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德阳市大法弟子龚星灿的遭遇


【明慧网2004年3月12日】四川省德阳市大法弟子龚星灿是中国大陆一名普通的女大法弟子,修炼大法七年,经历了许多。特别是从99年7.20开始,她在正法修炼中跟千千万万的正法弟子一样,到天安门讲真话;破除单位洗脑班计划;直面当地政法委、公安局、派出所、单位、家属所在单位、门卫保安队、居委会等各种形式的迫害,包括骚扰、谈话、抄家等,向这些人讲述法轮大法及大法弟子的真相;先后被非法关押3次,但她始终不移,坚定地走到了今天。

这里讲一段她的经历,希望能更好地让世人看清这场迫害的残酷与广泛灾难性。

龚星灿的丈夫是个癌症患者,家中夫妻两人患难与共。龚星灿因为信仰“真、善、忍”,到北京天安门请愿而后被逼下岗,只能领取两百多元的基本生活费。丈夫在治疗间隙,上班期间,市领导,双方单位领导及当地派出所,仍经常找她丈夫谈话、施加压力,还让他保证妻子做到“三不准”;同时威胁他交大法书籍,否则他也得下岗。龚星灿的丈夫看过大法书籍,知道大法好,没有配合邪恶之徒。但他精神上却承受了巨大压力,在承受病痛折磨的同时,还被扰得过不上安宁日子。

2002年4月的一天,龚星灿在街上讲真相,被本市长江西路巡警伙同一专门蹲坑挣钱的恶人绑架,她外套被扯破,手背出血。恶人先把她关在巡警大队,随后区公安局洪奇汇报上级610后,通知辖区派出所杨明,小潭带至派出所。国保队王斌、邓英(男)非法审问无结果后,又命一张姓女警非法搜身,午后他们又找来个便衣,伙同派出所原副所长吴强共五人去非法抄家。龚星灿的家在丈夫单位宿舍,在住地门卫室,他们询问门卫龚星灿家里情况,都说没注意到家人什么时候出去过(门卫保安一直被落实有暗中监视并及时汇报的任务)。于是,他们很快电话联系该单位610联络员,人教科副科长朱跃君,并马上电话向单位领导汇报请示,加上门卫小黄陪同开始非法抄家:吴强用从龚星灿身上搜到的钥匙擅自打开房门,把重病在床饿了两顿饭的龚星灿丈夫叫起来配合他们,龚星灿丈夫义正辞严揭露他们知法犯法的行径,邓英、王斌竟谩骂起来。在龚星灿家里,恶人们非法抄走了几本大法书籍;师父法像、一部份真相材料。龚星灿和家属都拒绝签字,王斌、邓英就让朱跃君、小黄代签。然后强行将龚星灿劫持到看守所关押。

龚星灿在看守所被关押几十天,她绝食抗议,每绝食三天半就被灌食一次。女室一号管教杨X、张干事指挥同号女犯人协助将龚星灿铐在水泥床上、手脚用铁链分开锁住。牢头、毒贩陈丹捏住龚星灿的鼻子,使劲挤压两腮;男犯人许辉用一指多宽一竹片撬开龚星灿的嘴用勺子灌水;看守所日常巡视,市检察院干部刘X则站在旁边看边骂,诋毁大法。在这里,龚星灿白天被强制劳动做塑料花(开业庆典插在大花篮上、排列于门外作庆贺用)手指头、手指甲被顶得红肿生疼;还被要求轮流为看守所值班室、伙食团、甚至个人洗床单、被套、餐巾等等。每天半夜至凌晨不准睡觉,两个半小时被要求坐小塑料凳值班。同时以减刑立功为诱饵,唆使牢头陈丹等犯人阻止龚星灿炼功,被龚星灿用正念制住。邪恶之徒非法审讯龚星灿多次,威逼利诱却都一无所获。在这种情况下,他们欲动之以亲情,才直接告诉龚星灿:她丈夫病情恶化,已前往省医院放疗,如不配合他们就不要想见亲人的面。最后,恶警们看没有结果,将龚星灿非法判两年劳教。(在这期间,王斌调离,新任队长黄建钢接替办理),黄建钢以释放为名骗签释放书,并假说联系亲人骗得其丈夫手机号,实则由邓英找到她病危的丈夫让签劳教书,被龚星灿丈夫拒绝。本市公安局劳教转运站(市公安局拘留所,妇教所三合一),该站负责人武X,女,四十多岁,人称武所长,积极协同国保队做大法学员的转化工作、不遗余力。

在转运站学习室,龚星灿又被强制做塑料花(与看守所大同小异)从早上六点过起床做完清洁到傍晚六点、除吃饭、上厕所外一般不休息(接见日除外)。后来龚星灿悟到不应该配合邪恶之徒的无理迫害,就绝食不出工,并上诉市相关单位。在这期间,市政法委书记刘某、王文武等又来做转化工作,同样以失败告终。她每天坚持学法、背经文,炼功、发正念。绝食一周后,国保队上述成员及领导王其琛,陈志、武怡(音)辖区派出所小潭及龚星灿单位女工委王静,她丈夫单位朱跃君、马艺华等到转运站会议室召开会议,并把她外地的父母通知来。会上说:因为她家属病情恶化生命垂危,出于人道主义精神,改判为监外执行,整个过程他们还录了相。可见,释放龚星灿是在做戏,用录像带去欺骗更多的普通百姓是真。就在这三天前,黄建钢、邓英、胡青松还到转运站说,要把龚星灿马上送劳教。

就这样,龚星灿在被非法劫持近一百天后、由黄建钢、邓英、朱跃君,马艺华等送到省医院她家属病床前。即使在这种时候,邪恶之徒黄建钢还在继续向病危脱形的龚星灿丈夫施加压力:要他协助做好转化工作,要求不得与其他大法弟子联系,不要“出意外的事”(指上访,讲真相等);丈夫单位朱跃君马艺华又暗中嘱咐照顾病人的其他亲人注意龚星灿行踪及日常往来,并及时汇报他们。

