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尔滨市省戒毒所迫害大法弟子事实

【明慧网2004年3月14日】我是2002年被非法劳教的,在哈尔滨市省戒毒劳教所与四百余名法轮功学员遭到了野蛮的迫害。

恶警们对法轮功学员强行洗脑,妄想让大家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

入所后,有刑事犯包夹,天不亮就被带走洗脑一直到半夜(有时整天整夜不许休息)。一群群人围着攻击,谩骂大法,每天差不多都要换一批人,强迫看诋毁大法的录像。管教队长,教导员找谈话,威胁,利诱(利用减期)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

灭绝人性的“强制转化攻坚战”。2002年12月哈尔滨戒毒所成了一座地狱,噼哩啪啦的电击声,皮肤烧焦的气味充斥了每个房间。小号、监控室、储藏室、心理矫正室、中厅……都关押着被迫害的大法弟子,连续数天的熬黑(不许学员闭眼,否则就用电棍击,打),蹲铁栏杆(手铐在地环上,光脚固定在铁栏杆上,身子弓成一团),上大挂(身体离地),坐铁椅子,把眼、嘴用胶布封上,外衣扒下,打开窗户吹冷气,对于坚持不屈的大法弟子,管教(尹娜、董绍新、魏强、张队长……)亲自动手电,指使吸毒等刑事犯(杜红梅、马淑芳、刘亚丽、张淑玲……)扯大法弟子的头发、撞头,用冷水往身上浇。大庆法轮功学员鲁守诃被打得浑身青紫,头肿得老大,五官变形,头发被剃得乱糟糟,身体缩成一团昏死在水坑里(为了加大电击强度用冷水浇的),被抬出地下室时已面目全非,心脏严重受损,肾积水,行动困难……

暴徒陈所长、赵炜队长、李全明队长、宁立新教导员天天坐阵监督迫害进展,布置具体措施,看到有法轮功学员快承受到极限就让刑事犯弄到地上训话,强迫在保证书上签字,当法轮功学员坚持地说“我死也不背叛大法”它们说“死,没那么容易,我让你活活不成,死死不了。”

在这里没有法律,没有人对信仰“真、善、忍”的大法弟子讲法律。

有一名新来的管教哭了:“太残忍了,这是干什么呢?”

还有一名年纪大的男管教说:“这种缺德事,别找我!”

盛晓云,大庆某小学教师,当医务室医生问她腿内侧流脓血是怎么弄的,她说:“是它们掐烂后,用盐杀的……。”随行的支队长刘祝杰脸红了,一声不吭。

2003年一名大庆大法弟子被折磨死,在多功能厅她曾被铐在铁椅子上,刘祝杰同她谈话……

在残酷的迫害中,有些法轮功学员精神失常了,有些生活不能自理,双腿失去知觉,有些本已康复的疾病复发,生不如死的在阴森的戒毒所苦苦地支撑着生命。

一群鲜亮的生命,在社会各行业积极服务的大众,奉献着善良,纯朴的法轮大法修炼者,就因为坚持对“真、善、忍”的信仰,不向谎言与迫害妥协,在中国的监狱、劳教所、洗脑班被血腥迫害。在这种情况下同胞们你在电视中能看到真相吗,邪恶之徒能把自己的恶行公布于光天化日之下吗?

在这里除了干活就是强迫着看洗脑录像,地下室被重新粉刷一新改成修布车间,超时(早四、五点~晚八、九点除吃饭一直在地下室)超体力的干活,洗漱3~5分钟,没有热水。上面来检查就把还敢讲真话的集中到地下室看管(有许多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