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从法中来 一路越走越威武

老年大法弟子数次正念脱险体会


【明慧网2004年3月6日】师父说:“珍惜吧!法就在你面前。”(为俄文版《法轮大法》的题词)这句话我现在有更深的理解,从而更深的理解师父说的“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的真正意义。

大概那是2001年7月份的一天下午5点钟,我路过开发区东端大街上,在电线杆上贴“真善忍”不干胶,贴上后又往另一电线杆贴时,突然来了警车,里面的人探出头来看我。我贴好后,推着自行车不慌不忙地往回走,警车调转头跟过来了,上面下来几个人,两个人扶我车子,并叫我上警车,把我的包拿上车去了。(包内有一本经文,一个贴不干胶的鱼杆和几十张真相传单。)我神态自若地说:“我不会上你们的车的,你们也搬不动我的车子。你们先说说为什么?”一人说:“这是不是你贴上的?”我说:“是啊!真善忍是教人做好人,说真话,办真事,做真人,善良的活着,在矛盾面前要忍一忍,有什么不好!”

有一人问:“你叫什么名字?”我说:“我不会告诉你的,我今年60多岁了,是大法弟子,我早就发誓为大法舍命而不足惜。谁迫害大法,会遭现世现报的,我不愿看到你们年轻体壮的小伙子遭恶报啊!所以不会上你们的车。”这时除了那两个扶车子的,其他的不声不响地上车,开车走了。我就想跟这两个人讲真象,一会儿那警车开来放下两个警察,又开跑了。来人说:“你把那(粘贴)撕下来。”我说:“孩子们哪,可了不得了,我贴这东西是教人做好人,是做了大好事了。天上的神都在保护我,谁也不敢动我。”其中一人说:“那我们还得撕。”我说:“孩子们哪,你们千万别撕,那你们是在做坏事,天上的神也在看着,善恶有报啊!来,我给你们讲一讲。”他们说:“还是上那边讲吧,那里(指派出所)人多。”我说:“佛家讲缘分,见到的是缘,见不到的就没有缘,我就给你们讲。”他们说:“好吧,你给我们讲讲吧。”

他们便从我车筐里拿出一个塑料袋铺在马路崖上(因刚下过雨)叫我坐。他们四个分别坐在我两旁,我就讲,他们就听,没有我的怕,也没有他们的凶。大概警察所长觉得时间太长了,没带回人去,就亲自来看。他们几个站起来了,我也站起来扶着车子,继续讲,那个所长就说:“我们不听你讲这个。”我义正词严地说:“你不听,你就是恶警,要遭现世现报的。”紧接着我又缓和地拍着他的胳膊说:“大兄弟啊,你上有老,下有小,我不愿看到你遭恶报啊!”接着他笑了,说:“你能不能告诉我你是哪里的?”我也笑着说:“不能啊!刚才我和这些孩子们说了很多,你说我叫他们孩子对不对啊?”他连连点头说:“对!对!”他又说:“这么热的天,你这么大岁数,到底出来干什么呢?”我说:“我不出来怎么能碰到你们呢?我有一个包,里面有一本经文和一些传单,你们看看吧,大法的东西都是公开的。我走了。”说着我骑上车子扬长而去。他们五个人谁也没吱声。

那时师父的经文《什么是功能》发出不久,我就运用师父说的正念,就起这么大的作用,这是法的威力。师父在洪吟《威德》中写道:“大法不离身,心存真善忍;世间大罗汉,神鬼惧十分。”我背诵经文比较多,关键时刻能背出来确实神鬼惧十分。

我曾在烟台被非法抓走,我想起师父说:“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当时他们抬我上车时,我大声喊:“法轮大法好!江泽民迫害大法,天理不容!……”后以无名氏被送入那里的拘留所。公安局去提审时问:
“你叫什么名?”
“不告诉你,我是揭露邪恶,你是助纣为虐,我怎么能告诉你呢?”
“你的材料从哪里来的?”
“从宇宙空间中来的。”
“你为什么要反对江泽民?”
“不是我反对他,是他迫害大法,天理不容。”
“你回去吧!”

就这么简单的对话。有人不理解:那样说,他们不得打你吗?我觉得不能用人的理去理解。师父说:“每当魔难来时,没有用本性的一面来认识,完全用了人的一面理解,那么邪魔就利用了这一点没完没了地干扰与破坏,使学员长期处于魔难之中。”(《道法》)

一次我发真象资料时被恶人抓住,打110警车来了。我想,神还怕人吗?现在还不应该达到神的状态吗?我背师父的经文:“目前大法弟子正处在正法时期,旧势力的表现构成了对大法弟子最根本最严厉的考验,行与不行,是对大法与每个大法弟子能否对自己负责的实践,能不能在破除邪恶中走出来证实大法成了生与死的见证,成了能否圆满正法弟子的验证,也成了人与神的区别。”(《路》)到了拘留所,我就领着那五个大法弟子在放风场炼功,管教来制止时,我说:“你们不是因我们炼功才把我们抓来的吗?我们没有告诉你们不炼啊!”并正念铲除邪恶。他们没办法,只好允许我们天天在放风场上列队炼功。

我绝食几天,当他们给我灌食时,我大声喊:“师父救救我!法轮大法好!”那声音真是震撼天地,响彻云霄。他们无条件释放了我。我亲身体会到大法的玄妙。

当他们再次从我家绑架我去劳教所时,我仍喊:“师父救救我!法轮大法好!”心里想:我是大法弟子,有师父保护我,谁也动不了我,叫他们抬不动我,果然他们六个年轻人就是抬不动。劳教所不敢留我,我又被送去洗脑班。我根本就不害怕,心里默念师父经文:“在被迫害中哪怕真的脱去这张人皮,等待大法修炼者的同样是圆满。相反,任何一个执著与怕心都不可能使你圆满,然而任何一个怕心本身就是你不能圆满的关,也是你向邪恶方向转化与背叛的因素。”(《大法坚不可摧》)他们又无条件释放了我。以后对我再也没有“敏感”日子了,不敢管我了。我的体会是心中要装着法,因为法是无所不能的,正念来自于法,所以必须多学法。

我一走路心中就默念:“对宇宙真理坚不可摧的正念是构成善良的大法弟子坚如磐石的金刚之体,令一切邪恶胆寒,放射出的真理之光令一切生命不正的思想因素解体。有多强的正念,有多大的威力。大法弟子们真的是在从常人中走出来。”(《也三言两语》)

此时我强烈地感受到一路走来好威武,越走越幸福。

个人体悟,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