想办点的那个同修。最后那个同修没来,让他的妈妈过来了。说是有点紧他过不来(他妈妈也是大法弟子)。我们就回了。

在2003年的3月份那个同修又想办点。想让我帮助,我开始不想去,别的同修说我不对,我自己也觉得不对,既然同修想办就应该帮呀。最后我们约定好4月8号见面,我把手机号告诉了他。那天我去了,大约12点左右我接到了一个保密的没有显示的私人电话,是个女的对我说:我的手机信号不好,应该换一个新的手机了。又说生意太大不做了。然后就挂了,我的手机是二手的就是信号不好。我当时想是不是那个事呀。可又觉得不象,如果是肯定不会保密电话号码的,我还告诉了另一个同修,他告诉我说:什么也不是偶然的,等这次办完事回来要不就换个手机吧。

下午3,4点钟我接到了对方的电话,让我去接他(我和对方不认识,只是通过一次电话),我也没多想就去了。可等我的是一个40左右的男人(同修28)长的也不善。我对他有点怀疑,可他告诉我说他们那最近很紧,那个同修被监视了出不来,让他来的,因有了上次的他让他妈妈去见我们。我就又相信了,结果我和他到了一家旅馆,他领我进去我们还说了一会话,就闯进了一伙人,其中一个小眼睛的人按住我抢走了我的手机,另一个强行按倒我把我身上所有的钱物抢劫一空,和一伙强盗一样。

最后被他们强行带回,在路上他们进一家饭馆吃饭让我吃,我不吃,陈歹徒和另一个人强行从车上把我拉进了饭馆,把我的上衣袖子拽得就剩一点连着的了,把我的手也扭伤了,把我拉进饭馆后,扔到地上他们吃饭,我坐在地上开始发正念,过了一会我向在里面吃饭的顾客讲真象。

半夜到了县二所,他们开始审问我,不让我睡觉,我一直不配合他们。没办法,他们把我铐在暖气上(暖气是凉的,他们那边冷,他们都穿大衣,可我只穿了秋衣秋裤),后因国保大队没人,他们把我放在二所值班室,整天把我铐在床上。二所所长没人时用被子捂住我的头,还抓我的背部,我不知他怎么抓的,非常疼痛(他非常恶毒,听同修们说他把一个法轮功学员打得肋骨都打断了),他们什么也问不出来,第八天晚把我送进了当地看守所,要给我照相,我拒不配合邪恶。我在看守所不行了,他们把我抬到医院,我不接受检查,他们又把我抬了回来,当时正是非典时期,他们不知道我到底是哪的,怕我有非典,第二天又抬我去医院做全身检查,在慈悲的师父安排下,在那里我遇见了一位家里开诊所的同修,她见我一点也不行了,抱着我就哭,最后检查是腹积水和胆囊肿大。那位同修要接我去她家治疗,邪恶之徒不让,他们把我又抬回了看守所,最后给输液也输不进去了,看守所不要了,他们把我送到了那位同修家,在她家又住了几天,28号下午,一位同修的孩子要去接媳妇,在师父的帮助下,在同修们的帮助下,我搭他们接媳妇的车回来了。

后来听说第二天,邪恶又去了那位同修家,因为他们查到了我是被正在非法通缉的。在此我感谢师父的慈悲,我是自己没做好,遇事不用法衡量而老是站在情上,才被邪恶再一次迫害。可师父还帮我,谢谢师父,弟子以后一定好好做好师父说的三件事,多险呀!没有师父和同修的帮助,我怎么会出来呢!我连抓到被放共20天。

我一直没写是觉得自己太对不起师父的慈悲苦度了,正法走到现在了,还会被抓,遇事还是那么的不理智。

因为本人文化不高,只是把当时的过程写出来,一方面揭露恶警对大法和大法弟子的迫害,另一方面也是让同修看了后别再犯和我一样的错误,给大法和自己造成损失。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