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因坚持信仰说真话而遭看守所、劳教所迫害

【明慧网2004年3月17日】我是一名大法学员,自1998年3月学炼法轮大法以来身体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是法轮大法给了我新的生命。

我从小就有胃病,吃什么东西都疼得难受,全身不能受风寒,春天到地里干活得带口罩,不然就满脸起疙瘩痒得难受。自从炼了法轮功,真感到那是一生中最幸福的时光。胃里吃什么东西都不难受。去地里干活也不用带口罩了。干多少活都不累。炼法轮功身心受益一点都不假,我自己就有深切体会。从内心深处我想说:“法轮大法好。”

1999年7月20日铺天盖地的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开始了。我家也经常有镇派出所恶警和村委会的恶人不分昼夜的干扰。迫害得家中无法正常生活。

恶警来家干扰,我说:“我是炼法轮大法的,李洪志老师教我们以‘真善忍’的标准做一个道德高尚的好人,我们没有错。”恶警说:“我们听上面的。”

2000年5月我和一位法轮功学员进京证实大法。被非法关押在天安门派出所。后被当地恶警非法关押看守所15天。恶警抄了我的家,并逼着丈夫要2000元钱。7月19日强迫送县洗脑班。因我们不配合邪恶,又把我们非法关押在看守所。在看守所里,一个所长看见了我们的一本经文就要拿走,我说:把书留下!就这一句话,恶警们给我戴上背铐长达9个小时,我绝食抗议15天。恶警们把我们带到派出所,向家人要钱,到了下午4点左右才放回家。第二天晚上9点左右,两个恶警来我家骗我说“所长让你去要和你谈话,然后就放你回来。”到了派出所他们以同样的手段骗去了三个人。县610和派出所的所长早已安排了陷阱,问我炼不炼了,我说;炼。就给我们戴上手铐连夜送到了看守所。那里的人问;“你们刚回去,怎么又来了”。就这样非法判劳教两年。到了劳教所经历了很多的痛苦。

修炼“真善忍”,没有犯法。我绝食抗议非法关押,绝食到第三天对我的野蛮灌食开始了。三个犯人把我按倒,然后一个护士把一根胶皮管从我的鼻子插进去,是很难受的。我们法轮功学员都受到这样的迫害,每天都受到恶警们和吸毒犯人的辱骂,灌食时都受拳打脚踢,关押在小号里让四个心狠手辣的劳教犯包夹,24小时轮流值班,肉体上受到严重摧残。

五个人把我绑住,一个姓李的犯人踩到我肚子上,两个人拿勺子插到我嘴里,不让喘气,往嘴里倒玉米粥,加大量的盐,灌大量玉米粥,一边灌一边说要灌死你,就这样酷刑折磨还绑在树上冻,经常面壁墙站,冬天不让穿棉袄在外面冻,恶警指使犯人让我们走正步,我们走不好就拳打脚踢。还叫一个法轮功学员脱了鞋走。有一次把我骗到一间屋里,4个恶毒犯人把我一只胳膊从肩上反背后,另一只胳膊从后背过来绑住,把我们打倒在地,扒光我的衣服用皮裤带轮流打,打我的犯人胳膊疼才不打了,我们很多法轮功学员都受过同样的折磨。有一次一个姓皮的吸毒犯和上次一样把我绑住,狠毒的打我,打倒了抓住头发抓起再打,这样反复了多少次,我的脸和眼出血了,膝盖,裤子都破了,一直打的昏过去,醒来后一个男恶警过来,还让我面壁墙站。后来把我们9个人关押禁闭室折磨,有一个法轮功学员被逼死在那里,当时我的身体瘦的皮包骨。我们被送到医院,劳教所怕承担责任才让家人去接。消息传到我村说我不吃饭自杀,这是恶人诬陷法轮功学员的恶毒手段,迫害我四个多月。

回来后只因为我坚持修炼法轮大法,2001年5月又被派出所的所长和恶警们非法关押洗脑班迫害我,和我两个孩子。洗脑班里还有很多法轮功学员,包括70多岁的老太太。恶警强迫让写揭批,我坚定不写,县610头目左右开弓打我耳光,邪恶的人还利用我的亲人们来动摇我,竟然还威胁我妹妹替我写保证书

7月份,我领着两个孩子去亲戚家,村里的恶人配合派出所恶警,非法把我绑架到派出所关押两天,又送唐山开平区劳教所。