值得一提的是,龚星灿从劳教所刚回来的下午出门购日常生活用品,被门卫保安拦住要求登记,他们同时电话请示她丈夫单位办公室主任刘强、小潭,并挂了电话等回话,等办公室打电话过来说可以出门了,才被放行。龚星灿和亲人出门后还发现有特务盯梢、购物回来也要求登记,她们不配合,保安就自行登记。自此门卫保安由原来的暗中监视,开始公开化。2003年底,这伙人又改为手机暗中汇报监管,龚星灿进出住地,门卫就直接与特务汇报联系,再后来发展到任由便衣特务在大院内游荡,甚至从门外一直跟踪到楼道口。龚星灿找门卫询问,他们却不敢承认,后来她又找到办公室主任刘强核实,第一次他装作不知,说让门卫加强守卫不让陌生人进来,第二次又说“我要为院内的上到八十岁老人下到几岁小孩的安全负责(指保证不让他们看到法轮功真相材料)”,所以配合便衣特务,让其四处查看,主要任务是监视大法弟子言行,并称他们及门卫是国家机器,要讲政治为党服好务。可是,对龚星灿放在宿舍楼口的自行车丢失一事,门卫却装聋作哑,称没看见。门卫保安人员有:队长刘X明(部队转业兵)、叶代青,阚金轮、邹继兵、小周,曾参与迫害的还有原保安小林、小宁等。

2002年十六大前夕,市610系统搞演习,24小时监控、演炼。晚上,朱跃君打电话龚星灿到家骚扰,问些无关痛痒的事,主要是看大法弟子在不在家,十六大期间,门卫保安又接上边命令,每天打两个骚扰电话,龚星灿不接骚扰电话,保安马上汇报上去。两小时后,朱跃君带领片警小潭、居委会朱主任冲到她家,叫开房门看人。这时,生命垂危的龚星灿家属还得给他们陪笑脸说好话。平时她家中也时有电话骚扰,在医院时就有人打手机进行骚扰。

在省医院住院期间,到医院了解龚星灿情况的有国保队邓英、片警小潭,她单位李川、王静、王胜,丈夫单位马艺华暗中打听有哪些人找过她,出没出去过,等等。

2002年10月底,龚星灿丈夫被医生动员出院;2003年2月份,龚星灿丈夫因病去世。这时候,龚星灿单位却无一人来过问,反而从2003年5月起,停发了她的生活费,并且无任何口头或书面通知。龚星灿去单位了解情况才得知,分管局长叶绍银、专职610联络、党群办主任张良华、干事张华有做转化帮教工作的压力,故由张良华提出此建议,单位研究通过执行。这样他们才好向上级610、分管厂矿企业法轮功的市外经委(主任:李成金)交代。这些人还向辖区派出所武所长,片警小柳汇报,建议恶警对龚星灿进行迫害:有书面记载:“建议610、派出所等采取强制措施绑架,直接送劳教;加强监管,因为张主任发现无转化可能,还讲真相。”

为破除迫害,龚星灿去单位要求上班;她先后找了各位局长,人教科、党群办等,法人代表赖靖忠表示劳教期满可以安排工作;张良华主任却说单位就是不要炼法轮功的上班,不给炼法轮功的发钱,政策是江××制定的,去找江××说。分管局长叶绍银恐吓说“上边”给了你送劳教的手续了,等着瞧。(这是因为他在市610相关会议上提出这样的建议)。在五月底市上召开的相关会议上,邪恶610又下发了进一步迫害大法弟子的所谓“《关于做好法轮功人员解脱工作试行办法》”(内容明慧网有报道),叶绍银在会上与外经委主任李成金签订了2005年1月1日前必须转化龚星灿的合同书,张良华说他们的相关工作做得再多再好(比如在单位宿舍小区门口办诽谤大法专栏,张贴诽谤大法宣传画,张贴收看诽谤大法的焦点访谈通知,往同修家打电话让收看、谈观后感等,节假日打电话骚扰等)都因为龚星灿的不转化而泡汤了,并经常在市相关会议上被点名,走哪都得低点,还另有奖金挂钩。此次会后,单位法人代表赖靖忠说:上班是迟早的事,上边有规定:“我让你上班,我就得下课。”

后来,张良华接到了海外大法弟子的讲真相电话,就又到单位领导那汇报情况,找派出所汇报情况,明显心虚。这样,恶人又将做龚星灿“思想工作”的任务移交给单位二级局:局长张小林,办公室主任周建文。龚星灿找到他们讲真相,11月,他们补发了她5月至10月扣发的生活费,张局长说现在不敢让她上班:“上边有规定。”

另外,龚星灿丈夫的单位办公室在江××、610流氓政权的胁迫下,又配合恶警监管大法弟子,扣发了她99年至2003年的家庭文明奖。在质询中办公室主任刘强只能说”中国是讲政治的,文明家庭得有政治条件;办公室谭副主任几次表示:为了帮助龚星灿出来,他们(单位)专门组织人员跑这事,多次找办事单位(指国保队)等相关部门协调,下了很多功夫,出了很多力…龚星灿知道他们的伪善,因为就在她丈夫去世前不久,龚星灿都还听到丈夫说:单位林××施加压力…龚星灿就向他们讲清真相,同时正告他们善恶有报。

在这里我们想说:邪恶之徒在中国大陆对大法弟子的迫害,不仅是针对大法弟子的,它迫害了所有的人,包括老、弱、病、残!请世人擦亮双眼,不要相信江氏政治流氓集团的欺世谎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