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恶警和辽宁东港610歹徒对我的迫害


【明慧网2004年1月10日】我于96年喜得大法。得法前经医生诊断我患有脑神经官能症,并发心脏病,同时还患有胃病、眩晕症。大把大把的吃药也未见好转。得法后一身轻,所有病症全部消失。对师父及大法的感激之情难于言表,只知道这个大法是真好,自己一定要修到底。

99年7.20,江氏邪恶集团开始铺天盖地造谣诽谤大法,我再也坐不住了,只想着我要用自己的亲身经历告诉中央领导人法轮大法好,电视上说的全是诬陷,是不实的。

7月22日下午,我与同修们一道踏上了去北京的列车。下车后我一路打听,往天安门方向走去,在天安门广场有一个便衣问我来干什么,我说是来洪法的。问我是炼法轮功的吗?我说是。三个恶警蜂拥而上,将我强行拽上警车,拉至北京公安局。一个姓冯的恶警审问我,我借此机会向他讲清真象,告诉他我在大法中受益的情况。

旁边一女警说:“坦白从宽,抗拒从严。”我说:“我犯哪门法,你们根据哪条法律把我抓起来,给我扣这么大帽子。”恶警说:“你不知道吗?国家已经不让炼功了,你怎么还来北京?”又问我来了多少人,来的目的是什么?我说大法这么好,应该让国家领导人知道,我们来北京只是反映实情。

后来他们把我送到一个看守所,屋里关押着30多名来自全国各地的大法弟子。晚上又把我送往招待所,路上一个老年恶警狠狠地对我说:“把你随身带的物品都交出来,你来这儿,身上没带钱吗?都拿出来。”我说什么也没带。堂堂中华人民共和国警察,居然违背国纪国法向我要钱,与土匪有什么两样。

第二天晚上,北京3个恶警将我押送到锦州,由东港公安局接回。东港警察问我还炼不炼法轮功,不炼就放,我回答说炼。说不炼就放人,炼就关进监狱,没有任何法律依据,这本身就是荒唐至极。后来我在当地拘留所被押5天后放回。

1999年9月9日,东港市610恐怖组织阴谋策划绑架所有登记在册的大法弟子。他们制造假经文,把大法弟子骗到一起,又以“非法聚会”为名抓捕大法弟子。他们闯到我家,说公安局长要和我说几句话,一会就能回来。由于我没能意识到这是恶警的陷阱,顺从了他们。

结果第二天,我们一行17人就被关进了东港拒留所,半个月后又因为要过国庆节,当地恶警怕放我们出去后再上北京,又以“扰乱社会治安罪”将我们在深夜11点多送进东港市看守所。过了三四天才给家属下了逮捕证。我们被关在拘留所里居然会扰乱社会治安?在对待法轮功的问题上从一开始警察就没讲过什么法律,他们可以肆意妄为。明白迫害真相的人们都说“这简直就是第二次文化大革命。”

一个月以后,以周X为首的当地恶警又逼我们写不炼功的保证,并扬言不写马上就送马三家教养院。我没能把握好心性,由于怕心,我被迫在恶警已写好了的悔过书上签了字。这并不是我内心的真实愿望。后来恶警每人又非法罚款500元,才将我们放回。回到家后,我清醒地意识到了自己所犯的错误,我已写出严正声明,声明在邪恶迫害下所说所写的一切作废,我要坚修大法。

以后每到5.1、7.20、10.1、元旦等所谓敏感日,当地公安局就无故到我家骚扰。逼我照像,在不炼功保证书上签字,并威胁我说再炼,就送洗脑班。我们全家人为此都替我担惊受怕。学法轮功使我身心受益,家庭和谐,而江氏邪恶集团发动的这场对好人的镇压,却使无数个家庭妻离子散,这是不争的事实。

至今,我已修炼7年多了,大法给了我一个健康的身体、和睦的家庭,使我身心受益无穷。愿所有善良的人们都来了解法轮大法,帮助制止这场对善良人的无辜迫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