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突如其来的一场病使我的亲人醒悟


【明慧网2004年3月15日】我是一名中学教师,2002年3月的一天,我下班在家做饭,就被派出所非法抄家、绑架关押在拘留所一个多月,家人花了几万元钱把我买了出来,出来后我去学校上班,校领导让我写决裂书,不然就不允许我上班,从此以后我失业了。这巨大的经济打击使亲人们都无法承受。有的说:“让你写你就写呗,你觉得法好你就在家偷着炼,把钱挣回来是真的。现在钱多难挣呀,你不挣钱你今后咋生活呀!”还有的说:“你跟共产党作对还有你好!”我对他们说:“我是修炼,做到是修,做不到不是修,我要的是法,其余的我什么也不要,今后的生活我自己有安排,饿不着的。”他们对我的做法简直恨之入骨,从此对大法也产生反感,怎么向他们洪法也听不进去,可是妈妈突如其来得了一场病,大法使她祛病的神奇过程使他们折服了。

2003年12月16日晚6点多,我接到了嫂子的电话,说我已80多岁的妈妈突然得病,嘴歪了,手也不好使,人也闭着眼睛不说话,正往长春医大三院拉呢。后来老人又在医院里住了一周不见好转,就决定出院回家打针、吃药,慢慢地养,我提议把妈妈接到我家(我是女儿),我想等她能坐起来我让她炼功。到我家后,因大哥是大夫(教授),买来很多药,叫我按时给妈妈打针吃药,我都认真做了,5天过去了,可是病情却越加严重。基本是成天睡觉。我也很着急。我女儿(她是开着修的)说:“老师叫我姥炼功。”这时我也下决心,无论如何得让她炼功。

这天中午,她刚睁开眼睛,我就把她扶起来,把腿盘上,用被围住,把着她手打的手印,还真挺好,坐了半个小时,第二天竟坐了一个小时。晚上师父就开始给她净化身体,半小时便了三次,每次都便下很多,便完后她说:“我净肠了。”扶起来坐下后,有说有笑,还能看电视了,就象没病一样。这下我心里可有底了,妈妈消业了,以后每天都让她打两次坐,并且每天我给她读一讲《转法轮》,所有的药全停。第二天哥哥来了,看到妈妈奇迹般地好了,我告诉他:“妈炼功两天就好了。”她问我吃的药有没有了,老人说:“她什么药也不给我吃了。”哥哥当时就火了,我就说:“你看妈这不是好了吗?”在事实面前,他也无话可说。只是说:“该吃药吃药,该炼功炼功。”以前他是从来不会说这话的。每当学校、派出所抓我,我被迫流离失所时,他都气愤地说:“叫你写啥,你就写啥呗!写了不就不抓你了,还能上班挣钱。”我坚决不写,我说我没有错,他就说和我断绝关系,没有我这个妹妹,几次气得高血压发作。给他洪法那更是不行,这两年一直这样僵持着,今天他能说出这话来,真是大法的神奇把他惊醒了。老人在我家只炼了十天,病全好了,被他们接去过年是自己走下的五楼。

过年都回去时,我看亲人都在场,我就借妈妈的病奇迹般地好了向他们洪法,是我师父给妈妈摘去的病灶,给她消业,省了多少钱,而且这么短的天数就好了,是师父、是大法救了妈妈,这时他们的疑团才打开。在事实面前他们亲眼看到了大法的神奇,也知道大法好了,也不再说我傻了。我还告诉他们经常在心里背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给他们的真象资料也收下了。他们还在生活各方面关心我,支持我,看到他们醒悟,我真为他们生命的永远而高兴。感受着师父那洪大的慈悲,内心的感激无以言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