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招远大法弟子自述遭迫害经历


【明慧网2004年3月10日】我是98年正月初一有幸得法的,一开始是抱着祛病健身的目的学的。经过一段时间学法炼功身体得到了改善,思想得到了净化,家庭也和睦了。就这么好的功法,只因为江氏那个政治流氓的妒忌掀起了迫害法轮功的黑浪。

99年7月4日晚在学法点听说天津又开始抓人了,为了证实大法,我7月5日去了北京,一路上盘查很严。在师父的呵护下,在晚9点多钟到了北京。

在我经过天安门去中南海的途中,被恶警盘查送进了一个学校,押入了警车,里面已有好几个大法弟子了。当把我们送到一个大体育场,那里已有很多大法弟子了,而且还在不断地陆续往里送,到晚上12点已有上千的大法弟子被送进来。每送进来一车之后就围上来一群武警看管,限制人身自由。夜里2点以后将这些大法弟子别送往全国各地。我们被送往山东禹城,第三天夜间由青岛去车把我们全部拉回青岛,第五天被平度公安局拉回,又转到城关办事处。江氏邪恶以连坐制向我进攻,由于没有放下名利情,最后在办事处、居委会和家人的轮番轰炸下,我写了保证书才叫我回家,这之后邪恶们依旧定时去骚扰。

同年11月20日,我又一次去了北京,21日上午到北京,这天下了一天小雨雪,当时就想等其他大法弟子来了,不管在天安门还是在中南海都行,一起证实法。我就往返天安门和中南海,走了一天也没有看到一个大法弟子。我穿的皮衣也湿透了,就想回家算了,等以后有机会再来,这时大脑突然一念,你来干什么来了?你一个人就不能证实法吗?对,就是我一个人也要证实法。所以我就直接去了中南海,到中南海大门外我就和值勤的说:同志,我是学法轮功的,我是向国家领导人来洪法来了,请给通禀一下。那人说我们不管,用手一指大门左侧的一辆警车说:你去找他们吧。当时就想找他们,我就过去了。看见有几个警察正在那聊天,我就说:同志,我是学法轮功的,我是向国家领导人来说明法轮功的真实情况来了。警察说:我们也不管,你去国务院信访办吧。我按他们指点的去找,到晚上9点多也没找到,我又回到前门去投宿。第二天我又按他们说的路线去了,打听好多人都不知道,最后看到一个老头走过来,我上前一打听,老头说:算你打听着了,跟我走吧,我只寻思我有冤,你们年轻人也有冤呢。

当走到信访办外边,还没看到信访办大门在哪,只看在通往里面的一个胡同两边站了好多人,就被过来的两个便衣盘查,一听说是法轮功上访的当时就被带进了警车,弄了半天我才明白信访办已成了抓人办。路两边停满了警车,原来全国各地的住京专抓大法弟子的便衣警都在这等着,专抓各自本地来上访的大法弟子。就这样我被送到警区招待所,和另一个学员被手铐铐在一起坐在地上好几天。等我们本地派出所和居委会来人把我带回本地,他们也够黑的,去接我竟花了近5000元人民币,其它单位去接的只用了1000多元,也有用2000多元的,他们把请客送礼、拉关系、旅游、走亲访友等一切开销全算在内,然后叫我给报销。

把我拉回来后在派出所关了7-8天,又送在办事处关了半月余,后又送到城关医院的破房内关了一个多月。那年冬天特别冷,下的雪也最大,他们不叫学员穿棉衣,不让睡觉,门窗玻璃全砸碎。有的学员还经常只叫穿毛衣站到雪地里冻,有的还把地上泼上水,所用手段真是卑鄙残忍。到了腊月二十几快过年了,逼家人拿了1-2千元,写了保证才让回家。由于我一年两次进京上访,所以就成了重点监视对象,经常受到骚扰。我于2000年12月20日离家,被迫走上流离失所的道路,至今有家难归,妻离子散。江氏采用株连政策,使孩子不敢回家,在外地打工,妻子在压力下于2003年5月起诉与我离了婚并登报通告。

我于2003年11月17日被山东招远610恶警骗去,叫我坐了二天三夜的铁椅子,不让睡觉,拳打脚踢,用微型发电机给我上电刑,受尽了非人的酷刑折磨。第三天把我投进了监狱,第四天由当地把我接回接着关进监狱,每天都要干着非人的超体力劳动,后因出现病态住进医院,因病情严重,恶人怕担责任,叫家人写了保,办了取保候审,叫我回了家,回家后我于2003年12月22日又走出了家门,现平度市公安局又发出协查通缉,到处抓我。

善良的人们,我们大法弟子四年如一日的冒着各种危险,向您讲述着法轮大法好,讲述着四年来我们受到的迫害,为的是揭露着江氏邪恶对世人的欺骗毒害,目的是希望你明白真象,有一个好的未来。

警告邪恶败类们:如再不悬崖勒马,停止迫害法轮功学员,遭恶报之日悔之晚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