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日内瓦讲什么真象


【明慧网2004年3月13日】在德国弟子中的关于要不要和为什么去日内瓦的讨论中,有的弟子说,我们去了那么多次了,那里的人们都知道真象了,我们没必要去了。我觉得这里有一个我们认为应该讲什么真象的问题。

迫害近五年了,我们一直是在讲真象,但我认为我们讲的真象的重点虽然一直是迫害,但不应该五年讲的都是一样的,因为我们自己对迫害的理解也是随着理解师父的讲法和在讲真象的实践中的磨练一点点深入的,我们传给常人的信息也应该每年都是更清晰、更能说明问题、更有救度世人之威力的。

如一开始时,我们抓住具体案例在国际社会曝光,呼吁的是“停止迫害法轮功”,呼吁的对象是中国政府。之后我们通过具体案例揭示了中国政府中个别人的利用手中权力发泄私愤,并且揭示了此次迫害的国家恐怖主义的性质,而且我们明确指出“冤有头,债有主”,直接点出了迫害法轮功的元凶。这已经是从个别案例上升到对这场迫害的系统的分析了。近两年,我们从单纯的呼吁走到掌握主动的这一步,在很多国家以群体灭绝罪控诉了对迫害法轮功负有责任的中国独裁者和直接执行的人。一些非政府组织如“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审江大联盟”应运而生。这几个月,我们还在呼吁各国不让迫害法轮功的官员入境,有的国家政府已经有积极的反应。

对大法弟子来说,这是正法的形势到了这一步了,而对常人来说,就是我们的反迫害的行动一步步地深入,更有成效。我觉得,把这些发展形势及时告诉常人也是讲清真象的重要组成部分。让他们也对这次迫害逐渐地加深认识,对大法弟子的大善和大忍加深认识。他们自然就会摆正自己的位置。

举个例子,德国的一个人权组织非常支持我们,几年前一开始时,他们主要出于人权的角度为法轮功呼吁,在我们和他们合作的过程中,我们把几乎所有的消息都通知他们,他们也逐渐看到了这场迫害的实质,同时通过不同的学员和他们合作,他们看到在这样残酷的迫害下,还有这么多的人,尤其是和中国有着千丝万缕的中国学员不畏惧这样一个能够使出任何手段镇压的政府,而为了人权而和平抗争,他们很钦佩学员的坦荡和无畏,他们支持大法的行为越来越主动,有时我们没有要求什么,他们主动提议和学员合作。一位工作人员还自己订购了《转法轮》,因为他很想知道为什么法轮功学员在迫害面前这样无畏、坦然。一次他在电话里说,他向法轮功学员致敬,我告诉他,如果我不炼法轮功,我会象以前一样采取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态度,但是真善忍让我懂得了,人活着不能只为自己,而是要为世界上的正义和善良负责。他说:“向真善忍致敬!”

通过这个例子我想说的是,我们的讲清真象在广度和深度上都是有很多可挖掘的地方。我想,现在正法对我们的要求早已不是仅仅告诉人们真象,而是深入细致地讲清真象。

同时还有一个信息要传达给常人的,就是迫害一直在持续。在我和别人讲真象时,很多人问:“四年多了,还在迫害吗?”如果我们不去日内瓦,或很少的人去,常人从直观上就会觉得,迫害没有了,或者是减弱了,或者是法轮功学员坚持不下去了。我们的在万国广场上的存在本身就传达了一个信息:迫害仍很严酷,但我们没有向邪恶低头。而这个消息是同时传达给了很多国家的政府和非政府组织。在哪个另外的场合我们有这样的机会呢?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