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梅在大北监狱生命垂危 恶警宣称“死了就抬人”


【明慧网2004年3月15日】辽宁东港大法弟子刘梅于2002年4月被东港市公安局绑架时被摔成严重的脑震荡,曾经高烧不退,后又被诊断出肺结核,但仍一直被关押。2004年3月,家属被沈阳大北监狱通知去接见,刘梅是被人用车推进推出,说话吃力。老残队张姓队长对刘梅家属宣称:“不转化就别想出去!死了就抬人!”

2004年3月7日,刘梅的母亲接到沈阳大北监狱女子监狱老残队(刘梅所在监区)的狱警队长张某打来的电话,告诉刘梅的母亲说,刘梅的身体很不好,叫家属去做刘梅的“转化工作”,“转化”了就放人。

2004年3月10日中午,刘梅的家属赶到大北监狱女子监狱。在监狱接见登记处,老残队的队长张某逼着刘梅的家属给刘梅存钱,还叫多存些(不让给刘梅带东西,东西只能在监狱里买,而且价格是外面正常价格的2-3倍)。刘梅的家属说:“接见完了,看看刘梅的身体状况再说吧。”张某蛮横地说:“不行。这里3月1日有新规定,必须得先存钱再接见。”刘梅的家属因急着要见病重的刘梅,只好屈从了。存完钱,家属又问张姓警察:“今天如果我们不存钱,你们就不让我们接见刘梅了?”张某立即改口说:“不存钱也可以见。”接着,张某又命令刘梅的家属:“必须做刘梅的转化工作,否则就不准见刘梅。”

刘梅是被犯人用车子推进接见室的,嘴上戴着一个大口罩。警察队长让犯人将刘梅弄到座位上,摆好姿式,再让刘梅的家属进接见室。刘梅的家属看到刘梅瘦得不象样子了,身体极度虚弱,说话已经十分吃力。以往接见是面对面,而这一次是封闭式接见(电话里接见,隔着玻璃)。刘梅和母亲说话时身边各有一个警察队长监听,只准说让刘梅放弃修炼的话(只准刘梅的母亲一人讲话),其它什么都不准谈。刘梅的母亲询问刘梅的身体状况时遭到那名张姓队长的野蛮阻止。刘梅听到母亲的问话,她使出全身力气,对着母亲喊了一句:“妈,我快要死了!”话音刚落,接见终止。刘梅被他们弄到车上推走了,刘梅的家属也被逼出接见室。

此时,刘梅的家属十分清楚刘梅将要面临的是什么,强烈要求监狱释放刘梅。张某说:“没有那个事儿。不转化就别想出去!”刘梅的母亲说:“如果她这样坚持不转化,难道你们还要她死在这里吗?”张姓恶警瞪着眼睛对刘梅的家属说:“死了就抬人!”而且当即宣布:“你们这样不配合我们,以后不准接见。”刘梅的家属见其如此野蛮、残忍,要求见狱长,又遭到拒绝。那恶警用戏弄的语气说:“见狱长?想不想见主席?”刘梅的家属流着眼泪离开大北监狱。

刘梅是因制作、散发法轮功真相材料,于2002年4月9日被东港市公安局绑架的。同年6月,刘梅同其丈夫朱长明一起被东港市法院各判13年,送进沈阳大北监狱。刘梅被恶人周洪臣、王元君、王云龙一伙绑架的第二天就被转送丹东市公安一处。

在丹东公安一处,刘梅遭受了各种酷刑的折磨。恶警将刘梅的衣服扒光,只穿三角裤头,浑身用电棍电,用塑料棒敲刘梅的头,刘梅被电击、敲打得昏死过去。在丹东公安一处,刘梅被关押了四个月。而在这四个月中,刘梅一直高烧。因为刘梅在东港被绑架时,恶警将刘梅的手铐住,逼着刘梅上警车。当时警车还在开着没停下来,刘梅上车没有手扶车,当即摔倒在地上,昏死过去。恶警将刘梅拖上车拉到看守所。经检查是严重的脑震荡。自此以后,刘梅开始发烧。恶警既不给治,又不通知家属,而且拒绝家属接见。因为高烧时间太长,肺部被烧坏了。四个月以后,刘梅又被押回东港看守所。

刘梅家属要求接见刘梅,看守所才让见。说刘梅有病,需要检查,跟家属要钱。家属交了4000元钱。检查过程中,东港看守所还继续向家属要钱。刘梅当时高烧得胳膊、腿、凉半截。当天没有检查完,第二天准备继续。当家属早晨赶到医院时,刘梅已经被转走了。家属追到看守所,得知刘梅已被送往沈阳大北监狱。家属质问看守所:“刘梅人已经病成那样,而且身体还没检查完怎么就给送走了呢?” 看守所的所长王某满不在乎地说:“刘梅没有病,一切正常。”家属见他睁着眼睛说瞎话,知道他们在搞鬼,立即追着要人。此时,刚被送到沈阳大北监狱的刘梅被监狱检查患有“严重的肺内感染”(对外称呼,实际上是肺结核),沈阳大北监狱拒收。东港市公安局将刘梅又押了回来。但是,东港看守所、丹东看守所和丹东公安一处谁都不收刘梅,害怕肺结核传染。东港市便将刘梅拉到凤城看守所暂时关押。在好心人相助下,家属终于找到刘梅的下落,追到凤城看守所要人。东港市公安局见事情已经败露,只好将刘梅又转回东港。(刘梅在凤城呆了一个星期,绝食抗议非法关押一个星期,病情更加恶化)。回到东港后,刘梅被送进医院。家属要求放人,东港市公安局坚决不放。2002年11月4日凌晨4点,病情已经恶化的刘梅再次被秘密送进沈阳大北监狱。

刘梅被送进沈阳女子监狱老残队。老残队的恶警采取非人的手段折磨刘梅,强迫刘梅放弃修炼法轮大法。刘梅坚决不从,要求无罪释放。在残酷的折磨下,刘梅的病情再度恶化。2003年2月2日,刘梅被送进“医院”(对法轮功学员迫害最邪恶的地方)。

从2003年2月至今,刘梅的家属一直要求释放刘梅,均遭狱方拒绝。刘梅与家属接见,恶警队长连刘梅和家属说话的口形、眼神都要监视。刘梅在野蛮的摧残中,以顽强的毅力挺到了今天。

自3月10日接见后,刘梅是死是活,家属全然不知。但从刘梅在那种极为恐怖邪恶的环境中,身体在极其虚弱、说话十分困难的情况下对她母亲喊出的那句话,和那名张姓队长的野蛮表现中,可以知道刘梅的生命安全已经处在极其危险之中了。而且大北监狱恶警对法轮功学员采取“死不见尸”的手段。

在此,我们紧急呼吁全世界正义、善良的人们向刘梅伸出援助之手,帮助制止沈阳女子监狱对刘梅的迫害。也请辽宁大法弟子积极行动起来,揭露辽宁沈阳大北监狱女子监狱和东港市公安局迫害刘梅的残酷行为,正念援助刘梅,同刘梅一起共同抵制邪恶的迫害,营救刘梅走出魔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