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邪恶 正念正行


【明慧网2004年3月12日】我是一名普通的农村妇女,在过去体弱多病,医生诊断:脉管炎、盆腔炎、关节炎、贫血症、痔疮等多种疾病,发病时痛不欲生,家中常备各种药物,苦不堪言过了十多年。

“悠悠数千载,缘到法已成”(《洪吟》“缘”)九六年六月我到县城学裁缝时,碰见了老同学,她向我介绍法轮大法,从此我走上了大法修炼之路。通过学习《转法轮》,使我明白了人生的真正目的是返本归真,使我身心都得到了净化。时刻用“真、善、忍”来衡量自己,学法炼功,很快使我身体无病一身轻,家人都很高兴,邻居和睦相处,村里人大多数都说:“(法轮功)真好,不但能祛病,还使人提高了道德。”我深深体会到:法轮大法对个人、对家庭、对社会有百利而无一害。

99年7.20,邪恶的江氏集团诬陷大法和师父,蒙蔽世人,疯狂迫害大法弟子。7月22日,乡政府不法人员抄了我家,强行搜走了大法书和师父法像,还逼迫我转化,我不从,就押我到乡里关了两天。我向他们介绍说:“大法洪传全世界,让人重德向善,无偿为人祛病健身,利己利人、利国利民,如此是非颠倒才是怪事呢”。乡长找来很多认识我的人劝我签字放弃修炼,我乘机向他们讲真象,最后我说:“自古道:顺天则昌,逆天则亡。邪不胜正。大法洪传是天意,教人向善是正道,准有一天大法会平反的。”

我拒绝放弃修炼,25日在师父呵护下,他们只得放了我。但每到敏感日,都要来我家骚扰。

通过学习师父的新经文,我开始走上了证实大法、讲清真象、救度众生之路。在2001年5月11日上午,东山庙村小学演节目时,我乘此良机,在群众中发真象传单,贴大法标语,人们接过传单都看。回家路上,大海陀乡书记宋维忠带人抓我到乡政府,先是威逼我去撕掉标语,我心里想着:金刚不动。他们就真的拉不动我,武装部长张满宝说:“咱们自己去吧。”他们还抄了我家,《转法轮》、《洪吟》、一张师父法像和部分资料被搜走。他们问我资料从哪儿来的?我不回答,一姓张的恶警打我几个耳光,给我戴上了手铐。下午4点押送我到县公安局一科。

李万锦、张永新开始审问我,我讲真象并发正念。过了一会儿,他们二人一齐按住我肩膀,狠踢我腿弯处,我跌倒在地。张永新狠打我耳光,又给我戴上背铐,挂上椅子,恶狠狠的喊叫:“非让你出汗不可”!我两臂巨痛,双手麻木,心想“诸神助我过关”。一会儿,疼痛状态消失,微微有点麻木感。6点给我松了背铐,关进了看守所。

晚上8点又夜审我,李万锦、张永新、卜银龙3人参加。他们先软后硬,在下来就是疯狂,张口就骂、举手就打,我脸被打肿了,又拿出绳子绑我,我想:绑不住我。他们3人一齐动手绑了3次也没绑紧,还累得气喘吁吁,满头是汗。快12点了,我想:该休息了。一会儿真的结束了。

“如果一个修炼者无论在任何情况下都能放下生死之念,邪恶一定是害怕的;如果所有的学员都能做到,邪恶就会自灭”。(《去掉最后的执著》)。半月后,家人到看守所给我送行李时,看守所向他们勒索了100元钱,(出狱后才知道)一科又问我资料来源问题,我说:“就是不说,是杀是砍由你们。”以后他们再也没问过。

7月20日,全体狱中大法弟子搞了一次证实大法活动,用牙膏写标语、挂横幅,之后发生了一场惊心动魄的迫害。所长崔正军叫来副局长王满林、大小官员和狱警、武警等几十人,先搜屋子后又搜身,部分经文、一本《转法轮》和一张师父法像被搜走,所有的衣物被搜走。同修们被拳打脚踢,十多人戴上了背铐,另有两名女同修被戴上了脚镣手铐,我去捡掉到地上的经文,被王满林狠狠打了两个耳光,还让给我戴手铐,我立刻出一念:锁不住我。结果铐大没戴成。

10月底全体大法弟子绝食抗议,要求无条件释放,到第五天时陆续放人(转到小刁鄂转化班),我继续绝食绝水,到第十天时身体极度虚弱,医生要给我输液,我说:“给我输液我是什么病呢?我这样就是江氏集团迫害的罪证,非法关押半年多,剥夺我的人身自由、信仰自由和信访自由,是践踏人权,你若强行给我输就是助纣为虐。”他听了摇摇头走开了。

在一个星期日,我见大门开着院内无人,便乘机走出了转化基地。我翻山越岭,从山上滑落到山沟下,艰难地走出深沟,到一小村边碰见三个小孩,我告诉他们要记住“法轮大法好”,上了公路,觉得大法在鼓舞着我继续向前走。太阳落山了,我腿脚疼痛,再加上一天没吃没喝,实在走不动了,后边突然开来一辆班车,心想:师父时刻都在呵护着弟子,我还有什么理由做不好呢。我便乘车到一亲戚家住下。

第二天我告别了亲戚往家走,路上见人就讲真象。下午到家后,家人很紧张,原来转化基地负责人已来了好几次了,说话间他们又来了,三个人,许得民、张宝和司机,我便向他们讲真象:“修炼真、善、忍,不但身体好,而且重德向善做好人,身心都健康,你们说哪错了?全世界五、六十个国家都有大法弟子,世界人民也都知大法好,江××迫害大法能撑几时?你们不要为它当替罪羊了,善恶有报是天理,到时候吃亏的是你们。”他们说:“我知道你们都是好人,我们摊上这工作弄不好就开除、撤职或降级,没办法,你先跟我们回去,我再想办法放你回来。”我心想:同修还都在里面,应该尽快突破出来,为早日摧毁邪恶及其堡垒,减少迫害,应整体提高心性到位,一同突破出来。与同修切磋去也好。将计就计吧,就这样我二次来到“转化”基地。

同修相见悲喜交加。几天的切磋都认为,瞅准机会早日共同突破出去。同修们不断的共同发正念,大量铲除另外空间邪恶。12月5日晚上9点,一切准备就绪,同修们发正念铲除另外空间的邪恶因素、请师尊加持。打开二楼后窗,将接起的床单系牢,不到一小时,十九个同修在师父的呵护下,顺利突破出来,投入到救度众生的洪流之中。

在被迫害的历程中,我看到了——修炼人脚下的路艰难,然而修炼人的前程无比光明。大法殊胜而永恒,深深感到至高无上的师尊伟大、慈悲。只要以法为师、正念强大,就是龙潭虎穴也能来去自如。

不妥之处,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